•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托育市場公辦民營「機構化」 托嬰中心收托人數超越保母

2017上半年托嬰中心的幼兒收托人數已大幅成長至2萬1761人,相對之下,政府立案保母收托人數始終維持在2萬左右,僅小幅成長。(資料照,陳明仁攝)

2017上半年托嬰中心的幼兒收托人數已大幅成長至2萬1761人,相對之下,政府立案保母收托人數始終維持在2萬左右,僅小幅成長。(資料照,陳明仁攝)

台灣的社福產業,對於「公辦民營」、「公私協力」政策,一直有很強的反對力量,2015年前行政院長毛治國,推動《幼兒教育及照顧法》修法,準備將「非營利幼兒園」改為「公私協力幼兒園」,引發社福界「財團化」疑慮,並且引發「全民護幼大遊行」,然而,在政府財源有限下,平價的公托政策,要能夠快速推廣,還是得靠「公私協力」方式推動,從今年上半年托嬰中心收托人數達2萬1761人,超越登記註冊保母收托人數,行政院長賴清德的「生生不息」方案,再度提出「公私協力」主張,可以看出端倪。

長照與幼托政策,在總統蔡英文競選期間,一直主張應該結合民間在地社區力量,讓離開職場之中年婦女與中高齡失業者,能有二度就業的機會,不管是長照2.0政策的C級長照站(巷弄柑仔店),或者是民進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所主張的「合作式家庭幼托」,都是希望讓社區中具有足夠居家空間的教保人員,與志同道合者,合作經營「在地型家庭幼托」。

然而,一旦執政,政策往往面臨「立竿見影」壓力,藉由補助即可快速衝量的「公私協力」政策,往往比由下而上的「在地社區化服務」更受歡迎。

「公辦民營」政策推波助瀾 幼托產業「機構化」無可避免

2015年前行政院長毛治國時代,教育部推動《幼照法》修法,準備將「非營利幼兒園」改為「公私協力幼兒園」,放寬透過釋出公有地方式,讓更多法人及團體參與興辦平價、優質的多元型態幼兒園,儘管這項修法引發「全民護幼大遊行」,但政府推動「公辦民營」的公托中心的腳步並未停止。

姑且不論「公私協力」政策本身,是否導致社福產業的「財團化」,但以「2歲以下」的幼托產業最近幾年的發展,幾乎可以斷言,幼托產業走向「機構化」的趨勢幾乎無法避免,其中,「公辦民營」政策也扮演推波助瀾角色。

根據社會及家庭署(社家署)統計,2013年以前台灣「公辦民營」的托兒所家數為零,當時私立托嬰中心的家數為553家,而家中有3歲以下子女的家長,將子女交由父母以外的第三人照顧部分,政府立案保母與私立托嬰中心的佔比,大約是7:3。然而2014年開始,各縣市政府競相成立「公辦民營」公托,保母與托嬰中心的幼兒收托人數,逐漸出現消長。

20170619-南台北家扶中心上午召開「托育30」記者會,現場邀請專業保母帶著她們平時照顧的小朋友,到場分享。(蘇仲泓攝)
2013年以前,政府立案保母與私立托嬰中心的佔比,大約是7:3。(資料照,蘇仲泓攝)

公辦民營托嬰中心 從2014年0家暴增至108家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王兆慶表示,近年由於中央與地方政府,大幅提高「育兒津貼」,補助後公托每月的費用降至5000-7000元,「平價公托」政策帶動托嬰中心收托人數大幅成長,2014年托嬰中心的幼兒收托人數為1萬4845人,今年上半年的收托人數,已大幅成長至2萬1761人,相對之下,政府立案保母收托人數始終維持在2萬左右,僅有小幅成長。

目前全台托嬰中心合計851所,其中私立743所,公辦民營家數,則是從2014年的0家,暴增到108家。

20171229-歷年托嬰中心家數與收托人數統計。(製表:林上祚)
 

托育、托老費用高過重返職場收入 女性寧可放棄就業

王兆慶分析,托育與托老政策,都是希望能夠促進社區女性勞動參與率,不管是在地社區型的家庭保母,或是托嬰中心與日照中心等機構提供者,都能夠提供在地就業機會,但台灣社會目前的問題是,不是每個人都用得起托育或托老服務。有些需要照顧幼兒或長輩的女性,考量托育與托老費用,可能高過重返職場的收入,往往會放棄就業。也因此,現在政府針對「公辦民營」的公托或與非營利幼兒園,提高補助金額,提供平價的托育與托老服務,才能帶動女性重返職場。

不過,王兆慶強調,平價的托育與托老服務,不該讓從業人員的薪資跟著「平價化」,政府一定要夠好的薪資待遇,才能留住好的人才。

公托政策若只是拼「平價」 恐走向「廉價化」

台灣國際嬰幼兒教育保育發展促進會理事長鄭宜珉表示,「少子化」現象最明顯的族群,其實是中產階級,他們不是養不起,但經濟問題不是唯一問題,政府推動公托立意良善,尤其在台灣目前選舉文化下,政策都有兌現壓力,但台灣公共托育政策才剛起步,政府第一步一定是希望平價,但如果沒有全面思考,很可能導致剛起步就走向「廉價化」狀態。

鄭宜珉坦言,家庭保母素質良莠不齊,從政府角度,如果托育政策要衝量,與其深入社區,輔導居家托育人員,讓他們步上軌道,還不如大量補助「公辦民營」托嬰中心,然而,一面倒地衝刺托育數量,委外的弊端難免會發生,有些業者把政府補助的錢,用在硬體裝潢,付給幼保員的起薪卻很低。

「托嬰這個工作,有其特殊性,它的可替代性很低,因為幼兒對於特定照顧者,會有黏性,這也讓幼保人員平常不大能請假,很多機構也會告誡幼保人員,從『教育付出』的理念,盡可能不要過度請假,幼保人員有時還得配合父母加班,跟著延後下班,因此,壓抑從業人員薪水的做法,只會造成反淘汰。」

q1nvvdef台北市長柯文哲22日上午參加上任後首家「雙園社區公共保母」開幕活動,很多可愛的幼兒到場。(蘇仲泓攝).jpg
幼兒對於特定照顧者會有黏性,這也讓幼保人員平常不大能請假。(資料照,蘇仲泓攝)

全台領證家庭保姆7萬名 實際投入僅2萬

鄭宜珉表示,目前全台領證的家庭保母,一共有7萬名,但實際投入托嬰的只有2萬名,這和台灣幼托產業的待遇條件惡化,有很大的關係,「從新加坡來台挖角托育人員,就可以看出問題嚴重性。」

社家署副署長陳素春表示,衛福部目前針對家中有2歲以下幼兒、自己沒有工作留在家裡照顧小孩的家長,發給每月2500元的育兒津貼,對於需要工作的父母,則是提供托育補助,托育補助的金額依據家庭所得狀況給予差額補助,家庭保母的補助金額為2000-4000元,如果領有保母證照補助金額再增加1000元。

20160921-SMG0045-014-柯文哲、陳建仁出席105年度「國家防災日」,北市辛亥非營利幼兒園地震避難掩護演練,幼童進行滅火器使用體驗。(曾原信攝).jpg
公立幼兒園的幼保員目前基本起薪都在3萬元以上,然而托嬰與家庭保母的從業人員薪資偏低,目前仍呈現無解狀況。(資料照,曾原信攝)

教育部針對公立幼兒園的幼保員,有依據年資訂定基本薪資,基本起薪都在3萬元以上,然而托嬰與家庭保母的從業人員薪資偏低,目前仍呈現無解狀況,陳素春表示,托嬰與家庭保母的收費標準,屬於市場機制,衛福部很難比照公立幼兒園,訂定相關收費標準。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