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丈夫誤會外遇趕出門,睡街頭久到想不起來」遊民也曾擁有幸福人生

人們以為把街友驅離後便可眼不見為淨,殊不知無論一個人成為街友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他(她)們都是社會不可分隔的一部分。(顏麟宇攝)

人們以為把街友驅離後便可眼不見為淨,殊不知無論一個人成為街友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他(她)們都是社會不可分隔的一部分。(顏麟宇攝)

新北市受理查報街友人數在一年內爆增5倍,包括部分新北市議員在內,都不免質疑此政績的真實性,甚至暗自耳語:「就算是真的,街友有選票嗎?」然而當大家得知,新北目前定期跨局處召開的街友聯繫會報,是由警察出身的副市長侯友宜一手主導;且日前侯親自率隊夜訪街友時,還因太過投入感染疥瘡,為免再傳染他人,不得不自我隔離5天。

20171229-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參拜蘆洲忠義廟,並出席救護車捐贈儀式。(盧逸峰攝)
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親自率隊夜訪街友時,還因太過投入感染疥瘡,為免再傳染他人,不得不自我隔離5天。(資料照,盧逸峰攝)

「厚,這些人又髒又臭,卻到處亂躺亂睡,真是有礙觀瞻,我們又不是沒繳稅,政府難道都不管嗎?」確實,早年台灣社會對每到夜晚便集中在公園、地下道、天橋下、車站附近的街友,普遍都抱持這樣的觀感。所以,當時多數人發現街友最直接的反應就是報警,此時若遇街友聚眾抵抗,警方還有可能以水注進行軟性驅離。 

把街友驅離之後 問題不會憑空消失

或許有人會問,把街友驅離之後呢?沒錯,這正是問題所在!人們以為把街友驅離後便可眼不見為淨,殊不知無論一個人成為街友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他(她)們都是社會不可分隔的一部分,我們可以把「問題」趕出眼前,卻不可能讓它憑空消失,而這也是後來政府決定改變做法的癥結。 

 

20171229-SMG0035-近年六都受理或查報遊民人數變化
 

時間一到,一個個蓬頭垢面、異味沖天的流浪漢就會陸續現身,拿著早已準備好的紙箱、報紙、取暖用品,在他們早已相中的角落,亂中有序地迅速就位;在每個人潮散盡的繁華街頭,都會迅速轉換成為另一群邊緣人的夢鄉,這應該是全球所有大城市最相似的現象。

20171227-新北市街友遊民專題配圖,三重區街友遊民。(顏麟宇攝)
流浪漢在早已相中的角落,亂中有序地迅速就位,街友也有很強的地域性。(顏麟宇攝)

街友有很強的地域性 清楚在哪守候維持溫飽

新北市社會局社會救助科股長郭宏昇表示,雖說一個街友就是一個故事,但能成為街友的人,其求生意志及能力多異於常人;尤其是具一定資歷的街友,其不但有很深的地域性,更十分清楚在什麼時間、去什麼地點守候?就能不花分文維持溫飽。所以,真正厲害的街友,是不會三餐不繼的。

不過,街友的世界也形同一個小社會,要在街頭與其他街友爭搶資源,沒有三兩三,還是很難生存下去。郭宏昇說,這也就是為什麼放眼各大城市,街友皆以40~60歲的中壯年男性占多數,一般女性街友僅占1成左右,且多以年老或具攻擊性的精神性個案為主。

20171229-SMG0035-國內近年受理或查報遊民總人數
 

阿枝嬤有老公小孩 被趕出家門後不捨遠離

新北三重區去年初安置的阿枝嬤,就是國內最常見的女性街友案例。被通報時的阿枝嬤,據說已在三重合作金庫側門蝸居了至少3年多,至於其無家可歸的時間,則久到連她自己都想不起來了;只記得當時兩個兒子還小,丈夫誤會她有外遇,硬是將她趕出門,她不敢回家又捨不得遠離,就這麼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三重地區流浪。

隨著年紀愈來愈大,阿枝嬤漸漸走不動了,於是她開始拖著幾條殘破的棉被,幾乎不動如山地避居在騎樓下。為了逃避現實,阿嬤幾乎24小時都在睡覺,不睡時也在假寐,且常連排洩都就地解決;更甚者,只要有人試圖接近她,阿枝嬤就會用咆哮,甚至拳打腳踢頑強抵抗。然而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只不過是一個長年睡在回憶裡的可憐阿嬤,再卑微不過的最後武裝。

20171229-新北市街友遊民專題配圖,板橋轉運站街友遊民。(甘岱民攝)
街友遊民需要社會的熱心關懷,其實他們背後都有故事。圖為新北市板橋轉運站街友遊民。(甘岱民攝)

社工考慮阿嬤年邁 寒流緊急救援

百年難得一見的霸王寒流,彷彿是天賜救援阿枝嬤的良機。因為天氣實在太冷,市府街友外展中心社工考慮阿嬤年邁,又因長期營養不良、浸潤在屎尿不分的棉被中,臀部早因多處嚴重褥瘡不良於行,其棲身之處甚至已可見蛆蟲蠕動,若再不行動,阿枝嬤恐有生命危險。

20171227-新北市街友遊民專題配圖,三重區街友遊民。(顏麟宇攝)
遊民擁有特別的戒心,唯有非常的仁心,才能生出非常的智慧幫助。(顏麟宇攝)

郭宏昇說,唯有非常的仁心,才能生出非常的智慧。當時外展中心長期與阿枝嬤接觸的社工反向思考,動輒大聲咆哮的阿嬤其實最怕吵,不必要的聲響,只會令其加深警戒及排斥心;因此,當時主責社工特別調派民間醫療車,並貼心地交代不要鳴笛、閃燈,然後靜靜緩緩地靠近阿嬤…,果然,阿枝嬤沒再強烈拒絕社會局送她就醫的好意。

輕度智能障礙女性 遭父親性侵離家

相形之下,新北市今年處理的一名25歲街友,則是女性街友中相當少見的年輕案例。郭宏昇表示,這名患有輕度智能障礙的女性自述遭到親生父親性侵離家,不時與同為輕度智障的男友流落宮廟;直到有人發現女子腹部一天天隆起,明顯有孕在身,才通報社政單位處理。

郭宏昇說無奈地說,社工找到這名女性街友時,她已懷孕7個月,但因她和她的男友均有智能障礙,兩人都搞不清楚究竟誰是腹中孩子的爸爸;又男子家人只願接兒子回家,堅決拒絕接納女子,更不認她腹中的孩子,最後社政單位只好安排女子住進未婚媽媽之家生下孩子,並安排後續出養事宜。

上述案例看似只是街友故事的另一章,實則牽扯的卻是一名年輕女子原生家庭疑似亂倫性侵害犯罪事件;以及國內身心障礙者廣泛存在的就學、就業問題;乃至於一旦心智障礙者不懂得適時節育,在毫無選擇情況下,被帶到這個世界下一代的人權問題…,誰還能說街友問題不該被重視!?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