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遺體修復現場:4歲小女孩斷骨刺出、滿腿菸疤 一起兒虐案聽見孩子無助求救

邱小妹妹受虐致死示意圖。(鄭力瑋繪)

邱小妹妹受虐致死示意圖。(鄭力瑋繪)

「妳都沒看到,那個屁股整個都是爛的啦!」11月28日下午,板橋一處遺體美容公司加麗寶,手臂紋滿刺青的修復師陳修將急切從湯灌室進進出出,對著人稱「姑姑」的王薇君大喊。

這一天,待修復的遺體是11月22日晚間7點在死亡後遭「丟包」三峽恩主公醫院急診室的4歲女童邱小妹妹,全身瘀傷且右腿大腿骨斷裂穿出,而據警方追索,將邱小妹妹送去「急救」的是其生母男友與男友母親,生母因為吸毒入監服刑,邱小妹妹就交由男友照顧,怎知不到1個月便遭鐵棒活活打死。

類似的情節,6年前便發生在震撼社會的兒虐案「王昊案」、即王薇君已故姪子王昊身上,讓她毅然投入兒少保護工作,得知邱小妹妹之死也立刻聯絡家屬,協助處理後事與一切種種。即使已經看過王昊的死、看過無數受虐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在邱小妹妹遺體修復過程,王薇君仍難掩激動。

究竟邱小妹妹在死前承受多少痛苦,又是為何而死?與王薇君相約採訪前的一通電話、與遺體修復過程中她述說6年來所見兒虐致死種種,或許正是邱小妹妹身上每一道傷的縮影。

全身斑斑紫紅、腿骨與小指斷掉、滿腿菸疤 當備受親戚疼愛的孩子躺在湯灌室

走入修復遺體的湯灌室,邱小妹妹躺在平台上,5、6名修復師圍著替她拆下遺體解剖後簡單縫上的粗黑線條,她理應是安睡的,遍佈全身的驚人傷勢卻仍在呼救。「越久,那些隱藏的傷就越浮上來……」修復師陳修將手上針線俐落穿梭的同時,也發出感嘆。

20171216-SMG0035-女童受虐-女童遺體修復示意圖.png
女童遺體修復示意圖。(鄭力瑋繪)

王薇君說,邱小妹妹的爸媽並未登記結婚、雙方分居,卻很受姑姑、阿嬤疼愛。王薇君出示手機裡一張邱小妹妹生前照片,白嫩嫩的圓臉頰漾著笑,幼幼的長髮被長輩梳理成雙馬尾,出遊時於高鐵上比了個YA,讓姑姑拍下了。

死後被安放於平台的邱小妹妹緊閉雙眼,王薇君望著她許久,輕聲說:「她的睫毛好長,好漂亮。」濃而捲翹的睫毛沒有因為死亡而凋零,但遍佈遺體的驚人傷勢,幾乎讓人看不出是照片裡那個甜甜笑著的孩子。

邱小妹妹原先白嫩的臉蛋遍佈紫紅瘀青,額頭左半更覆滿濃紫,全身也一片片深沉瘀傷,雙腿腫脹變色。她瘦到肋骨、骨盆都突出來,小腿斑斑白點是被菸燙過後新長出來的皮,更令人不忍直視的是膝蓋那截白骨,陳修將說那應該是被從膝蓋後方踹一腳斷在裡面,遲遲未就醫下傷口潰爛才穿出來的。

修復師縫補完正面、接回斷骨後將遺體翻面,背後依舊一片瘀血,更讓人無法忽視的是臀部兩塊濃咖啡色、幾乎是發黑的粗糙皮膚。陳修將說這是「皮革化」,就是反覆受傷(例如撕裂傷、擦傷)後組織壞死變質的肌膚。

20171216-SMG0035-女童受虐示意圖.png
女童受虐傷痕示意圖。(鄭力瑋繪)

在修復過程,修復師們也發現邱小妹妹一截小指頭消失了,露出白骨與肉,讓王薇君看了心疼無比:「我之前不小心用花剪剪掉一截的肉,都痛到受不了了!」

「拿一根鐵棍去揍小孩,你一棍下去他就可能會死了」

為何邱小妹妹會變成這樣?據警方11月23日說法,初步釐清是因嫌犯受不了邱小妹妹吵鬧,抄起鐵棍失手打死,而王薇君點出兒虐案其中一個大問題,便是家長教育不足、無法應付孩子哭鬧,「甚至有些年輕的小家長不知道小孩子是會哭的」。

王薇君舉例,2014年彰化一對19歲夫妻嫌男嬰哭鬧煩人,便把男嬰摔到床上,發現一摔就不哭,這方法好像「有效」,之後孩子每哭就摔、釀成悲劇,男嬰死亡時腦袋被摔得跟豆腐一樣。王薇君也提起自己協助過的兒虐案件「小慈」,那孩子被保母虐打綁在浴室、哭鬧就用布條塞住嘴巴,乳牙都斷掉。

大人對小孩施暴時,也常忽略幼兒身體很脆弱,對成人來說尚不致死的傷害,對幼兒做的話很可能奪命。王薇君強調:「你必須讓大人知道,把一個嬰幼兒抓起來重摔,這叫『殺人』,這不叫『傷害』!」

20171128-與兒權會理事長王薇君赴邱小妹妹兒虐案遺體修復現場(謝孟穎攝)
兒權會理事長王薇君赴邱小妹妹兒虐案遺體修復現場,粉紅色的衣物是邱小妹妹遺體上最後的穿著。(謝孟穎攝)

「我協助的案件都是3歲上下的小孩,這種小孩只要大人兩根指頭都可以讓他死……拿一根鐵棍去揍小孩,你一棍下去他就可能會死了,幼兒不該是用你們認知的凶器才叫殺人。」王薇君說。

大人受不了孩子吵就打、打到全身是傷,可能是邱小妹妹死前所經歷的。遺體修復過程中,陳修將端詳邱小妹妹潰爛的膝蓋與斷骨,邊揉著黏接斷骨用的填料邊唸:「這種傷連大人都受不了了,何況是囝仔!」斷骨被接回去了,潰爛小腿也被一針針縫起,但在場所有人仍心疼,邱小妹妹承受過的痛讓他們也痛。

6年前王昊遭拔指甲、插入燒紅鐵釘「止血」 6年後孩子的痛仍不被理解

才被母親同居人「照顧」不到1個月就出事,邱小妹妹臀部兩片漆黑壞死肌膚更讓人困惑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而說起檢警相約至殯儀館進行遺體相驗那天,王薇君說邱小妹妹服刑中的母親也被借提到現場,一到場就跪在地上向邱小妹妹生父家人痛哭「對不起」。

雖然整個過程裡生父未曾現身,王薇君說生父家人「很疼這個小孩,手機裡都是她的照片」,發生憾事後情緒激動萬分,眼淚流不停,這樣的痛王薇君6年前便經歷過。

2011年,王薇君身高僅100公分的姪子王昊指甲被拔、手指碎裂、鼻骨斷裂,腳上傷口被燒紅鐵釘插入「止血」,生前被注射過量海洛因,死亡逾4小時才被生母同居人送進慈濟醫院「急救」,引發社會嘩然,而二審判決法官認定同居人無殺人之故意,最後全案以《傷害致死罪》定讞,法官還說這群人「良心未泯」

20170301「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分組第一次會.委員.王薇君(陳明仁攝)
2011年,王薇君身高僅100公分的姪子王昊被虐死,讓她心痛不已。(資料照,陳明仁攝)

這一判,讓原是平凡家庭主婦的王薇君決心投入兒童保護工作,也以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身份倡議修法,要求政府正視「兒虐致死罪」提案,並於今年10月1日提起王昊案再審。

「我們司法對兒童太不友善,他們沒有在孩子的視角去感受到他們的恐懼跟痛苦……」王薇君一再強調,她要的不是死刑,而是要法官好好承認這是「殺人」,讓受害者家屬得到正義,同時也在刑法事實認定上對大人、小孩做出區別。王薇君認為,種種兒虐案裡遞加式凌遲兒童應算「虐殺」,但判決多以「傷害致死」,這對孩子來說很不公平,畢竟他們能承受的傷害程度跟大人不同。

與邱小妹妹道別:下一次悲劇發生前,我們還能多做些什麼?

王薇君也肯定11月21日台北市第1964次市政會議提及「針對單親婦女應多提供關懷,民政局及社會局可研議提供離婚者須知資訊,避免單親家庭的虐童案件發生」決議。

王薇君說,或許這種「特別關懷」會被視為歧視,但雙親家庭兩個人顧孩子都吃力了,單親一個人顧孩子更需要支持的力量,誰都有情緒、有需要幫忙的時候,政府該多為這些單打獨鬥的家長多做些什麼。

家暴、情侶、打架、傷害。(取自dualdflipflop@flickr)
單親一個人顧孩子更需要支持的力量,誰都有情緒、有需要幫忙的時候,政府該多為這些單打獨鬥的家長多做些什麼。(取自dualdflipflop@flickr)

例如邱小妹妹之死,生母一到殯儀館就下跪痛哭道歉,所說的一句句「對不起」,或許也反應了她的無助。王薇君說,其實邱小妹妹生父家人是樂意照顧孩子的,生母入監服刑時卻選擇把孩子交給同居人照顧,最終演變至此。

如果能早一點尋求協助,悲劇是否就不會發生?歷史沒有「如果」,王薇君目前只能先出動遺體美容團隊好好送邱小妹妹一程,讓邱小妹妹離開時的面容一如親人記憶裡那個睫毛長長捲捲、笑得好甜好甜的小女孩。

拆除遺體解剖時的縫線、重新縫合到看不見痕跡、接回斷腿後,修復團隊開始替邱小妹妹穿上粉紅色保暖衣物與球鞋,再取出粉底替她化妝,蓋掉滿臉讓人心疼的紫紅。他們也替邱小妹妹擦上粉紅色亮片指甲油,但擦到那截斷掉的小指,又是一陣嘆氣。

20171128-與兒權會理事長王薇君赴邱小妹妹兒虐案遺體修復現場(謝孟穎攝)
拆除遺體解剖時的縫線、重新縫合到看不見痕跡。圖為邱小妹妹兒虐案遺體修復現場。(謝孟穎攝)

蓋上粉底、撲上腮紅又畫了眉,邱小妹妹滿臉的傷不見了,平靜地睡著,而修復師們與王薇君在此時幾乎紅了眼眶。或許比起一開始送到殯儀館,更讓人難過的是這一刻,他們無法理解為何這樣一個孩子會被弄到全身是傷。

晚間7點是約定要將邱小妹妹送回殯儀館的時間,隔日就要進行公祭,是該跟她道別了。在邱小妹妹被送上廂型車前,王薇君將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這張名片塞進那件粉紅色外套的口袋,上面有王薇君的聯絡方式,似乎期待邱小妹妹去了另一個地方以後,也能與她聯絡。隨後,她依依不捨望著邱小妹妹上車。

種子講師透過戲劇演出宣導家暴防治概念(婦援會)
下一次悲劇發生前,我們還能多做些什麼?圖為婦援會透過戲劇宣導家暴防治。(資料照,婦援會提供)

下一次悲劇發生前,我們還能多做些什麼?這是王薇君在整個過程裡不斷提及的。王昊案發生6年過去,王薇君認為兒童處境幾乎沒改善,現在她仍維持每天只睡3小時、四處為兒虐案奔走的生活,只盼能給孩子們更安全的明天。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