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塞車嚴重,民眾各出奇招《閒嗑牙@東南亞》選摘(4)

印尼首都雅加達塞車問題嚴重,但每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天為「無車日」。 (圖取自維基百科)

印尼首都雅加達塞車問題嚴重,但每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天為「無車日」。 (圖取自維基百科)

印尼首都雅加達交通堵塞,已經達到當局慎重考慮遷都的程度,大家都叫苦連天,因為塞車而造成的損失,每年更是超過美金十億以上。

但是在這一片愁雲慘霧中,卻有個行業頗為興盛,而且日益壯大,甚至也已經有具生意頭腦的人準備將之企業化。這就是早已存在的摩托計程車行業。

雅加達的交通糟到什麼程度呢?

根據商業研究公司「佛洛斯特與蘇利文」在二○一一年六月所發表,對全球二十三個城市做的調查,雅加達是交通狀況最糟的城市。

但是在雅加達當地被稱作「歐捷克」(Ojek)的摩托計程車駕駛,卻希望雅加達的交通狀況「愈壞愈好」。

今年二十一歲,原先是手機銷售員的賀曼托就表示,「交通愈堵,就有愈多的人會雇用我們的車」。他的收入不但比過去好,而且每天都是現金收入。

雅加達的摩托計程車駕駛每天大約可賺十五萬印尼盾(美金十四元上下)。在數以百萬人計,每天生活費不到兩美元的國家裡,算是很不錯的行業了。

東南亞國家裡,越南、泰國也都有摩托計程車。越南幾乎人人都騎摩托車,所以有限的摩托計程車基本上只存在於觀光區,零零散散做些遊客的生意。

泰國首都曼谷則有規模得多,原因同樣是由於塞車太嚴重。不過泰國的摩托計程車大體上較有組織,駕駛都穿著特定有號碼的顏色背心,也有一定等待顧客的地點,只不過一般都以議價的方式,而且頗為欺生,見到外來人就痛宰。

雅加達的摩托計程車則基本上是毫無規範,完全是「游擊隊」的做法。

不過,現在已經有人開始企業化經營了。

一位今年才二十七歲,名為納甸.瑪卡林的美國哈佛大學企業管理碩士在雅加達成立名為「Go-jek」的公司,招募街上的散兵游勇摩托計程車司機加盟,強調安全、按里程計價的「高級」服務,旗下有數百名駕駛。

納甸為「Go-jek」成立網站大加宣傳,同時將業務擴大至「宅配」領域。納甸也跟雅加達當地政府商談,由「Go-jek」負擔起連結巴士、鐵路系統的任務。

對於未來前景,納甸充滿信心。他說,「未來的五年到十年,雅加達的交通問題根本無法解決,所以雅加達人需要另類、負擔得起又便捷的交通及運輸工具,『Go-jek』就是靠著雅加達基本設施不足,才能生存、發展」。

不過,雅加達交通堵塞,也有些正面結果,當地通勤者窮則變、變則通,以騎腳踏車上班殺出一條血路,還成立了「騎腳踏車上班俱樂部」,大家經常互通打氣,交換經驗、意見。

當地人做出這個選擇的理由很簡單,就是雖然騎腳踏車上班必須冒著吸入廢氣和被車撞等風險,但總比坐在汽車或計程車裡困在車龍中一籌莫展好得多。因為在雅加達,即使短短的距離,往往也要花好幾個小時才能抵達。

雅加達堵車惡名昭彰,甚至於到了印尼政府都慎重考慮遷都的程度,其嚴重已可見一斑。

首都可遷,但對於龐大的上班族,他們可沒有辦法換工作或搬家,只得各出奇招,印尼鐵路局多年以來都對火車頂乘客拿不出辦法,就是最好的例子。

印尼政府為了掃蕩火車車頂乘客,多年以來採取了各種有時甚至光怪陸離的措施,但一直未能收效。二○一二年時,還曾經在火車行駛路徑上方架掛沾滿腐臭污物的臭掃把,來掃打車頂乘客。印尼國家鐵路局官員蘇賈蒂表示,「不管什麼人待在車頂不下來,都會受到臭掃把伺候」。

雅加達曾有過火車頂上都是人的「奇景」。(美聯社)
雅加達曾有過火車頂上都是人的「奇景」。(美聯社)

印尼鐵路局也曾經在若干車站架掛每個重三公斤的水泥球簾,乘坐車頂霸王車的乘客就必須冒著被「打下車頂」的危險。但此舉遭到許多人權及社會團體批評,直指鐵路局罔顧人命。

再早以前則試過在車頂抹油,讓乘客「坐不住」而滑下車頂。也試過把車頂塗上紅漆、車頂安裝鐵釘、帶刺鐵絲網,甚至放惡狗驅趕車頂客。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乘客總是有辦法破解各種奇招,使得鐵路局頭大如斗。

譬如水泥球簾似乎確實發生作用,但又真的會對乘客造成生命威脅,而且電車廂也有高壓電纜的問題,所以當局才想出後來那個「臭掃把」的點子。

印尼人口眾多,特別是首都雅加達有一千萬人口,大眾交通系統又基本欠缺,火車就變成為重要通勤工具,問題是印尼的火車系統是葡萄牙殖民時期傳下來的老古董,非但經常出事、誤點,車廂也嚴重不足,所以很多乘客都冒險坐上車頂,但經常也傳出乘客摔落火車,以及遭電擊死亡的案例。

其實印尼當局對車頂乘客是有處罰規定的,一旦抓到,可以判三個月監禁,以及罰款一百六十美元。只不過執法單位並未切實執行,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位車頂乘客多是社會底層的勞工階級,警察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在雅加達擔任餐館跑堂的素普里亞蒂就說,他有次就親眼見到另位車頂乘客被電死。素普里亞蒂住在雅加達南邊的茂物,每天都搭乘火車進到雅加達工作,他說他很清楚乘坐車頂的危險,但是車廂實在太擁擠,他又不敢遲到,只好冒險了,「只要車廂擠沙丁魚的狀況無法獲得改善,就一定會有人爬上車頂」。

另一位名叫哈敏的建築工人也附和素普里亞蒂的說法。他表示自己並不是坐霸王車,他每天都照樣購票,但是每天還是照樣爬上車頂,「我承認,我喜歡坐在車頂,車廂裡擠得要命,又沒有空調系統,太難受了」。

火車頂乘客不是不知道危險,但對他們更重要的是保住工作,就只好鋌而走險了。

騎腳踏車上班,也是上班族面對著「行不得也」的雅加達,迫不得已的另一對應辦法。

目前,雅加達已有一個由專業人士組成的「騎腳踏車上班俱樂部」,成員幾乎都為白領階級。他們認為,雖然汽車、摩托車、計程車、巴士與火車是雅加達市民的主要通勤方式,但是騎腳踏車上班卻最有效率,而且比較「酷」。

二十七歲的電腦程式員蘇約.莫吉托個人就擁有七輛腳踏車。他笑著表示,騎腳踏車上班與省錢沒有關係,因為騎腳踏車上班的成本比騎摩托車還高,「騎腳踏車消耗大量體力,所以很容易餓,食物的消耗量要比一般人大得多,花費自然也就比較高」。

然而腳踏車卻比摩托車靈巧,在車陣中穿梭不是問題,停車更是便利,隨便在路邊找個欄杆鎖上就行,甚至可以抬進辦公室。

在雅加達「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擔任經理的賈奴亞也指出,他的住家距辦公室有二十二公里,如果乘車,每天需花兩個小時,但改騎腳踏車之後,一個小時就夠了,「而且腳踏車需要的空間比摩托車小,必要的時候,你甚至可以扛起腳踏車走路,越過障礙」。

根據印尼政府的資料,大雅加達地區的人口約有兩千五百萬,市區人口九百二十萬,這麼一個大都市,卻欠缺有效的大眾運輸系統,住民也只能自求多福。

「騎腳踏車上班俱樂部」的成員以專業人士為主,他們每天早上七時會在雅加達南部的一個公園聚集,邊吃早餐邊交換心得。

只不過俱樂部的成員幾乎都曾遇過交通意外。賈奴亞不久前就受了傷,眼角下縫了幾針。

《閒嗑牙@東南亞》書封。(印刻提供)
《閒嗑牙@東南亞》書封。(印刻提供)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中時晚報》國際組主任,現為《亞洲週刊》特約撰述。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閒嗑牙@東南亞》(印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