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的怪力亂神:《閒嗑牙@東南亞》選摘(1)

泰國是著名的佛國,各種有關神佛的奇聞軼事也特別多。(取自Pixabay)

泰國是著名的佛國,各種有關神佛的奇聞軼事也特別多。(取自Pixabay)

泰國是著名的佛國,各種有關神佛的奇聞軼事也特別多。

二○一○年「紅衫軍」示威大亂時,有一位最出風頭的人物,就是泰國家喻戶曉的歌星阿里斯曼。有次他下榻的旅館被軍警圍住,結果他用被單結成繩索從窗戶爬出逃走,成為「紅衫軍」內的英雄,也是泰國人心目中的傳奇人物。

後來泰國軍警強力鎮壓、清場,原先在現場的阿里斯曼卻神奇的不見了。有人說他逃走,但也有很多人相信他被軍隊暗中幹掉,偷偷棄屍。

總之,阿里斯曼就這樣從人間消失,甚至於後來陸續有很多「紅衫軍」領袖被捕或自首,但都沒有他。

一直到「紅衫軍」支持的「為泰黨」二○一一年七月贏得選舉,才慢慢傳出阿里斯曼的訊息,原來他當時是逃到鄰國柬埔寨,就一直躲在那邊。

阿里斯曼是知名的公眾人物,他當時是怎逃出重圍的?

阿里斯曼後來通過電話對泰國媒體表示,他當時是靠著一種「隱身咒語」,以及三個具法力的佛牌,大大方方從示威現場「拉查帕頌十字路口」走出去的,因為層層的鎮暴軍、警根本「看不到他」。

阿里斯曼說那個咒語是位和尚教他的,三個佛牌則是他在前述的旅館演出「蜘蛛人」之後,有人送他作護身用。

阿里斯曼起先並未將佛牌戴在身上,他說結果有次「夢到一個和尚」,問他為什麼不把佛牌戴上,於是他從那時起就戴著佛牌。阿里斯曼說當年五月十九日,軍、警採取鎮壓、清場,他就戴著佛牌,口唸咒語,光著腳從「拉查帕頌十字路口」一直走到幾公里外的瑪卡杉橋頭,都沒有人看到他,隨後乘坐摩托車一路前往柬埔寨,同樣也是隱身的,一路上還躲了十萬發子彈。

神奇呴,很多人相信呢。只不過既然別人看不見他,為何還要向他射「十萬發子彈」,他又為何還要一直躲在柬埔寨?

泰國有位馳名亞洲的神人,名為「白龍王」。

其實像這樣的人泰國有很多,這些人並非僧人,而是號稱為高僧的傳人,設有神壇的家也都在廟宇附近,身後擺大、小百尊各路神佛,他本人則身著白衣,煞有介事地坐在那邊為來人解惑、算命,人稱「白衣阿贊」。

我有次有個機會隨友人去拜見一位「阿贊中的阿贊」。

這位阿贊真是高人,既不問生辰八字,也不看手紋、面相,就可以滔滔不絕論你的命、談你的理,灑聖水、吹神氣的動作更是熟嫻無比,費用其實不算貴,兩百三十泰銖而已,大約十分鐘解決一個。

同行一位女性向他問命。他竟然對這位從未結過婚也未懷過孕的女子說她曾失去兩個孩子,然後私下說,「今天人太多,改天妳自己來,我幫妳檢查一下」,女子轉述時指了指性器官部位。

如果他說對了,當然就一傳十、十傳百,那位女子搞不好也會單獨前去讓他「檢查」。可惜他沒說對,不過大家也只是當作笑話說說、聽聽,頂多下次不去了,反正還是會有別人去。

泰國美女總理穎拉二○一一年上任一個多月後,她的夫婿、「第一先生」阿弩頌對媒體記者透露,他們家的信箱自從穎拉上任之後,幾乎天天塞爆,多是求助或抱怨的信函,其中最多的是希望穎拉能夠提供彩券的明牌。

泰國人相當迷彩券,很多廟宇的附帶功能都是讓人求明牌。

穎拉上任之後也是一樣,有關她的歲數、生日等等都曾經被當作明牌過。有次,她的車牌號碼居然中獎,更讓泰國人瘋狂,想盡辦法要從穎拉身上得到彩票的「數字」靈感。

泰國最高法院27日宣判泰國前總理穎拉「稻米補貼瀆職案」,穎拉被判5年有期徒刑,但她依舊未出庭(AP)
泰國前總理穎拉的座車一度是中彩的「明牌」。(AP)

阿弩頌表示,他特別提醒穎拉最好一直使用同一輛車,尤其是鄰近彩票開獎前夕,「免得別人真的以為我們在操作彩票」。穎拉的財產申報顯示她共擁有八輛車。

阿弩頌指出,並不是所有的信件都寫給穎拉,也有很多的收件人是他本人以及九歲大的兒子龍派,「寫給龍派的信,幾乎結尾都是『別忘了轉告你媽媽』」。

有次,一個外國通訊社發出一篇特寫報導,描述一位泰國農民幫他的母親辦喪禮,所有的過程、規格,都跟一般的喪禮並無二致,母親也穿著壽衣躺在棺材裡,孝子賢孫哭天喊地,親友前來弔唁致哀,寺廟高僧誦經超度,該有的一樣不少。

唯一就是,他的母親並沒有死,儀式完之後,又偷偷從棺材爬出來,每天照樣過日子。

為什麼這樣做呢?不是觸霉頭嗎?

其實恰恰相反。他們這樣做的原因,就是要幫母親解霉運。因為他們相信,幫母親辦過喪禮之後,倒楣的事以為他們的母親已死,就不會上身了,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啊。

所以這個做法的重點不在於死而在於生。

距離泰國首都曼谷東北一百零七公里的納空那育府(Nakom Nayok)有座名為帕南曼尼(Pram Manee)的寺廟,就有提供「假死改運」的服務,而且所費不多,只要泰銖一百八十元(美金六元)買一組包括鮮花、牙膏、牙刷、食品在內的「功德桶」供奉寺內僧侶,所以也有不少觀光客特地前往「死一死」。

帕南曼尼廟的這個「死後重生」儀式每天進行兩趟,分別是上午九時零九分及下午一時零九分。

其實最初時,第二趟儀式是晚上九時零九分舉行。這是因為泰國人篤信「九」能帶來好運,不過後來為了配合觀光客的需求,才改為下午時間。

儀式進行時,祈福者手持花束躺在棺材裡,僧侶一邊唸經,一邊將塊白布覆蓋在棺材上,意味著將霉運趕走,然後再將白布翻轉,重新蓋在棺材上,表示把好運拉回來。之後,祈福者就可在僧侶唸經聲中起身,走出棺材並接受聖水「灑淨」。

整個儀式不到十分鐘,你就重生啦。

當然,到廟裡來「死」的,大多數還是泰國本地人,有的人甚至一遇不順遂,就跑來死一次,所以「死了好幾遍」的大有人在。

好玩的是,他們似乎並不去思考,如果真的有效,為什麼還要死這麼多次?

正因為如此,泰國也流傳著許多靈異事件,成為拍鬼片的最佳題材,再加上至今仍廣為眾人深信的「下降頭」、「驅魔」等等,更使得泰國鬼電影具有更多得天獨厚的素材與嚇人手法。

泰國人其實很怕鬼,就算在大白天,有人喊一聲「瞇痞(有鬼)!」也會把泰國人嚇得哇哇叫。我有位卅多歲的泰國女性友人就承認,有回參加了朋友的葬禮,竟然嚇到晚上不敢上廁所而「不惜」尿床。

泰國鬼片真正登上國際舞台,應該是一九九九年導演瑯吉.尼米布德(Nonzee Nimibutr)拍的《幽魂娜娜》(Nong Nak)。該片取材自泰國廣為人知、據說是真實的故事,敘述在戰事中倖存的男主角「麥」(Mak)返回村中,其妻「娜」(Nak)已在他參軍時難產而死,但因深愛丈夫,故不管陰陽兩隔,仍與「麥」過著以往的幸福生活。但知道真相的好友一一被「娜」滅口,「麥」也因而發現妻子其實是鬼魂,最後村民請法師捉鬼,經過一場鬥法後,「麥」說服「娜」接受超度,自己亦出家為僧。

這個故事先後拍過廿多部電影,但《幽魂娜娜》拍得最好,催人熱淚,口碑、賣座俱佳,不但將泰國鬼片推上國際舞台,更使得原來侷處曼谷昂路區(Onut)馬哈布廟一隅、紀念「娜」的神壇聲名大噪,從本來有些恐怖詭異的地方,成為門庭若市、許多人口中的「鬼妻廟」。

現在,泰國人已將「娜」當成神來祭拜,主要是求健康、姻緣、財運,許多人來此許願,然後用膏油在廟旁綁有彩色絲帶的兩株大樹及木船上塗抹,希望在膏油漫開中看到數字,然後簽買彩券。每到開獎日前,「鬼妻廟」都聚集著大批彩券小販。

來此祭拜者供奉的多是傳統女性衣服、香水、嬰兒用品及奶粉等等。不過許願方面倒是有些禁忌,譬如「娜」是難產而死,因此幾乎沒人前來求子。另外,「娜」最為人稱道的是對丈夫不渝的愛情,所以花心男也都不敢來亂闖「鬼妻廟」。

《閒嗑牙@東南亞》書封。(印刻提供)
《閒嗑牙@東南亞》書封。(印刻提供)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中時晚報》國際組主任,現為《亞洲週刊》特約撰述。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閒嗑牙@東南亞》(印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