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人工智慧引發失業潮 這樣搶救貧窮連臉書、特斯拉創辦人都支持

《基本收入》作者范・帕雷斯認為,過去10年歐洲國家對基本收入制度的討論,顯示「福利國家」社會安全網制度,未來如何因應新科技挑戰,相關的辯論已無可避免。圖為高空作業的勞工。(資料照,顏麟宇攝)

《基本收入》作者范・帕雷斯認為,過去10年歐洲國家對基本收入制度的討論,顯示「福利國家」社會安全網制度,未來如何因應新科技挑戰,相關的辯論已無可避免。圖為高空作業的勞工。(資料照,顏麟宇攝)

「自由是生產重要的動力」(Freedom is power factor of production.),工人如果在工作的選擇上有選擇權,他們就會更樂於從事他們喜歡的工作,勞工生產力可望提升。

「基本收入」近年成為跨國運動,新科技也扮演了推波助瀾角色,由於目前世界各國製造業都在進行「工業4.0」的智慧製造革命,經濟學家已預言,相關科技將導致大量工作機會被機器人取代,歐洲福利國家制度實施迄今,對高失業率與工作貧窮現象一直無法解決,《基本收入》作者范・帕雷斯認為,過去10年歐洲國家對基本收入制度的討論,顯示「福利國家」社會安全網制度,未來如何因應新科技挑戰,相關的辯論已無可避免。

「基本收入」激進計畫 資本家也支持

帕雷斯表示,由於生產自動化導致工作機會減少,已經是全球社會面臨共通問題,提供窮人「基本收入」的激進計畫,即使在光譜右端的資本家,也開始支持這樣的倡議。

20171219-「基本收入」作者 Philippe Van Parijs(菲利普‧范‧帕雷斯)專訪。(顏麟宇攝)
帕雷斯表示,由於生產自動化導致工作機會減少,已經是全球社會面臨共通問題。(資料照,顏麟宇攝)

祖克伯格、馬斯克 都認同基本收入概念

《基本收入》今年春季在美國由哈佛出版社出版,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伯,今年夏天獲頒哈佛榮譽學位,他在演講中主動提及自動化生產,所可能引發的失業問題,他主張未雨綢繆,除此之外,美國電動車龍頭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維京航空創辦人布蘭森,都認同「基本收入」的理念,臉書共同創辦人也贊助美國矽谷「基本收入」實驗計畫「Economic security program」。

臉書執行長祖克伯( Mark Zuckerberg )證明了臉書依然擁有強大的吸金能力,首季財報亮眼,成長力道逾50%。(美聯社)
臉書執行長祖克伯(Mark Zuckerberg )今年夏天獲頒哈佛榮譽學位,他在演講中主動提及自動化生產,所可能引發的失業問題。(資料照,美聯社)

帕雷斯表示,德國有一家藥妝連鎖店DM,聘僱2萬6000名員工,公司負責人日前接受雜誌專訪,也公開支持「基本收入」概念,他強調,「自由是生產重要的動力」(Freedom is power factor of production.),工人如果在工作的選擇上有選擇權,他們就會更樂於從事他們喜歡的工作,勞工生產力可望提升,出錯的機率也會降低,雇主可以因此減少相關的管控與稽核成本。

歐洲工會、左派政黨 對「基本收入」態度曖昧

不過,基本收入概念,目前在歐洲,也面臨社會福利制度競合的問題,包括工會與左派政黨,對於「基本收入」態度仍然曖昧,尤其是工會力量強大的產業,長期以來與資方談判,取得很大的談判籌碼,部分工會認為,「基本收入」的實施會導致保障勞工的「基本工資」制度瓦解。

「挺歐洲大遊行」,英國大批反對脫離歐盟的民眾2日走上街頭,抗議脫歐公投結果。(美聯社)
目前在歐洲,也面臨社會福利制度競合的問題,包括工會與左派政黨,對於「基本收入」態度仍然曖昧。圖為挺歐洲大遊行。(資料照,美聯社)

儘管歐洲工會對「基本收入」概念仍有反對,但帕雷斯認為,現階段歐洲社會對福利國家政策的辯論,已難以迴避,目前包括經濟社會合作組織(OECD)對「基本收入」計畫態度相對同情。

帕雷斯表示,福利國家的基本假設,是所有勞工具有長期穩定工作生涯,透過工作期間穩定提撥,確保退休生活所得無虞,然而,面對資本主義全球化競爭,以及科技取代人力趨勢,歐洲失業人口持續增加,法國仰賴福利津貼人口已達200萬人,勞工面臨中年失業危機。

帕雷斯表示,「基本所得」是在社會安全網之下,提供底層勞工基本生活保障,它是「樓地板」概念,社會福利網可能漏接,但樓地板不會有任何人漏接。

他認為,基本所得與基本工資兩項制度,雖然都是提供勞工生活保障,但是基本所得所能帶給勞工的貢獻,和基本工資並不完全相同,最低工資制度,目前最被廣泛討論的,是基本工資訂定過高,可能導致失業率提高,有人主張,基本工資可以讓勞工免於工作貧窮的「貧窮陷阱」,然而,對於勞動市場上較不具談判籌碼的低薪工作者,例如部分工時工作者,基本工資並沒有提供足夠的保障,有些人為維持家計,甚至得兼職好幾份工作。

20161022-上祚專題配圖-各種不同職業勞工-工人。(甘岱民攝)
基本所得與基本工資兩項制度,雖然都是提供勞工生活保障,但是基本所得所能帶給勞工的貢獻,和基本工資並不完全相同。(資料照,甘岱民攝)

帕雷斯認為,有了基本所得的保障,勞動市場相對弱勢的低薪工作者,與求職相對困難的青年,會願意接受低薪但是有成長機會的工作,例如學徒與見習機會,透過法令強制訂定基本工資,會讓請領失業給付民眾,降低低薪工作的接受意願,這樣的現象並無助於解決失業問題,畢竟工作的選擇,應該取決於勞工是否樂於工作。

至於目前社會上的高工時、高收入工作,例如研發人員,這些人在勞動市場有較大的談判籌碼,醫師、護士、記者工作,雖然必須在高工時與高壓環境下工作,但很多勞工基於使命感,仍願意投入,這些工作未來即便在「基本所得」制度下,仍然會有人願意投入。

20171122-專題配圖:勞工、一例一休、勞動部報告、勞基法、假日上班。護士、護理人員 。(陳明仁攝)
醫師、護士雖然必須在高工時與高壓環境下工作,但很多勞工基於使命感,仍願意投入 。(資料照,陳明仁攝)

福利國家「累進稅制」 應該重新檢討

基本收入運動,提倡的不僅僅只是「基本工資」制度的重新檢討,基本收入計畫所需財源如何籌募,也涉及到稅制的配套,帕雷斯甚至主張,福利國家「累進稅制」應該重新檢討,他的理念是,基本收入以上的所得,超過1塊錢就要課稅,高所得者的高稅率,未來在基本收入計劃大規模實施後,則應該調降。

不過帕雷斯強調,基本收入的財源,並非一定得用所得稅,它可以透過消費稅,或是對智慧財產權授權金等超額利潤,課徵附加稅方式籌措財源,不管是用哪一種稅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低薪工作者,得到基本生活保障。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