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魔的信仰 美國福音教會「信仰之語」再被爆虐待兒童 受害者精神崩潰還遭到報復

過去曾被《美聯社》踢爆虐待教徒的美國福音教會「信仰之語」又傳出毆打、囚禁教會中的兒童,受害者指出,教會將他們鎖進小暗房動用私刑,還把他們當做免費童工。受害者若受不了虐待退出,教會還會將他們與家人隔離,不准他們和家人聯繫,甚至連親人的葬禮都不准參加。

今年29歲的安德森(Jamey Anderson)11月16日接受《美聯社》採訪時透露,「信仰之語」(Word of Faith Fellowship)是他童年最大的陰影,他們藉由「心靈淨化」的名義,辱罵、毆打、囚禁教會中的兒童。安德森以為退出教會後就可以逃出魔掌,卻沒想到教會不准他的家人失聯與他聯繫,就連在親生祖父的葬禮,他也被從家屬名單中除名。《美聯社》公開報導後,越來越多受害者挺身而出,揭發「信仰之語」的暴行,引發美國社會一片譁然。

現為執業律師的安德森,回憶起被施暴的情景,他說,當時一群「信仰之語」的教徒認為安德森「內心有罪」、「把自己交給了不純淨的人」,由包括他母親與繼父在內的ㄧ群成人,拿著划船用的木槳不斷地毆打他,時間長達數個小時,逼迫安德森為自己的「罪」,向耶穌告解。

不僅如此,傷痕累累的安德森會被鎖進一間被稱為「綠房」(green room)的暗房,這是一間沒有窗戶且潮濕的儲藏室。安德森瘦小的身軀佈滿傷痕,儘管被告誡「自殺是不能被原諒罪惡」,但萬念俱灰的安德森為了結束這恐怖的一切,用自己的頭朝牆猛撞尋死。現在的安德森表面上看來已經走出陰霾,不過童年的創傷卻讓他在日後很難與人建立信任關係。

安德森(Jamey Anderson)向美聯社記者述說自己的經歷。(美聯社)
安德森(Jamey Anderson)向美聯社記者述說自己的經歷。(美聯社)

 

安德森(Jamey Anderson)於11月16日接受美聯社採訪。(美聯社)
安德森(Jamey Anderson)於11月16日接受美聯社採訪。(美聯社)

教會生活成為受害者永生夢靨 

安德森的母親在他4歲的時候加入了「信仰之語」,從那時開始,安德森就如活在地獄中。他回憶自己9歲的時,一名教會的女信徒壓住他的雙臂,他的母親則坐在他的腿上,用木槳痛打他,「我全身上下不斷的被她們痛打,沒有停止,因為她們認為我需要『突破』(breakthrough),因為邪靈掌控了我,我會墮入地獄。所以她們一直用木槳打我」。在青春期時,包括安德森在內的20名「信仰之語」的前教徒都被教會視為「反叛者」,不時就會遭到虐待,其中一個被懲罰的原因竟是因為「向同學扮鬼臉」。

安德森一家與12名教會成員共享一棟房子,裡頭有間鋪著綠色的地毯儲藏室,因此被命名為「綠房」,這間儲藏室也成為了安德森心中最深的恐懼。每當教會成員認為他「犯錯」,就會毆打他,然後將他關在這個連窗戶都沒有空間,長時間囚禁他,耳邊只能聽見除濕機嗡嗡作響和瀰漫在空氣中的霉味,讓安德森瀕臨崩潰,「我多希望有人在乎,希望有人能帶我離開這裡」。《美聯社》記者向安德森的母親多蘭(Patricia Dolan)查證,卻沒有獲得任何回應。

安德森(Jamey Anderson)向記者展示他的全家福。(美聯社)
安德森(Jamey Anderson)向記者展示他的全家福。(美聯社)

以「志願服務」為名 奴役教會兒童當童工

除了被虐待、毆打,教會裡的兒童也被迫成為童工。安德森的在六年級時(大約11至12歲)開始了他的童工生活。有時候,在上課時間,他必須翹課到教會成員投資的建築和房地產工地去幫忙。也因為這樣,他在中學時被診斷出氣喘,但卻被教會斥責「懶惰、愚蠢」。此外,安德森還要打掃「信仰之語」創始者華利(Jane Whaley)的房子,就算是工作到凌晨,隔天一早還要爬起來修剪草坪。安德森回憶,有時候他被迫每週工作好幾個晚上,進行油漆、修補牆壁等修復工作。華利將這些勞動稱之為「志願服務」,不過如果拒絕,就會會被施以嚴厲處罰。

安德森以為自己的生活不會更糟了,但沒想到事情卻不如他所預期。2002年,當時安德森14歲,華利召開了一場教堂會議。華利一到場,就指著包括安德森在內的五位男孩,說他們是「麻煩製造者」對他們大吼大叫、言語羞辱長達2個小時。五位男孩被要求趴在地上,呼喚耶穌之名祈求原諒。有幾個男孩照做了,但安德森因為太害怕而動不了。安德森回憶,「對華利來說我就是個強硬的小孩,她不斷靠近我,一直到我面前,用盡所有侮辱的字眼,扯破喉嚨般地向我咆哮」,之後華利更將這五個男孩與其他孩子隔離,不讓他們上課,將他們關在一個小房間裡,聽華利佈道。放學和週末,他們被囚禁在家中,家庭成員不允許與他們交談,到了吃飯時間,有人會打開門,遞食物進房裡給他們吃,安德森形容「就像在監獄裡一樣」。他們像隱形人一般,只有在被處罰的時候才會被記起,教徒們還説他們充滿了「巫術和戰爭」的氣息。

安德森(Jamey Anderson)的童年不堪回首。(美聯社)
安德森(Jamey Anderson)的童年不堪回首。(美聯社)

牧師拷問性問題  若非「標準答案」將被施以暴行

孩子們也常常被拷問關於性方面的問題。被認為是「麻煩製造者」的5個男孩之一的庫柏(Peter Cooper)表示,教會的牧師們非常狠毒。現年28歲的他在2014年退出「信仰之語」,他說,若男孩們在這個問題沒有回答出牧師想要的答案,他們就會被痛打一頓,牧師會灌輸男孩,他們的思想是「不潔的」,導致他們錯亂、恐懼,最後告解出一些從來沒有想過的事,嚴重打擊男孩們的意志。

直到今日,安德森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男孩們要被區隔出來,並且遭受如此殘酷的對待,「我曾有一度支離破碎」,他一邊説,一邊拭去淚水。在離開教會之後,他開始迎向未知的世界,他知道他想要「自由」,但卻不知自由為何。

受害者之一安德森(Jamey Anderson)在離開教會後,不被允許參加其祖父的葬禮,甚至在訃告的家庭成員列表中被除名。(美聯社)
受害者之一安德森(Jamey Anderson)在離開教會後,不被允許參加其祖父的葬禮,甚至在訃告的家庭成員列表中被除名。(美聯社)

退出教會後 安德森遭隔離無法與家人聯繫

安德森在18歲時逃離「信仰之語」,但他仍經常被噩夢驚醒,也擔心別人會認為他患有幻想症,畢竟他遭遇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除此之外,由於童年時期與流行文化脫離,讓他很難與同儕建立共同話題。但最令他難受的,回想起被虐待及與外界隔離的時光,就讓他有如窒息般地痛苦,「有時候,我覺得我已經精神崩潰」,安德森說「當時後我還是個孩子,我不明白這些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逃出「信仰之語」後,安德森與還在教會的母親及兄弟斷絕聯繫。最讓安德森心痛的是,華利甚至禁止他參加親生祖父的葬禮。對安德森來說,祖父是他童年時期最重要的人,但教會不僅僅剝奪他參與葬禮的權利,甚至還將他從訃告的家屬名單中除名。

匪夷所思的教會儀式

原為數學老師的華利與她的丈夫山姆於1979年創辦了福音教會「信仰之語」,並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拉瑟福縣(Rutherford)的小鎮吸納了逾750名信徒,其中100多名信徒甚至將這個教會分支到巴西、迦納等國家。

「信仰之語」(Word of Faith Fellowship) 領導人華利(Jane Whaley)。(美聯社)
「信仰之語」(Word of Faith Fellowship) 領導人華利(Jane Whaley)。(美聯社)

華利是該教會的領導者,而且自稱為先知。這幾年來,她制定了許多匪夷所思的規矩,規範信徒的穿著、規定特定居所、強制性地指配婚姻,甚至連信徒發生性行為的地方也要插手。除此之外,慶生會、電視節目以及音樂也被嚴格禁止。

安德森回憶,教會裡有個被稱作「爆破」的儀式,用於驅逐邪靈。超過40名前教徒在受訪問時也提起這個儀式,稱「爆破」儀式長達數小時,信徒們會高聲尖叫,互相賞對方耳光、互毆、互掐。受訪者表示,華利引用《使徒行傳》(Acts of the Apostles)第2章第2節的經文內容來證明這個行為的正當性:「突如其來的聲音從天堂傳來,就像是爆發了猛烈的暴風雨......」

「信仰之語」教會的創辦人珍.華利 (美聯社)
「信仰之語」教會的創辦人珍.華利 (美聯社)

以「淨化」為名對兒童施暴 執法當局卻甚少介入調查

在《美聯社》的深入調查之下,不少「信仰之語」的前教徒紛紛挺身而出,揭露該教會透過毆打的方式來「淨化」有罪之人,其中包括兒童。但令人心寒的是即使這些事件被持續揭露將近20年,執法當局卻甚少介入調查。

3年前退出「信仰之語」的碧樂絲(Risa Pires)曾在該教會創建的K-12學校就讀,與安德森為同學。由於碧樂絲的姑姑與安德森一家住在同一棟房子裡,所以碧樂絲有時候會去探訪姑姑,但每次過去,她都發現安德森幾乎都被關在「綠房」裡面。碧樂絲還說,安德森常在上課途中被拉出去痛打,「你可以聽見撞擊牆壁的巨大聲響,但你只能坐在原位,希望自己不會是下一個」。

安德森透露,他小時候曾被帶到「信仰之語」創始人華利(Jane Whaley)的辦公室,接受執法人員的審問。由於當時太害怕,他並沒有告知執法人員真相。2003年,教會逼迫他簽署宣誓書,澄清教會並未對他進行任何虐待行為,並聲明「教會的紀律是神賜給我生命中的恩惠」。現在,安德森選擇揭露這些事情,「我要確保那些還在受苦的孩子知道,他們可以活得更好,要讓他們知道,人們愛的是真正的你,而且不會肆意虐待你。」

安德森(Jamey Anderson)的高中畢業證書。(美聯社)
安德森(Jamey Anderson)的高中畢業證書。(美聯社)

就是不放過你 教會惡意抹黑報復受害者

儘管安德森性格外向,但自小被孤立的他難以融入群體生活。和同齡人一同出遊的時候,他常常不能理解朋友們所說的話題,更不能明白他們的笑話。這也讓安德森在感情經營上遭受挫折,因為他十分害怕被問及關於他自身的過去,也為自己在夜半時的恐懼趕到羞恥。「我不相信任何人,有這樣的過去,大家看待你的方式會不同」。但現在他仍然堅持下去,決心建立幸福的生活。

安德森目前已自北卡羅來納大學法學院( UNC School of Law)順利畢業,並受聘於一家位於夏洛特(Charlotte)的公司,他的前途看似一片光明。但就在2016年10月的某一個晚上,警方找到他公寓,稱他「非法入侵自己兄弟的住宅」,而將他逮捕。

安德森(Jamey Anderson)順利於北卡羅來納大學法學院畢業。(美聯社)
安德森(Jamey Anderson)順利於北卡羅來納大學法學院畢業。(美聯社)

安德森的兄弟向地方法官宣稱,一名教會成員在他的住宅發現了安德森的行蹤。雖然此案被地方檢察官貝爾(Ted Bell)駁回,但安德森不得不向鄰居和律師事務所解釋這個「瘋狂教堂」的成員對他的誣告。他的兄弟在接受記者電話聯繫時,不願意發表評論。

就像當初在綠房中被囚禁的瘦弱男孩一樣,安德森期待卻也害怕著即將面對的未來,他不知道教會接下來還會使出什麼手段來進行報復。安德森不想讓其他孩子遭受到如此的痛苦,因此決定將自身的經歷公諸於世。「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一道光,就如我當初還是個孩子時,我曾經看到的光。當沒有人救我們的時候,它就會熄滅。」安德森表示,「我不想看著其他孩子長大、離開那個地方之後,怨恨說『為什麼沒有人來幫助我們? 當你知道有更好的解決方式,為什麼要任由我們的童年被毀滅?』」華利的代表律師汀(Noell Tin)否認安德森的指控,表示「安德森先生的誣衊不僅僅受到華利女士質疑,也受教會信徒爭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

溫亦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