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可能嗎?有錢沒錢人人固定有錢領

鬢髮已白的范.帕雷斯,來台宣揚他的UBI概念。(范.帕雷斯提供)

鬢髮已白的范.帕雷斯,來台宣揚他的UBI概念。(范.帕雷斯提供)

近年常有國際知名學界人士來台演說,主辦單位在初始接觸階段,常遇到一個尷尬情況:有些名牌大學教授常由經紀人處理演說行程,因而無法直接問到本人意願,有時三推四拖,兩、三個月過去,還得不到回應。

洗澡驚嘆:我找到了UBI

所以當菲利普.范.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在接到邀請email後,迅雷般在半天內親自回信,接觸者一方面沒有預期,一方面自己設定不常往來信件先到垃圾郵件躺一陣,竟是過了三天,才發現范.帕雷斯「我願意」的回覆。

范.帕雷斯到底是誰?因為他很宅、常坐在鍵盤後,才這麼快覆信嗎?答案正好相反。他可能是現今世上少數極為忙碌的學者之一,由於提倡「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 ,多年來常行走在五大洲之間,交替使用著七種語言倡議UBI。

范.帕雷斯在很多場合提及,這個的理念是一九八二年某日正在洗澡,猛地湧上腦海。那時他三十一歲,總在思索歐洲社會大量失業的出路,企圖提出的解決方案足以讓人振奮地關照未來社會的願景,這個願景既不臣服於自由主義資本市場,也不臣服於社會主義的國家控制,而應以謀求個人真正自由為目的。

范.帕雷斯把讓他在洗澡驚嘆「我找到了」的UBI告訴親朋好友,並擴展到學術同行,其間接受質疑和挑戰,也與歐洲志同道合者於一九八六年創立「基本收入歐洲網絡」(Basic Income European Network, BIEN),傳播UBI理念。後來因為參與者遠遠超越歐洲的邊界,遂於二○○四年改名為「基本收入全球網絡」(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簡稱依舊是BIEN,這個縮寫字眼在法文和西班牙文裡,代表的都是「美好」之意。

定期現金給付,沒有工作要求

在BIEN網站可以找到對UBI的定義:「一種定期現金給付,無條件發給所有個人,沒有資產審查,也沒有工作要求。 」這個定義顯現UBI和既有公共輔助計畫或社會福利政策的不同,尤其無條件的三個層次:首先是針對個人,不像社福政策常聚焦家庭;第二,普及所有人,沒有排富的資產調查;第三,無需負擔義務,接受UBI者不要求他們必須工作或展現找工作的意願。

自UBI概念從范.帕雷斯的澡間走出,三十五年後,年輕學者鬢髮已白,終於要在十二月十七日接受「雷震民主人權紀念講座」邀請來台。他將舉行四場系列講座,主題從UBI在倫理上可否成立,到經濟上能否永續,再到政治上是否可行,最後一場則談論在我們的時代如何創造一個理想社會的到來。

上述講題,也是范.帕雷斯與范德波特(Yannick Vanderborght)合著,今年三月剛在美國出版的新書《基本收入:建設自由社會與健全經濟的基進方案》(Basic Income: A Radical Proposal for a Free Society and a Sane Economy,中文版由衛城出版社出版)核心論題。

范.帕雷斯表示,這書有兩種功能:一是適合做為UBI辯護者可靠的工具包,因書裡提供對UBI理論與現實的探究,為思想和行動做了準備;二是讓批評者有所根據,不因反對而反對,顧左右而言他,大家站在一定基礎進行論辯。

他總被要求回答有關衝浪的問題

完全不會衝浪的范.帕雷斯,總是被問及關於衝浪者的問題。究竟在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方案裡,給予整天在海邊衝浪的人UBI是否公平?

范.帕雷斯之所以需要回應這個詢問,除一般人直覺UBI將鼓勵更多懶鬼,也在於提出革命思想《正義論》的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申明不應給終日衝浪者基本收入。羅爾斯認為,既然選擇整天閒蕩海畔,一定有辦法支持自己生活所需,不需再給基本收入。

如果羅爾斯關心的是UBI是否公平,范.帕雷斯則在意人們能否獲得真正自由。他時常引用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在《懺悔錄》(Confessions)的名言:「我們擁有的金錢是自由的工具; 而爭取獲得的錢是奴役的工具。」

給所有人一份基本收入,是讓所有人提升到一定基礎,可以對糟透的工作環境和刻意壓抑工資的工作說「不」。因為有一定經濟基礎後,就有跟雇主討價還價的本錢,雇主如果只有資本卻沒有勞力,為吸引勞動者會積極改善工作環境,並給予合理工資。UBI為所有人提升的基礎不僅在所得有重分配效果,也可促進工作的重分配,讓人適才適性選擇工作。

社會福利政策無法讓人自由

在范.帕雷斯看來,許多擁有高品質工作和高收入的人,常常搭著社會其他人的便車,他們收到比別人更大一份禮物,因為他們的薪資和工作環境常來自於自然資源的恩賜、科技的進步和現有社會組織對他們的保護。如果這些人擁有優異位置,卻站出來反對UBI,他們應該先質問自己,如何歸還因搭乘社會其他人便車所得到的大禮物。

范.帕雷斯認為,所有政府輔助計畫或社會福利政策都在補破網,試圖把人從經濟頹勢拉出來。這樣的做法,尤其經過歐洲福利國家多年的實踐,已看到明顯弊端──這些政策不但無法讓人自由,更多時候讓被援助者墜入失業和貧窮陷阱。

因為一旦福利收受者進入工作,在不清楚是否能有穩定收入的情況下,首先失去的是福利補貼,這會讓他們傾向不工作。而僅憑有限福利金過活,除了處於被汙名位置,還可能複製世世代代的貧窮。所以自一九八○年代中期開始,歐洲的學界和一些社會、政治組織,開始探索基本收入理念,即想藉由UBI解決福利國家的問題。 

其實關於UBI的實踐,不只對歐美豐裕社會有用,它在發展中國家和赤貧國家或大或小的實踐經驗裡,諸如巴西和肯亞,也看到曙光。也就是,全民基本收入可以用來解決適度就業、脫離貧窮、和平等分配的問題。這個看來立意聰慧,具有社會改革爆發力的方案,如何能夠實現?

實現UBI需要三種人齊登場

專長擴及哲學、政治、經濟,本身也是行動者的范.帕雷斯認為,需要有三個支柱才足以成就UBI:首先,要有夢想家,對政治、經濟、社會有全體認識,才能明白UBI的潛力;其次,需要有社會重要人物因不耐社會的不正義,站出來振聾發聵;第三,也需要聰明的馬基維利機會主義者,他們能看到社會裂縫,知道適時提出改革不會招致反彈。台灣到什麼時候,這三種人會一起登場呢?(本文作者為紐約市立大學研究中心經濟學博士,專業領域包含勞動經濟與社會福利)


范.帕雷斯與雷震相遇

菲利普.范.帕雷斯1951年5月23日生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目前為比利時天主教魯汶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Leuven)講座教授,擔任胡佛經濟與社會倫理講座主席,專長是政治哲學與政治經濟學,2004年至2011年在哈佛大學訪問講學,自2011年起成為牛津大學納菲爾德學院(Nuffield College)資深研究員。他是「基本收入全球網絡」(BIEN)的創始人之一。

「雷震紀念講座」自2009年開始邀請在人權、法治與民主領域,對知識創造或行動實踐具有傑出貢獻的國際人士來台發表系列演講,包括法理學與政治哲學泰斗德沃金(Ronald Dworkin)、倡議「全球正義」的柏格(Thomas Pogge)、前聯合國反酷刑調查官諾瓦克(Manfred Nowak)、南非憲法法院前大法官薩克思(Albie Sachs)、美國憲法和行政法領域權威桑思汀(Cass R. Sunstein)等人,今年則邀范.帕雷斯首度來台。(廖美)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