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蔣萬安現象是如何形成的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超過二小時的連續發言,受到同仁的喝采讚嘆,連佔發言台10幾小時的徐永明都佩服。(陳明仁攝)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超過二小時的連續發言,受到同仁的喝采讚嘆,連佔發言台10幾小時的徐永明都佩服。(陳明仁攝)

一次性的暫緩將勞基法修正案送出委員會,算不上什麼了不得的戰役,然而,蔣萬安只不過站了兩個小時卻成為話題,蔣萬安現象,反映的是台灣更大的政治焦慮。

台灣社會地殼變動 蔣萬安掌握契機

雖然不是了不得的戰役,但卻也是國民黨2016大敗以來幾乎唯一的勝仗,為何會勝,最大的原因是國民黨改變策略,未動用肢體抗爭,改採在美國參院已制度化的「費力把事拖」(filibuster)策略,這經常要在發言台上獨白數小時,要展現的就是意志和耐心,其實比肢體抗爭還費力,但也更易贏得注目焦點;美國德州共和黨籍參議員Ted Cruz 2013年剛出道時就以21小時的冗長發言一戰聞名。國民黨同樣的也形同是第一次取得話語權。

要從這樣的小戰役累積戰果,就必須一次一次在不同的政策中找出自己的立場和聲音,對於已失去思考能力的國民黨而言,這並不容易;畢竟,這一次的勞基法修法大戰,正好是民進黨執政後、一次重大的地殼變動,時代力量、社民黨都看到這個機會,尤其是時代力量一捉到機會就不放手,已拿下進步旗號。國民黨內至少蔣萬安看到而且勇於掌握契機,未來是否還有這麼好的機會,仍有待觀察。

當然,已有部分藍營人士開始編織起中興大夢,從蔣萬安的一次戰役到台北市長選舉勝選再推演到國民黨重回政權;綠營部分也有人在低迷時刻開始出現危機感,美夢和危機感是一體兩面,然而,這樣的立論是否建立在流沙之上?

監督和中間都失落 蔣萬安現象背後的焦慮

這反映的其實是台灣對於政治失去監督的焦慮。台灣缺乏健全的權力分立傳統,甚至連司法超然獨立都有待觀察,某種程度而言,民進黨靠國會多數貫徹黨的意志,台灣逐漸成為只靠多數統治的國家;而當反對黨沒有再執政的可能時,也就形同失去監督能力,蔣萬安的表現,讓國民黨有一絲找回話語權的可能,也才有監督的可能。

從找回話語權到成為一個還有機會贏的政黨,其間有極大的距離,然而並沒有一般人想得那麼遠,老大政黨最愛的正是新鮮面孔;因為,許多在野黨要能有執政功力,必須要大刀闊斧改革,但政黨要贏得選舉,有時只有拉拉皮、換個門面即可。就以英國保守黨為例, 2010年正是靠著卡麥隆,就讓一個老朽政黨重返執政;台灣的民進黨同樣是靠著蔡英文(嚴格說來還要加上柯文哲)才又拿回政權,從民進黨執政後表現,證明民進黨8年在野沒有做什麼根本的改革。

政黨如果要改革,牽動的正是台灣另一個焦慮—中間的失落。以無黨籍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為例,他試圖在重大政策走出不同路線,用他的話就是「看到不對就舉手」,結果是成為民進黨共同的敵人,黨內一度寧可讓國民黨當選的「懲柯」聲音不斷;諷刺的是,蔣萬安因走自己的路異軍突起,反而讓民進黨有危機感、可能寧願再度在台北市和柯文哲合作;然而,蔣萬安從促轉條例到勞工權益走中間路線的作法仍值得一試,老大的國民黨轉型也許不容易,但未來的台北市長選戰,若是兩個中間路線的戰爭,將是台北市民之福。

台灣政黨以前會談轉型,現在則是淺薄到選舉找亮點,目前蔣萬安的優勢是,他至少是亮點,而民進黨2018的難題是,連亮點都難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