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以多數凌駕程序─民進黨讓國會成了幫派堂會!

抗議勞基法修法的群眾,癱瘓青島東和中山南路,最終仍被驅離。(甘岱民攝)

抗議勞基法修法的群眾,癱瘓青島東和中山南路,最終仍被驅離。(甘岱民攝)

立法院四日繼續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場外抗爭不斷,場內同樣「抗議」不斷,比較特殊的是,民進黨絕對多數的國會,新創一招議事規則─話多就架出場,包括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林為洲、和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與高潞‧以用都被熊抱架離,曾經「一站十一小時」的徐永明,這回沒這個機運,他被架離了兩次。

審查法案是立委最重要的職權,發言與提案,就是立委審查法案的手段,總質詢執政黨立委可以為了護航放棄,審查法案執政黨立委同樣可以為了護航「黨版」或「行政院版」,成為表決部隊,但即使如此,多數黨立委豈有權利剝奪其他(在野黨)立委行使職權的權利?暢所欲言不可得也罷,竟然堂而皇之「架離」立委同僚!

20171204-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立委架離。(顏麟宇攝)
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立委架離。(顏麟宇攝)

架離發言立委,強奪他人職權

國會審查法案,不是幫派開堂會,由得民進黨立委「執法」─准你講話,不准話多;准你提案,一律封殺;總召柯建銘坐鎮,還有「左右護法」隨時候令架人。這麼一來,不唯立法院長蘇嘉全曾經信誓旦旦要「建立委員會中心主義」成為笑柄,連立法院行之經年的《立法院議事規則》,都形同廢文─完全不管用;更誇張的是,立委要求部會就修正條文備詢,民進黨召委林靜儀竟以「時間超過」為由,裁示勞動部長林美珠不必上台備詢。民進黨立委自廢武功不夠,還強奪他人職權。

根據《立法院議事規則》第三十一條,明定:除下列情形外,每一委員就同一議題之發言,以一次為限:一、說明提案之要旨。二、說明審查報告之要旨。三、質疑或答辯。簡單講,法案審查正符合上述不限一次發言的要件,法律條文逐條審查過程中,不只是條條都能發言,而且,每一條都可以不只一次發言。何以故?因為這就是立委最重要的職權,捨此之外,立委職權無以表現。

20171204-國民黨立委蔣萬安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立委架離。(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立委架離。(顏麟宇攝)

民進黨限制在野黨立委職權,是以今日之「威權」嘴臉,否定當年打出的「民主」旗號,二0一四年馬政府、國民黨立委多數時代,審查「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時,國民黨立委黃昭順要求每人發言一次,三分鐘為限,民進黨即以上述議事規則抵抗之。

當時的民進黨立委吳秉叡說:「我在立法院當了五年的立委,從來沒有遇過逐條審查的時候還規定登記發言期限,然後登記之後,還規定只能發言一次。」時移事往,搖身成為「執政黨」的吳秉叡,此刻積極準備投入明年新北市長選舉,新北市是台灣勞工人口最多的市縣之一,卻在攸關九百萬勞工權益至巨的勞基法修正草案時,成為限制其他立委職權的幫兇,如何爭取勞工朋友的支持?

永遠的總召柯建銘,當時的批評是這樣的:「所謂的法案的發言,每個人只能發言三分鐘 ,這是從哪裡規定而來的?⋯⋯審查法案要講十次也是每個委員的事情,如果有本事,同一條講十次或講一百次也沒有關係,就是要論戰,我們要建立立法院的文化。」附帶一提,柯建銘曾經引以自豪的是他在一九九八年審查農發條例時,講了一整天!

20171204-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女性委員強行架離。(顏麟宇攝)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女性委員強行架離。(顏麟宇攝)

全面執政,全面輾壓程序正義

以今日之柯建銘回望昨日的柯建銘,除非柯建銘有失智的早發徵兆,忘記他曾經如何運用議事規則,達到審查法案的目的;此刻的他用實際行動證明民進黨(包括他)對「民主」、對「程序正義」都是選擇性的詮釋,但凡民進黨在野,立委就應該依法行使職權,有多大本事講多久的話;但凡民進黨執政,「議事規則」就只能「參考」用,而且,原則上不參考,唯府院黨意志為意志,法案要快就要立委閉嘴。

這就是號稱「民主」、「進步」的民進黨,享受全面執政的權力滋味時所做的事,更恐怖的是,這個政黨正以全面執政的優勢,全面輾壓式地推動所謂的「轉型正義」,當他們口中「獨裁者的後人」,蔣萬安聲嘶力竭為勞工權益奮戰卻被拖出去,而「黨外」民主先驅蘇東啟之女蘇治芬,在「黨意」掛帥下,加入「熊抱護航團」,硬把原住民立委高潞‧以用拖出審查會場的同時,「轉型正義」 四個字只剩下歷史的訕笑與權力的諷刺,這是民進黨「一黨之正義」,而非社會之公義。

野百合野草莓太陽花,全成了滋養民進黨的肥料

原定審查會延長時間到凌晨十二時,不過,輾壓立委職權極有效率的民進黨,最後的忍耐都不再持守,遑論民主風度,晚間十時就讓勞基法修正草案一字不易全案送出委員會,場外抗爭連孕婦都被架離,如果這是太陽花學運,這位架離孕婦的員警該被撤職查辦!但是,很遺憾,自居正義的民進黨看不到也聽不到抗爭者的哀嚎。

勞團及民團抗議勞基法第二波衝突,勞團佔領群賢樓前手拉手,范雲也在。(謝孟穎攝)
勞團及民團抗議勞基法第二波衝突,勞團佔領群賢樓前手拉手,范雲也在。(謝孟穎攝)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說場外抗爭都是「放錄音帶的」;台大副教授、社民黨召集人范雲加入抗爭行列 ,與警方衝突,野百合世代的范雲,沈痛說了這段話:

「過去民進黨為了太陽花聲援學生,現在民進黨只剩下一個林淑芬!過去國民黨服貿三十秒就通過,今天民進黨這個公聽會還是國民黨要求下才開的,之前如果不是有徐永明跟蔣萬安立委,今天不會有這場——民進黨對不起民主這兩個字了!」

她的沈痛,民進黨肯定也聽不到,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遺憾的是,不論是野百合、野草莓或太陽花,都成了滋養民進黨權力傲慢的肥料,悲哀的是,這樣的民進黨,全民還得再忍二年半,甚至六年半!勞基法修正案是一面照妖鏡,照見民進黨根底裡化不去的法西斯本質,「正義」只是民進黨撂奪權力與分贓資源的胭脂,隨著民進黨一次又一次無視程序,一次又一次輕蔑民意,逐漸剝落而顯現妝殘粉褪後的醜陋,民進黨,已經成為民主對台灣開的一個最大的玩笑─只是讓人笑不出來,只剩下憤怒與悵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