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采蘋觀點:比失業更慘的事

白領失業一個巨大而嚴肅的問題。(AP)

白領失業一個巨大而嚴肅的問題。(AP)

有什麼事情比失業更慘?就是當你已經失業了,還被捲入了「失業陣線聯盟」。原來在美國有一種產業,包括求職顧問、生涯諮詢、networking活動團體,專門把已經斷絕收入來源的失業人群作為「消費者」,提供求職服務。然而經過作者Barbara Ehrenreich親身臥底調查之後,竟然發現,這些求職顧問自己也都在找工作…

其實這本書讓我看得哈哈大笑,完全不是一本苦情的書,Barbara個性非常調皮、文筆嘲諷詼諧,身為哈潑雜誌、時代雜誌、紐約時報的撰稿人,你可以想像她的文筆是非常好的。讀這本書時,眼前幾乎都要出現那些畫面了,好幾次我都不小心笑出聲來。

Barbara偽裝成一個想要找尋公關工作的白領,努力通過「求職顧問產業」找工作,然而一路上她誤闖了各種想要賣課程的求職魔鬼營、相信上帝會幫大家找到工作的熱烈宗教集會、幾乎要變成抑鬱失業者大會師的求職見面會,以及從頭到尾都說這是份工作,卻其實連健保、底薪都沒有,以直銷方式、拉下線賣保險的組織。

然而她求職的時間段,還是美國經濟比較好的2004年左右,很難想像2008年金融海嘯後是什麼光景。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去年富商唐納川普在競選美國總統時,會在「鐵鏽區」大獲全勝而當選。

美國的低階白領處在崩潰邊緣已經太長時間,白領工作者又特別尷尬,不像藍領勞工,收盤子、洗廁所的工作永遠很好找。藍領要忍受的是低薪、辛苦的工作環境,然而白領的失業會真正進入無工作狀態。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自稱求職顧問、職涯諮詢,其實他們也是被辦公室拋棄的人。

有一個現象特別能說明這種不安全感,在Barbara一路奮發向上的求職過程中,許多參加networking聚會的同伴,甚至是在職的工作者。由於他們親眼看見過同事們被裁員,因而導致「倖存者症候群」,時時刻刻覺得自己可能就是下一個。留下的人並沒有比較愉快。

南韓高學歷失業人口首次突破50萬,許多民眾為求高薪選擇進修,沒想到工作供不應求。(翻攝影片)
南韓高學歷失業人口首次突破50萬,許多民眾為求高薪選擇進修,沒想到工作供不應求。(翻攝影片)

雖然這是一本舊書,但是白領失業的問題,很可能會迅速到來。在AlphaGo打敗全世界圍棋手的新AI時代,我們已經可以預期到,機器人、演算法、人工智能,將會取代辦公室工作,這樣的失業是結構性的、永久性的,而且它可能在未來的三到五年到來(金融業已經有很多用AI投資取代基金操盤人的例子)。

憂傷無用。從現在開始,真正把「白領失業」當作一個嚴肅的問題。既然知道經濟結構面會有此變化,每個人所應該做的,是趕緊思索自己在未來經濟結構的位置,並且及早做出準備,鍛鍊自己面對問題的心智與能力。

這絕對不是把大環境問題丟給個人解決,我從少年時代就是一個上街頭的左派學生,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經濟結構,永遠依賴於靈活、聰明的頭腦,我們每一個人的強大,才能夠促成整個經濟結構的強大。拼經濟從來就不是政府單方面的事情,這是一個互動的結構,我們每個人也應該問問自己都拼了多少。

 

*作者為資深財經媒體人。現居北京。更多好文請見〈Emmy, Ingrid and friends.〉臉書粉絲頁。本文為《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專欄作家化身高年級求職生的臥底觀察》〔10週年新版〕推荐序。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