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這一家…三代五口全都是志工!13歲的孫子竟已有9年資歷

劉家三代、五口,從年近八旬的爺爺到年僅13歲的小孫子全都投身志工行列。(甘岱民攝)

劉家三代、五口,從年近八旬的爺爺到年僅13歲的小孫子全都投身志工行列。(甘岱民攝)

若說當志工的人是「傻子」,那麼劉家三代、五口,從年近八旬的爺爺到年僅13歲的小孫子竟都傻了!因為屈指算來,在奶奶劉賴梅芳身先士卒下,劉家已在志願服務領域前仆後繼了近20年。「助人為善」已成為劉家最重要的家訓,當現讀國一的劉彥函被問起4歲起就跟著爺奶爸媽做志工的感想時,他說:「因為很好玩,所以我會做下去。」

提起劉家這個志工家庭的「大前輩」,非奶奶劉賴梅芳莫屬。年輕時礙於忙於照顧老公和子女的生活起居,同時還要扮演職業婦女的角色,直到17年前,孩子先後完成學業、成家立業,她等不及退休,便利用工作之餘投入志工行列。

等不及退休便投身志工 有機會就拉別人孩子一把

劉賴梅芳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並非老王賣瓜,她的3個孩子從小無論品性、課業各方面,表現都沒令她和老公擔心過,所以當她在外面看到一些身心障礙或是行為偏差的孩子時,總覺格外揪心,因為自己是個幸運的媽媽,所以有機會更應拉別人的孩子一把。

20171118-風數據志工專題,一家三代五口志工家庭,劉賴梅芳手拿獎盃。(甘岱民攝)
劉賴梅芳說,自己是個幸運的媽媽,孩子都不用擔心,所以有機會更應拉別人的孩子一把。(甘岱民攝)

她回憶說,在台北市大安健康中心擔任志工隊長期間,她曾結識一名擁有碩士學歷的大男孩,但他卻因罹患重度憂鬱症,以致長期無法出門,更不敢奢望自食其力。有趣的是,初識時,原本很排斥陌生人的大男孩就對劉賴梅芳有份陌莫名的親切感,還不知為何直盯著她手上的佛珠說:「奶奶,我好喜歡妳的佛珠。」

劉賴梅芳說,其實當下她便決定要將佛珠贈予男孩結緣,卻故意不說出口,而是鼓勵男孩走出封閉的機構,參加電腦職訓班的課程;一直忍到男孩順利取得結業證書,並且終於找到工作時,她才取下手上的佛珠親手為男孩戴上,作為祝福的禮物。

20171122-風數據/志工專題。夫妻檔替民眾填寫健檢資料。(劉明新提供)
在妻子劉賴梅芳身先士卒下,劉新明也婦唱夫隨地投入志願服務工作。(劉新明提供)

做多說少 進志工隊不久就被選為大隊長

劉賴梅芳的另一半劉新明原是公務員,歷任農委會林務局以及墾丁國家公園保育課課長,一生為國家保育工作盡心盡力,直到65歲才屆齡退休。在劉賴梅芳眼中,老公劉新明行政長才最是了得,若從此放著不用真是太可惜了,所以硬是將他拖進自己服務的志工隊,「結果沒多久,我老公就被選為大隊長,成了我的長官。」

現年76歲的劉新明,12年來做志工也跟當公務員一樣,總是「做得多、說得少」。因為事實證明,助人並非件簡單的事,尤其要帶領一大群人前進時,若無人在前負責出謀劃策、籌募資源、穩定軍心,很多事最後都只會淪為空談,而在志工隊伙伴心中,劉新明就是這麼一個可以帶領他們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大將軍」。

20171122-風數據/志工專題。戒菸志工,勸導民眾戒菸。(劉明新提供)
劉新明做志工12年來也跟當公務員一樣,總是「做得多、說得少」。圖為劉新明擔任戒菸志工,勸導民眾戒菸。(劉新明提供)

老人家以身作則 晚輩自覺「年輕人不該置身事外」

劉家兩個女兒分別遠嫁英國及美國後,家中只剩獨子劉力文、媳婦莊蘭蘭及孫子劉彥函與爺爺奶奶分住上下樓。雖然爺奶從未開口要求,但就像劉力文所說:「這種事不用要求,只要看兩個老人家都為社會公益忙裡忙外,就覺得年輕人更不該置身事外。」

20171118-風數據志工專題,一家三代五口志工家庭,劉力文、莊蘭蘭夫婦與兒子劉彥函。(甘岱民攝)
劉力文、莊蘭蘭夫婦與兒子劉彥函一起加入志工行列,劉力文說,「只要看兩個老人家都為社會公益忙裡忙外,就覺得年輕人更不該置身事外。」(甘岱民攝)

1999年台灣發生921大地震時,力文與當時尚未結婚的蘭蘭正連袂在英國留學,雖得知家鄉發生這麼大的災難,卻因鞭長莫及而無法回國親赴災區盡一份心力。但事實證明,一個人只要有心,就不怕沒有表現的機會,而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風災來襲當天,對劉力及及莊蘭蘭來說,就是這麼一個日子。

劉力文說,8月8日是他的生日,那天台北無風也無雨,全家還為了慶生一起出門找了家餐廳享受美食;但同一時間,莫拉克颱風竟導致中南部嚴重災情,甚至造成近千人死亡,無數人流離失所。

風數據/志工專題。2009年八八風災重創南台灣,家住北市的劉力文(背對鏡頭者)與妻子莊蘭蘭定期自發性南下救災,最後還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志工伙伴成立「台北效力志工團」。(劉力文提供)
2009年八八風災重創南台灣,家住北市的劉力文(背對鏡頭者)與妻子莊蘭蘭定期自發性南下救災。(劉力文提供)

「已錯過了921 不能再錯過八八風災」

「我們已經錯過了921,不能再錯過八八風災!」在英國分別主修EMBA及行銷的劉力文及莊蘭蘭,最初只是召集身邊的朋友固定於周五晚上一起南下,除了發送物資,也撫慰災民的心靈、協助他們重建家園,「萬萬沒想到隨著消息擴散,後來自發性從四面八方到台北車站與我們集合的志工伙伴竟增加到3、400人,以致於後期我們已須租遊覽車才能行動。」 

風數據/志工專題。2009年八八風災重創南台灣,家住北市的劉力文與妻子莊蘭蘭定期自發性南下救災,最後還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志工伙伴成立「台北效力志工團」。(劉力文提供)
八八風災過後,劉力文與妻子莊蘭蘭定期南下救災,隨著消息擴散,後來自發性從四面八方加入行列的志工伙伴竟增加到3、400人。(劉力文提供)

劉力文回憶說,那次的救災行動,一直持續到隔年的農曆新年前後,原因是許多災民在這次天災中不但失去了遮風避雨的家,還可能痛失摯親,要他們去面對張燈結綵、闔家團圓的春節,何其殘忍,此時志工伙伴們所能為災民做的事,只有陪伴。 

然而就是這份陪伴的力量,不但支持著八八風災災民,在喪親的巨創中,一磚一瓦的重建家園,也讓一群原本雖同居一島卻素不相識的志工伙伴們,建立了無堅不摧的革命情感,「一段時間後,我們深感只是靠手機上的群組尚不足以維繫情感與力量,於是,台北效力志工團就這麼誕生了!」

風數據/志工專題。2009年八八風災重創南台灣,家住台北市的劉力文與妻子莊蘭蘭定期自發性南下救災,最後還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志工伙伴成立「台北效力志工團」。(劉力文提供)
劉力文與志同道合的志工伙伴成立「台北效力志工團」。(劉力文提供)

現任台北效力志工團副理事長的劉力文說,說到志工,多數人都覺得銀髮族才會做的事,但「效力」的成員卻偏偏相反,因為其創團之初,團員的平均年齡還不到30歲;影響所及,直到現在,舉凡最需要體力、效率及創意的天災救難現場,都是效力志工團最義不容辭現身的所在。

4歲開始當志工 「很有成就感」

隨著時光飛逝,劉家的志工熱血與基因已傳承到了第三代。或許有人會質疑:「小孩懂什麼做志工,還不都是被大人硬拖去的。」但正因孩子不曉世事,總是大人做什麼、他們就跟著學什麼,愈加突顯身教的重要性。

風數據/志工專題。13歲的劉彥函從4歲起就跟著爺奶爸媽做志工,印象較深的就是到烏來福山國小協助整理有機農園,他說:「可以接觸泥土、親手採摘作物製做成品,又可以幫助小朋友,真的很有趣。」(劉力文提供)
13歲的劉彥函從4歲起就跟著爺奶爸媽做志工。(劉力文提供)

雖然4歲起就常跟著爺奶出入社區健康中心志工團,協助小小孩量測視力,還曾耐心教導比他年長的遲緩兒使用吸管,但提起自己首次較有印象的志工經驗,13歲的彥函說,他曾跟爸媽去過幾次烏來福山國小,幫忙整理為當地學童籌募助學金開墾的有機菜園,「在泥巴田裡跑來跑去,又能採收蔬果,幫助其他小朋友,不僅有趣,也很有成就感。」

此外,劉彥函也曾利用周末假日,跟著媽媽公司的志工社到石門的老梅綠石槽進行淨灘活動,「真的沒想到那麼美的海灘,竟有這麼多的垃圾,我竟還撿到一個廢棄的拳擊沙包耶!」

風數據/志工專題。莊蘭蘭是公司志工社的成員,老公劉力文、兒子劉彥函都曾以家屬身分「跟團」參與淨灘活動,一家三口共同為環保盡一份心力。(許潮英慈善基金會提供)
莊蘭蘭是公司志工社的成員,老公劉力文、兒子劉彥函都曾以家屬身分「跟團」參與淨灘活動,一家三口共同為環保盡一份心力。(許潮英慈善基金會提供)

完成訪談,走出不知是否因為一家老小都長期樂善好施,全家更顯和樂、福杯滿溢的劉家,真心期待台灣社會中能有更多這樣的志工家庭,以期將善的種子薪火相傳,且一路執念不悔、眾志成城。那麼,任憑未來大環境可能變得愈來愈惡劣,都不愁沒有笑看雨後彩虹的那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