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崩潰的是太陽花?時代力量?還是民進黨?

20171120-民進黨總召柯建銘20日出席衛環委員會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並與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發生爭執。(顏麟宇攝)

20171120-民進黨總召柯建銘20日出席衛環委員會審查勞基法修正草案,並與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發生爭執。(顏麟宇攝)

攸關一例一休再調整的《勞基法》修正草案,二十日在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委員會初審,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以一人敵一黨,從早上九點開始杯葛議事,直到晚間八時左右被架離。徐永明爭執的是該案經十七日院會一讀付委之後,根據立法院議事規則,下次院會前還能提出「復議」;民進黨則堅持已經拿到高達五十八人的「不復議同意書」,沒有復議的可能,因此在下次院會前排定委員會審查完全符合議事程序。

一天都不退讓,民進黨想彰顯執政效能還是權力傲慢?

就議事程序論程序正義,徐永明的立場和民進黨的堅持,都有其「片面道理」,問題在於,做為國會絕對多數的執政黨,有必要這麼急著安排審查會嗎?所謂的「下次院會」,也就是審查會的隔日而已,一天之不退讓,要彰顯的到底是「執政效能」還是「絕對權力的絕對傲慢」?

根據立法院議事規則,復議提出必須是原案議決時未發言反對者,若經表決之議案則必須由贊成原案者提出復議,勞基法修正草案在上周十七日院會付委時,在野黨立委都投下反對票,換言之,復議案只可能由民進黨立委提出,民進黨團又拿到五十八位立委的「不復議同意書」,此案復議的可能性是零,因此,民進黨認為此案已過了復議期的主張,就政治現實面,不可謂錯。

唯包括時代力量和國民黨都主張,六十位民進黨立委中,還有兩人沒簽署,並不完備,該案當然仍在「復議期」,何況算不準原簽署者會不會撤簽。坦白說,這個「算不準」基本上不必算,就算有人撤簽,根據立法院議事規則,復議案要有二十人以上連署,民進黨只要牢牢抓住三十九人同意不復議,此案還是翻不了,萬一若是民進黨立委竟有二十人撤簽,崩潰的就不是太陽花,而是全面執政的民進黨了。

不過,議事規則之所以有「復議」的設計,就是為了給予議案「再商榷」的機會,給予反對者的保障更多一點點,任何議案院會通過後,還有一個再想想的空間,時代力量認為提出復議和連署能否成功是兩個層次的事,大抵就是這個意思,民進黨即使是多數,也不宜主觀認定沒有復議的可能性。在議事規則中,復議才是「動作」,不復議擺過一次院會就過了,所以,「再商榷」才需要連署,民進黨以黨籍立委的「不復議同意書」做為直接排審查會的依據,從議事程序上彷彿環環扣緊,但嚴格說來,是不符合議事規則「保障再商榷」的精神,否則民進黨依例行之,未來任何執政黨政府的議案,不要說復議的可能,連念頭都不必想了,相關規定就只能是聊備一格的廢文?

2017-11-20-立法院福衛委員會審查勞基法一例一休修正草案,徐永明與綠委邱議瑩爭執。(顏麟宇攝)
立法院福衛委員會審查勞基法一例一休修正草案,徐永明與綠委邱議瑩爭執。(顏麟宇攝)

不復議要靠朝野協商,不能靠立委同意書

此外,立法院議事規則有「復議」的規範,卻沒有法案「復議期」的說法,換言之,在可提出復議的下次院會前,排案審查,並無「違反議事程序」的問題,唯一的風險是設若下次院會竟復議成功,先前排審的進度都將前功盡棄。

過去有沒有趕進度安排的法案呢?有,但不是靠「不復議同意書」,而是靠朝野協商,以這次一例一休的勞基法再修正爭議為例,一年之內,兩修法條,爭執不可謂不大,勞動部提出的一例一休報告,指這一年不到的時間裡,勞工薪資小漲,休假稍多,那還有必要再修嗎?再修之後,是為勞工權益?還是為刺激經濟?而再修擴大休假彈性後,預期勞權或經濟效益為何?報告中並不明確,民進黨只排定一場公聽會,在野黨顯然不滿意,為什麼連協商空間都沒有?

搶這一天的院會的時間,只是為了不讓國民黨召委蔣萬安排案嗎?即使蔣萬安排案能改變修法案嗎?在野黨連復議都提不出來,執政黨不協商、不退讓,又如何能扭轉法案修正方向?讓他兩天又何妨?佔有國會絕對多數席次的民進黨有必要堅壁清野到這個地步嗎?

20171120-多個產業總工會發起的「勞基法修惡、裁決會不公、林美珠下台」行動,在勞動部前展開,桃市空服員工會秘書長林佳瑋(中)全國關廠工人代表毛振飛(右)台鐵產業工會代表徐仲能(左)等進行269小時絕食行動。(陳明仁攝)
多個產業總工會發起的「勞基法修惡、裁決會不公、林美珠下台」行動,在勞動部前展開,桃市空服員工會秘書長林佳瑋(中)全國關廠工人代表毛振飛(右)台鐵產業工會代表徐仲能(左)等進行269小時絕食行動。(陳明仁攝)

若非時代力量徐永明,還站不了一天

民進黨爭搶一天,利弊到底如何計算?立委邱議瑩因為一句「太陽花崩潰了」,臉書被罵翻,其實她的話有前言後語;聯席審查會主席林靜儀奉陪站了一天的徐永明,反覆倒帶議事程序合法,同樣被電爆;曾經參與太陽花一役的「公民領袖們」酸言寒語不斷,大意不外乎民進黨對太陽花(時代力量)用過即棄,民進黨立委若重新檢視議事錄影帶,或許可以比較冷靜地看待自己「多數黨的盛氣凌人嘴臉」多麼不惹人喜歡,包括熬了一天到晚上才能上台答詢的勞動部長林美珠─她沒有盛氣凌人,只是不耐煩─她忘了蔡英文總統答應要給我們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

場景換一換,設想,如果是國民黨立委以此杯葛,民進黨能容許他們站一天,到晚上八點才把人拉出去嗎?再換一個場景,如果還是徐永明杯葛,而主持會議的是國民黨,徐永明即使能站到晚上,大概太陽花臉書一句「力挺」,難免又集結到立法院外了。偏偏徐永明槓上的是民進黨,結果,寂寞的站了一天,即使民進黨部份立委被網路罵透,聲援徐的力量顯然也是有限的。

民進黨的強硬,是為了趕著三讀再修正案,好「紀念」去年十二月六日才在混亂中三讀通過的一例一休已成往事嗎?還是要反覆提醒民眾:「綠色執政鴨霸保證!」不論太陽花或在野黨,對他們都構不成制衡監督的壓力?事出有因,必有其果,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時代力量的支持度,從去年七月的近百分之十四(甚至超過國民黨),到今年九月的百分之六點四,多少也讓民進黨更敢於「清理戰場」。

誰才會崩潰?此刻還言之過早,可以確信的是,民意流失是層層加疊,而且倍數加乘。只是,重返執政才一年半,就忘了曾經承諾的「溝通與謙卑」,忙不迭地開始譜寫二次執政的輓歌,會不會太早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