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南鐵地下化,讓民主跟空污一樣灰濛濛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赴政院抗議,陳致曉丟小豬撲滿。(洪與成攝)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赴政院抗議,陳致曉丟小豬撲滿。(洪與成攝)

台南鐵路地下化土地徵收案,五年來居民不斷陳情,但內政部還是在上周通過仁德區土地徵收案。這個案子雖然切成三個計畫,實質是一條不可切割的地下化鐵軌,一旦仁德區通過,北區、東區這兩個計畫等於也預告通過了。反對居民已提起緊急停止執行處分,接下來內政部又將面臨一連串的土地徵收訴訟。

南鐵案如果能給人民什麼啟示,那就是只要政府看中你的財產,你想反對簡直難上加難,即便你提出再有理的事證,最後只會一步步掉進政府設好的局裏不得脫身。幸運的話只會失去財產,不幸的可能連尊嚴、生命都會失去。

「台南鐵路地下化」從台南市中華路永康橋到生產路以南,全長8.23公里,貫穿台南市中心的精華區。這個案子的爭議點是,最早交通部在1996年提出的版本,是在現有地面鐵軌下方直接做地下軌,這樣徵收面積就很少。但2008年修正路線,將地下軌移到東側,這一變更導致東側300多戶要被徵收。

政府說了算,人民沒有置喙餘地

也就是說,本來就有一個兩全其美的做法,又能完成鐵路地下化、又不必徵收人民的家、政府又可以節省稅收,不必支付土地徵收費用,為什麼不能討論一下?

這五年多來居民不斷提出「不必徵收也能實現鐵路地下化」的事證,但台南市政府、交通路鐵工局還是堅持自己的規劃最好,沒有居民置喙的餘地。

85歲的陳蔡信美,自從2012年8月17日那天收到徵收掛號信後,這五年來台北、台南兩地陳情就只想問一句:「不用徵收我家也能做,為什麼非徵收不可?」家不見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一生信仰的民主價值一夕崩毀。

她跟蔡總統陳情,完全沒有回應。她當面向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拜託,對方完全不為所動。她向內政部長葉俊榮要求舉辦聽證會,得到的答案是不必。從此案也可以看出,台灣雖然號稱民主國家,但遇到土地徵收還是威權時代的決策模式,南鐵案就像照妖鏡,民進黨真的,不要再說自己是什麼進步政黨。

 南鐵東移案都委大會,自救會於營建署前抗議-甘岱民攝
南鐵東移案都委大會,自救會於營建署前抗議-甘岱民攝

所有程序都已設計好,人民沒有反駁機會

而所有以保障人民權益為名所設的都市計畫委員會、土地徵收委員會、公聽會,最後都只是配合當權者的意志跑程序而已。都市計畫委員還曾公開說:「重大決策我們沒有決策權,不想揹黑鍋。」所以審都沒審就過了。

上個月土地徵收委員會審查仁德區計畫時,還傳出人民都還沒表示意見、委員也還沒審,但結論早就寫好了,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心疼學生,淚灑現場。

公聽會還在開,你家已變成公園用地

甚至很多程序已經有違法之虞。依照正常的土地程序程序應該是這樣:通過地方都市計畫、中央內政部都市計畫審查後,依土地徵收條例規定要先在地方辦公聽會,用意是聽取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的意見,而且不只談徵收,而是「說明興辦事業概況、展示相關圖籍及說明事業計畫之公益性、必要性、適當性及合法性。」但這些會議卻流於形式,居民的意見得不到回答。

而且公聽會還在開,居民的土地都已經被分割了,陳蔡信美的家就莫名其妙變成「綠園道路(交通)用地」。同時也進行地籍重測、查估民宅。官方還強調,不必經過土地所有權人同意,就可以逕為分割。

而且仁德區上周才通過土地徵收審查,但早在今年3月,交通部長賀陳旦、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得標的大陸工程董事長殷琪,早就舉行動工典禮。這等於宣告,程序算什麼,只是配合政策的工具罷了。

而一旦程序不正義,就會引發行政訴訟,讓開發案陷入不確定的情況中。當年不當徵收竹南大埔張藥房,如今內政部要花更大的力氣重建,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沒有程序正義,民主就跟連續兩周的空污一樣,灰濛濛一片。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