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踢爆慶富馬蜂窩,兜頭罩向總統府!

本業是修造漁船的慶富,標下國艦國造大案,結果麻煩愈爆愈多。(取自慶富造船官網)

本業是修造漁船的慶富,標下國艦國造大案,結果麻煩愈爆愈多。(取自慶富造船官網)

攸關國艦國造的慶富案,從涉嫌詐貸,到最近一份「關鍵錄音」曝光,隱然有野火燒不盡之勢,由於錄音帶中,慶富少東陳偉志大剌剌聲言,進總統府溝通2天拿到24億!讓總統府大怒澄清強調,該案由國防部依法依約辦理,總統府沒有介入,相關說法是「涉案者招搖撞騙之詞」,不過,如果錄音紀錄為真,那麼情況或許比總統府想像得更嚴重,24億不是小數目,豈能招搖撞騙輕易得之?進府喬得出國防部撥下24億,聯貸銀行還能不買帳嗎?總統府氣急敗壞澄清之際,或許真要先徹查一下,陳偉志到底可曾入府見過任何人?

官員力助慶富,是一份「典範教材」!

從逐字錄音紀錄稿觀之,從高雄市政府到漁業署官員,對慶富可請傾囊相授,「正面」看是官員積極任事、配合政策、為廠商解決問題;不過,內容之詳盡從如何發公文,到如何排除其他廠商之競逐,「勾結」甚或「綁標」疑雲揮之不去,簡直就是一份「典範教材」。

政府標案─不論是土木機電工程、商品採購、土地、BOT等招標,一定會訂定投標資格;如果不訂投標資格,許多能力、資歷都不足的廠商來投標,在大部份招標是最低價得標的情況下,如果都以低價搶標,得標後可能「後患無窮」─可能是採購來的商品或作好的工程品質差,更可能的是得標者無完工能力而扯爛污,因此訂投標資格是正常且合理。

但「資格」也可能成為為特定人士量身打造的門檻,規格一出就方便阻絕「外人」,讓競爭者打退堂鼓,只有「自己人」才知道這個不合理的條件,未來會幫它解套。而萬一怎麼樣都無法把競爭者綁出去,就要找到管道、適當的人去「疏通」─其實就是類似圍標。

所有手法都在這份紀錄中「若隱若現」。

20171114-立法院,國民黨團召開「獵雷內幕錄音帶曝光 小英 陳菊說清楚!」記者會,立委馬文君提出相關事証。(陳明仁攝)
國民黨團召開「獵雷內幕錄音帶曝光 小英 陳菊說清楚!」記者會,立委馬文君提出相關事証。(陳明仁攝)

慶富小老闆陳偉志在會議開宗明義就說:「如果現在以出租的方式會有風險」,「如何將風險降到最低」。這個意思就是擔心有其它競爭者出來搶下這塊土地。而王端仁的回答是要希望國防部協調漁業署支持此案,「是否就可能可以避掉公開招標程序…」,這是打算直接就把土地給慶富;漁業署的研究員還設想「應該應該有優先機制」,「以這個理由,並訂有修造100噸以上的能力,可以把許多只能修小船的造船廠都排除掉。」─這段話的「菁華」在找到方式先把「只能修小船的造船廠都排除掉」。

資格標排除小廠,大廠政委來喬─誰?

但小老闆認為仍有風險,因為這種方式無法把大廠競爭者綁在外面,他說「像華偉、中信及台船是否都可能進來」、「如果台船來攪局……所以這方式是很危險的。」為此,王端仁又提出「逕予出租」的建議,但研究員認為很難,「適法性確實有問題且困難,如果別人提出質疑,漁業署就糟了。」研究員還說(依照前面提的方式訂投標資格)「已經先篩選了部份的」,對中信、台船這些無排除者,則要行政院出公文以「國艦國造」名義要漁業署提供一塊土地,「這樣或許我們才敢作,要不然不敢作」─這些討論算是確定綁標方式,還要以國艦國造的名頭,出動國防部,只是無法排除台船等大廠。慶富還希望用「最有利標」,還好,參與討論的研究員和王端仁明白,「人家就會用放大鏡來看這案子」。

慶富接著提出先以高價租,之後再設法降低的方案,例如先以高價租,後面再改為BOT案讓租金降下來。這是一種讓生米煮成熟飯的方式;慶富說先以一年一千萬租,再說太貴重新溝通;而因為慶富已經在蓋廠了,「如果別人進來會有問題,是否我們再更改為用BOT的方式」,陳偉志還說「這樣你們也沒壓力,你們就說,我也不知道啊,慶富是神經病要拿這麼多錢出來,我也沒辦法」─慶富先以高租金標下,後面找理由降。這手法簡直換個方式「詐貸」,只是讓高雄市政府配合「詐標」而已。

這還不夠,王端仁還出主意要慶富針對台船、中信「要先去搓」,「中信較沒問題,問題會出在台船,台船的部份就要請偉志(慶富小老闆)最好是總裁出面去跟政委講」,而且還交代「在招標文件出來後再作,然後符合資格的大概就沒幾家了」─這段話又妙了,誰是這個能搓掉台船的、神通廣大的政委?

2017-11-14-高雄市政府海洋局長王端仁。(中評社)
高雄市政府海洋局長王端仁 說,他是基於協助國艦國造、與招商活化興達港立場,才與慶富討論。(中評社)

造漁船的造軍艦,軍方能不給個說法嗎?

這個案子,是慶富要取得興達港一塊地,要做「漁船修造廠」和國艦國造到底有沒有關係?很難講,但談話中不論是王端仁或漁業署的研究員,都為慶富設想,既要國防部出公文要漁業署「配合政策」,又要慶富切割,只送漁船修造廠的BOT,「你們的強項在漁船,你們的本業也是漁船修造,你們只不過是標到一個國艦國造的工作!」─這不是天大的玩笑嗎?蔣經國當年有句名言:「買醬油的錢不能拿來買醋!」國艦國造是何等重大的國防政策?卻找上修造漁船的造軍艦?還挪用三軍預算撥款24億?這問題不論是高雄市政府或漁業署大概都答不出來,海軍或國防部總要給個說法吧!

誇張的事還沒了,談好此案,慶富毫不避諱說,這塊地搞的漁船修造廠,以後還能變更為遊艇,甚至風電!慶富想盡辦法要弄到這塊地,和國艦國造八竿子打不著,「他們只不過是標到了一個國艦國造的工作」,以政府標案為兒戲,這不是市定古蹟OT案,標來賣咖啡足矣,他們要造的是一艘軍艦啊!

慶富這個馬蜂窩起自馬政府後期,於蔡政府中期爆發,不論陳偉志是否招搖撞騙說大話,即使他真進過總統府,想來不可能接觸到正副總統;當年國防部出於何種考量?把獵雷艦交給慶富,有沒有類似規格設定之前置會議?前總統馬英九大概也是狀況外,徹查要從海軍開始!否則沒頭沒腦向修造漁船業者的軍事採購,如何取信於民?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