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年爆內幕》獵雷艦「國艦國造」還沒死 為國家應盡量完成

前第一金控董事長蔡慶年表示,美國洛馬(LM)與義大利Intermarine(IM)的輸出許可,是「國艦國造」成局的二項重要關鍵,尤其IM的輸出許可取得不易,既然已經拿到許可就該繼續做下去。(資料照,美國海軍提供)

前第一金控董事長蔡慶年表示,美國洛馬(LM)與義大利Intermarine(IM)的輸出許可,是「國艦國造」成局的二項重要關鍵,尤其IM的輸出許可取得不易,既然已經拿到許可就該繼續做下去。(資料照,美國海軍提供)

慶富造船日前發生聯貸違約,獵雷艦計畫未來能否繼續執行,已蒙上重大變數,前第一金控董事長蔡慶年表示,美國洛馬(LM)與義大船廠Intermarine(IM)的輸出許可,是「國艦國造」成局的二項重要關鍵,尤其IM的輸出許可取得不易,既然已經拿到許可就該繼續做下去,最大損失就是49億元詐貸部分。至於相關究責部分就該繼續追下去,如今,慶富前營運長簡良鑑轉為被告,將有助於事實的釐清。

第一銀行「袒護」慶富?銀行與借款人是利益共同體

慶富造船透過境外紙上公司不實增資的事件,今年8月遭到高雄地檢署搜索,銀行開始對慶富集團抽銀根,8月迄今,對於部分媒體指稱,第一銀行在事件爆發後「一路袒護」慶富,蔡慶年頗為冤枉,他說,「銀行與借款人某種程度是利益共同體,該案又涉及國艦國造政策,當然要儘可能完成。」

20160712-SMG0045-005-第一銀行ATM。(風傳媒).jpg
對於部分媒體指稱,第一銀行在事件爆發後「一路袒護」慶富,蔡慶年頗為冤枉。(資料照,風傳媒)

蔡慶年表示,雄檢搜索慶富後,銀行凍結慶富貸款額度,經濟部從協助企業度過難關角度,當然會安排債權協商,加上檢調搜索後,慶富財務文件都被收走,會計師不敢對慶富的財報提供財簽,因此在中小企業聯合輔導基金會協助下,銀行團同意慶富財報展延3個月。

「我們那時已經開始思考,要找其他人進來」,蔡慶年表示,美國洛馬提供給慶富的輸出許可文件,上面寫了輸出國家跟公司,慶富發生財務危機後,LM的輸出許可問題不大,但IM當初是跟慶富簽的,萬一慶富破產,第一艘獵雷艦後年恐將無法運回台灣,因此,一銀當時立刻聘請會計師事務所,針對慶富後許可能的債權重整部分先行規劃。

IM與LM多次拜會銀行團 希望完成計畫

事實上,在慶富聯貸違約後,IM與LM已經多次拜會聯貸銀行團,表達希望銀行團繼續完成獵雷艦計畫,事實上,「如果IM同意的話,IM可以與接手的第三方重新締約,但這最好是在慶富破產之前處理。」

蔡慶年表示,慶富聯貸在8月進入債權展延後,銀行團10月底召開會議,討論是否繼續展延,一銀在債權協商前一週,即不斷要求陳慶男拿出還款誠意,先償還8月以來積欠利息,並且清理民間債務假處分部分,總計金額約3.1億元。

20171023-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23日於立院委員會備詢,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與幕僚於後方交談。(顏麟宇攝)
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表示,慶富聯貸在8月進入債權展延後,一銀在債權協商前一週,即不斷要求陳慶男拿出還款誠意。(資料照,顏麟宇攝)

蔡慶年親自債權協商 陳慶男:3.1億元要分期

一般的債權協商,只需企金部副總經理出面,但慶富案因為動見觀瞻,蔡慶年自己與陳慶男協商。

「我問他到底有沒有錢,他每次都講有,但他擔心拿出後會被凍結,不敢提出,我告訴他,這樣無法跟同業交代,錢藏在哪裡,至少讓我們看到,甚至可以拿到一銀金庫保管」,後來陳慶男說,要拿出3.1億元有問題,但是可以分期付款,陳的回答讓蔡慶年無法接受,因此一銀在10月25日下午一點債權協商會議以前,就已經決議讓慶富宣告違約,但會議結束後,尚需向財政部完成通報,因此到晚上11點才正式對外宣布。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出席淡江大學校慶活動。(盧逸峰攝)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右)出席陳慶男說,要拿出3.1億元有問題,但是可以分期付款,陳的回答讓蔡慶年無法接受。(資料照,盧逸峰攝)

蔡慶年表示,慶富聯貸案違約,銀行團的最大損失125億元,最低則是45億元,裡面還有部分有擔保品可以抵,舉例來說,慶富有一條註冊美國籍漁船,船齡10幾年,貸款3億元,當時鑑價報告為2000萬美元,但一銀只借1000萬美元,一銀這段期間已經跟該船船東談妥條件,船東會在幾天內先支付200萬美元,幾天內要還清,船東應該知道,那艘船不可能只值1000萬美元。

為國家利益 獵雷艦「國艦國造」 應繼續

蔡慶年說,一銀在慶富違約後,已經自己掏腰包聘請會計師,研究未來可否透過併購或信託方式,由第三方繼續接手獵雷艦「國艦國造」,這個案子還沒死,站在國家利益考量,應該讓它繼續走下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