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年爆內幕》「資料都視為國防機密」 銀行團什麼都看不到

一銀前董事長蔡慶年表示,銀行團與國防部之間,形同二條平行線,什麼資料合約都視為國防機密,銀行團都看不到。(資料照,顏麟宇攝)

一銀前董事長蔡慶年表示,銀行團與國防部之間,形同二條平行線,什麼資料合約都視為國防機密,銀行團都看不到。(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慶富案中,國防部角色似乎完全「神隱」,外界都把箭頭對準一銀,對此第一金控前董事長蔡慶年表示,銀行團與國防部之間,形同二條平行線,什麼資料合約都視為國防機密,銀行團都看不到;國防部最多只有派到軍官到義大利監造,從未主動提供慶富的供應商名單,「就好像採購標案標出去以後,只要按期付款,其餘沒他的事一樣。」

慶富獵雷艦聯貸案發生違約,第一金控前董事長蔡慶年成為眾矢所的,蔡慶年表示,「慶富從一剛開始有心要做,為何會變成詐貸案?」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

國防部最多只派軍官到義大利監造「其餘沒他的事一樣」

事後檢討,蔡慶年認為,獵雷艦是國防部第一次軍備商購,從2014年11月與慶富簽約,到2016年2月聯貸簽約,中間足足拖了16個月,這個時間對慶富確實造成相當的財務壓力;後來聯貸銀行團與慶富簽約後,銀行團與國防部之間,更形同二條平行線,國防部最多只有派軍官到義大利監造,從未主動提供慶富的供應商名單,「就好像採購標案標出去以後,只要按期付款,其餘沒他的事一樣。」

慶富造船取得的國造獵雷艦案,是因向美方取得鶚級獵雷艦後仍需8艘獵雷艦取代舊艦而生。圖為鶚級獵雷艦,國軍改稱永靖級獵雷艦。(取自維基百科)
獵雷艦是國防部第一次軍備商購,從2014年11月與慶富簽約,到2016年2月聯貸簽約,中間足足拖了16個月,這個時間對慶富確實造成相當的財務壓力。圖為鶚級獵雷艦,國軍改稱永靖級獵雷艦。(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蔡慶年表示,慶富一剛開始是有心要做的,到後來即便發生49億元資金流向5家可疑供應商海外帳戶,但仍有13億資金從海外帳戶匯回台灣,顯然是基於集團週轉,「他(陳慶男)如果真的要掏空,那他錢匯回來幹什麼?」

蔡慶年說,獵雷艦採購案,國防部當初要求得標廠商首間首艦3年內做起來,但慶富信誓旦旦地說,根本不需要3年,因此,聯貸銀行團當初就根據Intermarine的交船時程,預計第一艘明年3月下水,後年3月運送回台的計畫,與慶富簽了3年的聯貸契約,並且把慶富之前向中信銀等銀行的履約保證,納入聯貸額度內。

慶富預定在高雄興建船塢 目前仍是平地

這段期間,國防部針對慶富,僅分別派員到義大利與高雄監造,慶富預定在高雄興達港興建的船塢,根據慶富向銀行團的解釋,該船塢要等到2019年第一艘船運回後才會啟用,並沒有立即興建的必要,所以目前仍是一片平地。

慶富造船依照合約進度,需在9月前將獵雷艦所需要義大利等國,官方技術輸出證明文件交給海軍進行查驗。(取自慶富造船官網)
慶富預定在高雄興達港興建的船塢,目前仍是一片平地。(資料照,取自慶富造船官網)

然而,慶富從2014月11與國防部簽約,到2016年2月聯貸簽約,前後拖了16個月空窗期,財務壓力很大,蔡慶年表示,聯貸簽約以前,高雄銀行承作慶富一筆17億元的履約保證,高雄銀當時要求慶富提供十足擔保,後來轉到一銀聯貸,「慶富方面沒有想到,所有銀行都會要求提供十足擔保。」

「小孩子玩大車」 多次向馬、蔡總統府陳情

這個被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評為「小孩子玩大車」的慶富獵雷艦計畫,慶富負責人陳慶男,在馬政府與蔡政府不僅多次向總統府陳情,2016年初也針對採購合約部份,向行政院工程會申請調處。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出席淡江大學校慶活動。(盧逸峰攝)
慶富負責人陳慶男,在馬政府與蔡政府不僅多次向總統府陳情,2016年初也針對採購合約部份,向行政院工程會申請調處。(資料照,盧逸峰攝)

蔡慶年表示,慶富的財務為何這麼緊?這與慶富當時錯估融資額度有很大關係,去年3月聯貸案動撥時,慶富公司開給義大利船廠Intermarine(IM)一張1.01億歐元的信用狀,但這張信用狀到目前還有約新台幣19億元還沒到單(對方還沒來請款),卻導致把保證額度也被卡住。

當時,陳慶男覺得,當初跟國防部採購契約的預付款機制,自第二期的請款,都要事先經國防部認定工作進度後才可以請領,性質上應該是工程款而不是預付款,慶富在尚未取得國防部預付款以前就已經先支付供應商貨款,但採購契約要求慶富請款時要再提供等額預付款保證,簡單說就是要準備二套資金,因此多次向工程會申請調處。

「軍方有9成是保密資料」國防部始終未與銀行團照會 

然而,國防部對於財務捉襟見肘的慶富集團,卻始終沒有與銀行團建立照會機制,蔡慶年表示,慶富與國防部合約當中,有一條「違反國家機密,將依法論處」,在獵雷艦計畫當中,銀行團所掌握的供應商就只有LM跟IM等2家,其他供應商名單,包括聲納設備等,銀行團透過慶富要求國防部提供,國防部也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軍方有9成是保密資料」。

國軍為精實戰備任務訓練及緊急應變能力,17日派遣空軍S-70C型機(海鷗直昇機)在博愛營區(大直國防部)執行試降任務。(國防部)
銀行團透過慶富要求國防部提供,國防部也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軍方有9成是保密資料」。(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事實上,軍方在第一次商購合約,處處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提供資料,為了要確保銀行團權益,一銀堅持慶富必須提供IM與LM二家主要供應商採購合約,不過,慶富提供的二份合約,關鍵的付款金額也被慶富公司以保密為由刪掉,銀行是以到單金額來推結現金㳘量。

國防部的機密文化 銀行團成慶富案最大苦主

蔡慶年表示,根據一銀事後了解,國防部即便與聯貸銀行建立照會機制,很多資料也不會提供給銀行,國防部只管制慶富呈報的9家設備供應商,其他慶富供應商,國防部也不會管,「萬一買到大陸製零組件,國防部作法就是『馬上解約』,國防部的機密文化,讓銀行團成為慶富聯貸最大的苦主」。

不僅如此,國防部面對立委質詢時,也會將責任推給銀行團,蔡慶年表示,最早關切慶富聯貸的立委馬文君,質詢國防部有無取得慶富的聯貸資料,國防部當時回答「銀行團沒有答覆」,卻沒有解釋,銀行依據《銀行法》第48條不能洩漏客戶資料,「事實上,銀行團當時協同國防部在高雄慶富總部開會,相關問題都在會議中討論及溝通。」

20171013-國民黨立委馬文君13日於立院質詢。(顏麟宇攝)
最早關切慶富聯貸的立委馬文君,質詢國防部有無取得慶富的聯貸資料,國防部當時回答「銀行團沒有答覆」。(資料照,顏麟宇攝)

蔡慶年表示,慶富的聯貸合約是委託國際通商律師擬定,當時依據專案融資模式,係依據契約或交易發票撥款,慶富來的請款,都有檢附交易發票,發票記載品項都是跟獵雷艦有關,至於為何發生香港供應商匯款到澳門情事,根據慶富的解釋,「有些交易必須有貿易商經手」,國防部列管獵雷艦供應商到底有哪些?銀行只知道IM、LM,名單國防部也不提供,「一銀是後來從慶富往來交易,清理出30幾家名單。」

「銀行交易過程,看慶富也是真心在做」

事實上,行政院調查報告中,5家可疑的海外匯款,裡面有一家曾出現在財務報表中,蔡慶年說,「銀行交易過程,我們看慶富也是真心在做,怎麼知道他是詐貸!」,香港公司若是供應商名單裡面,實務上銀行當然會遵循客戶指示,把錢會給客戶指定澳門帳戶,有些代償交易,包括元大與台中商銀,也是類似這種狀況。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