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鐵騎「一夕滅國」學者百年接力揭開「神秘王朝」西夏的面紗

青銅峽一百零八塔,位於寧夏青銅峽水庫西岸崖壁下(新華社)

青銅峽一百零八塔,位於寧夏青銅峽水庫西岸崖壁下(新華社)

西元1227年8月28日,由「党項族」建立、在中國歷史上存在189年的西夏王朝被蒙古鐵騎「一夕滅國」,給後世留下種種難解之謎。

在過去百年裡,一代代中國學者傾情「接力」,從文獻整理、釋讀,再到如今的全面研究和大眾化普及,勾勒出這個神秘王朝的「骨」與「血」,讓後人逐漸得以窺其全貌。

寧夏大學西夏學研究院院長杜建錄說,作為近代科學意義上的研究,西夏學只有百年歷史。「中國對黑水城文獻的研究,首推羅振玉、羅福成、羅福萇父子,1914年羅福萇著《西夏國書略說》,1915年羅福成撰《西夏國書類編》,這是中國學者最早系統地對西夏文字的譯釋和研究。」

璀璨星空下的額濟納黑城遺址(新華社)
璀璨星空下的額濟納黑城遺址(新華社)

繼羅氏父子之後,學者王靜如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初相繼發表《西夏研究》1-3輯,內容涉及西夏佛經、歷史、語言、國名、官印等。此後三十年,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等原因,中國的西夏學研究一度中斷。直到六十年代初,王靜如重新開始西夏文史的研究,並招收研究生,培養新一代西夏學研究人才。

到上世紀七十年代,隨著大量西夏遺址考古工作的開展,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湧入西夏學領域,並推出了不少新的研究成果。如李範文的《西夏陵墓出土殘碑粹編》、史金波等的《西夏文物》、陳炳應的《西夏文物研究》、李逸友的《黑城出土文書(漢文文書卷)》等。

甘肅武威神秘的西夏文字。左圖:「風雨時降,寶谷永成,地境安靜,民庶樂安」16個漢字;右上圖:相應的西夏文;右下圖:西夏文字創制規律表(新華社)
甘肅武威神秘的西夏文字。左圖:「風雨時降,寶谷永成,地境安靜,民庶樂安」16個漢字;右上圖:相應的西夏文;右下圖:西夏文字創制規律表(新華社)

中國第一部西夏文字典《夏漢字典》

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期的西夏文獻研究,主要是利用俄國學者公布的西夏文影印件展開。在這一時期,李範文出版了中國第一部西夏文字典《夏漢字典》,大大方便了西夏文的學習和研究。

「這一時期最能彰顯中國特色的是西夏歷史文化研究,1979年蔡美彪《中國通史》第六冊專列西夏史,和遼金史並列,首次在中國通史中確立了西夏史的地位。西夏專史研究成果還有很多,比如鐘侃、吳峰雲、李範文的《西夏簡史》,史金波的《西夏佛教史略》、吳天墀的《西夏史稿》等。」杜建錄說。

甘肅張掖西夏國寺大佛殿的十八羅漢彩繪泥塑(新華社)
甘肅張掖西夏國寺大佛殿的十八羅漢彩繪泥塑(新華社)

西夏文獻專題研究全面展開,歷史考古和語言文化研究也進一步深入

專家認為,西夏學從早期的黑水城文獻整理與西夏文字釋讀,拓展成對党項民族及西夏王朝的政治、經濟、軍事、地理、宗教、考古、文化藝術等全方位研究,完整意義上的西夏學已經形成。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俄藏黑水城文獻》《英藏黑水城文獻》《中國藏黑水城漢文文獻》等原始文獻資料相繼整理出版,為西夏學插上了騰飛的翅膀,西夏文獻專題研究全面展開,西夏歷史考古和語言文化研究也進一步深入。

據瞭解,除了曾經西夏王朝故地的寧夏、甘肅、內蒙古等地出現「西夏學熱」外,北京、河北、四川、陝西等地都有專家學者投入到西夏學研究,西夏學研究隊伍日趨成熟,已由過去屈指可數的幾位發展成一支包含老、中、青各階段人才的成熟梯隊。

西夏供養人像(取自網路)
西夏供養人像(取自網路)

55歲的杜建錄正是寧夏大學於1992年引進的西夏學研究人才,如今,他的研究團隊已增加到15名專職研究員,17名兼職研究人員,50多名碩博研究生。

「我們專職研究團隊已經建成,每一名研究人員都根據興趣和特長選定一個領域『深挖』,做出標誌性的東西來,成為這一領域有影響的專家,這樣一方面避免研究人員方向『打架』,浪費人力資源,另一方面也確保西夏的各個領域都有人研究。」杜建錄說。

西夏全境圖(玖巧仔@Wikipedia / CC BY 3.0)
西夏全境圖(玖巧仔@Wikipedia / CC BY 3.0)

撰寫《西夏通志》,彌補西夏沒有專史的缺憾

研究西夏多年,杜建錄的成果很多,目前他正領銜撰寫《西夏通志》,其體裁介於「紀傳體」斷代史和「章節體」論著之間,它的完成將彌補元修宋遼金三史卻沒有給西夏修一部紀傳體專史的缺憾。

年輕的「80後」學者于光建從西北師範大學畢業後到甘肅武威博物館工作,因為武威亦是西夏王朝的重要都城,那裡留存大量文物資料,機緣巧合之下于光建與西夏學結緣。2010年,他考取寧夏大學西夏學研究院的博士生,畢業後留校任教。

在資料堆積如山的辦公室,于光建告訴記者,前輩西夏學學者已搭建起西夏王朝的骨架,而他們就是要經過不斷的考證往裡填充更多的內容,讓西夏王朝「栩栩如生」起來。

這一兩年來,于光建著重於西夏文物研究,經常利用寒暑假時間沿著西夏的故地走訪一些遺址遺跡。「每去一個地方就有新的收穫,這對於我們研究人員就是最好的回報。」于光建告訴記者,西夏學的研究隊伍越來越大,對於他來說,有興趣,有好的平台,成果肯定會越來越多。

西夏皇陵(Jayavarman@Wikipedia / CC BY-SA 3.0)
西夏皇陵(Jayavarman@Wikipedia / CC BY-SA 3.0)

西夏人是否已被蒙古人種族滅絕?

西夏是由党項族(羌族的一支)在中國西北部建立的一個政權。唐僖宗中和元年(881年),党項族領袖拓跋思恭佔據夏州(今陝北橫山縣),封定難節度使、夏國公,世代割據相襲。1038年,李元昊建國時便以夏為國號,稱大夏。又因其在西方,宋人稱之為西夏。

西夏先後與北宋以及遼(契丹)、南宋、以及金(女真)成三國鼎立之局勢,今日的寧夏、甘肅、青海、新疆、內蒙以及陝西的部分地區,都曾經是其領土。13世紀初年蒙古崛起,6次入侵西夏,西夏內部也多次發生弒君、內亂,經濟也因戰爭而趨於崩潰。最後於1227年亡於蒙古。

党項族是一支性格剛烈的遊牧民族,強烈抵抗蒙古大軍,成吉思汗也因此在六盤山行宮駕崩。據傳成吉思汗在臨死前下令對西夏「殄滅無遺,以滅之、以死之。」西元1227年夏末帝李睍都城中興府被圍半年後投降,但仍遭殺害,蒙軍並對中興府展開大屠殺,焚燒宮室陵園。

蒙古滅西夏路線圖(玖巧仔@Wikipedia / CC BY 3.0)
蒙古滅西夏路線圖(玖巧仔@Wikipedia / CC BY 3.0)

根據西夏學專家李範文的研究,西夏人其實並沒有遭到全部滅絕,一部分西夏人逃過死劫,向南方流亡,融入漢族、回族、蒙古族、藏族。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美人谷」的嘉絨藏族,就是西夏人的後裔。河南濮陽地區也有一支姓楊的西夏後裔。更令人驚奇的是,寧夏有一個小村莊「南長灘村」,保留了非常完整的西夏族譜,村中的眾人全部姓「拓」,自稱是西夏後裔。

此外,當代中國數學家李培業(1934─2011)據稱是西夏開國皇帝李元昊第32世孫,家中藏有多達10部的西夏皇族家譜,分別是:《皇族李氏家譜》、《湟郡李氏家譜》、《李氏家乘》、《海敦李氏家譜》、《西夏李氏世譜》、《李氏歷代世襲圖考》、《李氏家乘》、《海東李氏家乘》、《李氏世系表》和《鮮卑族源流通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