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50年》與台灣關係深遠的東協模範生:新加坡

與台灣關係深遠的東協模範生:新加坡。(sasint@pixabay)

與台灣關係深遠的東協模範生:新加坡。(sasint@pixabay)

面積僅有台灣五十分之一的新加坡,人均GDP幾乎是台灣的兩倍,無論是基礎建設便利程度、經商環境和全球競爭力排名,新加坡都是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的模範生。作為東協創始會員國之一,新加坡在東協一直扮演安靜領導者的角色,包括東協自由貿易區(AFTA)、東協區域論壇(ARF)都是在新加坡萌芽。

新加坡本身天然資源貧乏,卻因為位處麻六甲海峽樞紐,其航太業發展蓬勃,享譽世界,優越的地理位置使其成為東南亞航空樞紐。在過去20年,新加坡的航空業每年有8.6%的成長率,高於整體製造業的5%。新加坡亦是亞洲最大的飛機維護、修復及營運中心,擁有超過10%的全球市場佔有率。

東協成員:新加坡基本資料(風傳媒)
東協成員:新加坡基本資料(風傳媒)

除了維修業務,全球航空業的領頭公司皆在新加坡設立區域物流中心,包括波音(Boeing)、空中巴士(Airbus)、巴西航空工業公司(Embraer)及通用電氣公司(GE)、聯邦快遞(Fedex)等。新加坡也計畫在未來25年全力推動航空業的發展。

20170819-配圖-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機場系列,新加坡航空的空姊、空服員。(陳明仁攝)
新加坡航空的空姊、空服員。(陳明仁攝)
新加坡夾在中國與美國2大強權之間,該如何取得平衡點?(AP)
新加坡(AP)

任2018年東協輪值主席 新加坡預告將電子商務將列為重點

作為明年東協輪值主席,新加坡已經在今年10月初預告,明年將致力於推動東協區域電子商務發展,促進貨物與服務自由流通。新加坡貿工部(工業)部長易華仁(S. Iswaran)表示,第四回合工業革命與數位經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顛覆整個商業環境,為東協帶來挑戰,但也提供許多商機。

2017年APEC越南峴港峰會,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出席。(美聯社)
2017年APEC越南峴港峰會,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出席。(美聯社)

新加坡明年接任東協輪值主席國,將致力於推動東協區域電子商務發展,進一步促進貨物與服務自由流通,同時將加強推動東協區域的韌性與創意,盼能讓東協在創新和數位經濟等方面,成為一貿易暢通且充滿商機的地區。東協在2016年設立電子商務協調委員會,新加坡希望在明年加強東協成員國在數位領域互聯互通、推動電子商務發展,並簡化電子商務貿易規則。

除電子商務,新加坡也希望能推動兩項東協貨物認證機制:東協自行認證體系(ASEAN-wide Self-Certification regime)與東協單一窗口(ASEAN Single Window),協助企業降低交易和通關成本。

去年11月,9輛新加坡軍隊的裝甲車,從台灣運回新加坡的途中遭香港海關扣押。圖為被扣押的新加坡產AV-81裝甲車。(取自維基百科)
去年11月,9輛新加坡軍隊的裝甲車,從台灣運回新加坡的途中遭香港海關扣押。圖為被扣押的新加坡產AV-81裝甲車。(取自維基百科)

貿易軍事交流緊密 新加坡為台灣低調盟友

台星貿易交流十分緊密,2014年台灣為新加坡出口國第8名,進口國第4名,兩國簽有「台星經濟夥伴協定」(ASTEP)。根據新加坡星展集團2017年的報告, 台灣與東協市場往來多集中在新加坡和越南;新加坡佔台灣對東協地區整體投資的四成二、越南則佔三成七,貿易額部分,台星貿易額佔東協總體的三成一 、台越貿易額佔一成六。

除了貿易往來,台星軍事交流也相當緊密,兩國自1975 年簽訂軍事合作計畫「星光計畫」,讓新加坡部隊到台灣進行軍事訓練,至今從未中斷。去年香港海關扣押的九輛8輪新加坡裝甲車,就是來自剛剛在台灣訓練完的「星光部隊」,也讓一直低調的「星光計畫」引發關注。

新加坡1965年獨立後,直到1990年前才與中共政權建交,但早在1970年代就與台灣低調合作開展「星光計畫」,讓新加坡士兵到台灣受訓。當時新加坡總理擔心來自周遭各國的威脅,急欲建設新加坡的軍事國防,在反共情緒高漲下,中國並不列入考慮。而同樣也以華人為多數的台灣正好符合新加坡的需求,加上雙方登是反共國家,當時跟隨國民黨來台的軍隊也有過豐富實戰經驗。雙方高層多次往來,台灣也在1967年派遣軍事專家到新加坡協助建立軍隊。

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我時任總統馬英九在新加坡會晤。(圖/中華民國總統府)
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我時任總統馬英九在新加坡會晤。(圖/中華民國總統府)

新加坡與台,中交情匪淺 多次扮演兩岸中間人

1973年,時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接受國安局建議,到台北和當時的行政院院長蔣經國會面,持續推動兩國軍事交流。隔年12月李光耀第二次訪台時,提出新加坡因空間有限,希望在中華民國訓練新加坡武裝部隊一事。當時的總統蔣介石對新加坡處境「表示同情」,並答應為新加坡訓練軍隊。

李光耀與蔣經國在1975年簽訂「星光計畫」,讓新加坡武裝部隊在「星光演習」的代號下到中華民國進行軍事訓練。按照該計畫,新加坡組建了一支由步兵、砲兵、裝甲兵和突擊連隊組成的「星光部隊」,定期輪流到屏東恆春的三軍聯訓基地、斗六砲兵基地、湖口裝甲兵基地進行訓練。星光部隊曾參與九二一地震、八八風災救災。歷次國軍軍事演習,星光部隊也多有參加。

1993年4月27日,辜振甫與汪道涵在新加坡舉行第一次「辜汪會談」(取自網路)
1993年4月27日,辜振甫與汪道涵在新加坡舉行第一次「辜汪會談」(取自網路)

從1993年以來,新加坡就扮演著台灣與中國的中間人,在李登輝擔任總統時,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與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就在新加坡舉行世紀會面「辜汪會談」。2015年前總統馬英九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馬習會」也是選在新加坡進行,足見新加坡與兩岸的交情以及其重要地位。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