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和平獎是正向思考或一廂情願?

2017年9月13日,國際廢除核武運動(ICAN)成員在德國柏林的美國大使館前抗議美國與北韓之間一觸即發的核戰危機。(美聯社)

2017年9月13日,國際廢除核武運動(ICAN)成員在德國柏林的美國大使館前抗議美國與北韓之間一觸即發的核戰危機。(美聯社)

當北韓核武危機成為全球焦點,而川普又威脅要取消和伊朗簽署的限核協議之際,諾貝爾和平獎桂冠頒給了「國際廢除核武運動」。這次授獎當然是種政治正確,但會不會也只是一廂情願?

諾貝爾和平獎有理想性,也有其政治正確。它代表著一種國際主流價值的「正面思考」……或者「一廂情願」(wishful thinking)。

去年,和平獎頒給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揚他致力結束內戰。即使公布得獎前五天,哥國選民才以公投否決桑托斯政府與左翼反叛軍「武裝革命力量」(FARC)簽署的和平協議;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還是做正向思考,稱公投否決並不代表和平沒希望。

果然,在和平獎加持下,哥國政府與FARC隨即再簽協議──這次沒送公投,而是送國會表決,結果過關。FARC也解除武裝、改組為政黨投入選舉。

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左)與FARC領袖隆多尼歐(右)簽訂新版和平協議後握手(AP)
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左)與FARC領袖隆多尼歐(右)簽訂新版和平協議後握手(AP)

一年後,當北韓核武危機成為全球焦點,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又威脅要取消和伊朗簽署的限核協議(JCPOA)之際,和平獎桂冠頒給了「國際廢除核武運動」(ICAN)。

這次授獎當然是種政治正確,但會不會也只是一廂情願?之前,諾貝爾和平獎已四次青睞廢核武團體或個人,最早是一九六二年頒給推動反核試爆的化學家鮑林(Linus Pauling),而ICAN的催生者「防止核戰國際醫師會」(IPPNW)也在一九八五年獲獎。

ICAN獲獎理由是,在他們推動下,聯合國七月通過了全面廢止核武的協議,一九二個會員國有三分之二贊成。若其中五十國經法定程序批准協議,這就會成為聯合國正式協議。屆時將是聯合國七十多年來第一個全面廢核武協議。

聯合國之前有個《核武禁擴條約》(NPT),那是美、蘇兩強在一九六八年聯手推動的「自私」協定──承認既有核武國家(美、蘇、英、法、中)的擁核正當性,但限制擴散核武。當時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都沒簽,最後都擁有了核武;北韓決定發展核武後也退出了條約。這也說明了NPT無助於禁核,也因此ICAN要推動全面廢核協定。

不過,這次不只九個擁核國都沒簽,包括北約在內的美國盟友也沒簽。這樣的協議會有效力嗎?

也許該做點正向思考,像一九九七年推動廢除地雷的威廉斯(Jody Williams)和「國際反地雷運動」(ICBL)獲諾貝爾獎,當時美、俄、中等強權也杯葛,如今廢地雷已成國際共識。所以ICAN執行長費恩(Beatrice Fihn)說,她不期待擁核國家會立即簽署協議,但「這是個改變看法的好開端」。

一廂情願嗎?畢竟面對強權,還是得有正向思考才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才能看到希望。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597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