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2020攻台論下的國慶日—歷史記憶與國家意識的演化

剛剛上台的賴清德在立法院的講臺上,以既荒謬又現實上不得不然的選擇,講出台獨與中華民國共存的主張,然後2020的攻台論立刻就殺出來挑戰這方案的可行性。(資料照,顏麟宇攝)

剛剛上台的賴清德在立法院的講臺上,以既荒謬又現實上不得不然的選擇,講出台獨與中華民國共存的主張,然後2020的攻台論立刻就殺出來挑戰這方案的可行性。(資料照,顏麟宇攝)

一篇天外飛來的訊息說,共軍將於2020大舉攻台,然後是一陣媒體熱議,國會也掀起了我國國軍能守多久爭執?部長說不只兩週,然後又被評為說大話。接著許多的討論紛紛出籠,有的說共軍攻台能力不足!有的說我們的飛彈可以摧毀三峽大壩,令人最訝異的是有家媒體說:「多撐一天要多死多少人?」。

而筆者卻在想,這樣的消息為何露出?這不是一個極機密的計劃嗎?如果是真的,那麼房地產是否要崩盤了?移民潮是否要開始了?尤其是信誓旦旦說有這麼一回事又認為國軍守不住的那群人,是不是應該要發抖著逃難不是?怎麼會這樣?

這些現象很能夠反射出台灣社會對於國際地緣關係的無知,以及對於戰爭與被北京統治確實存在著擔憂,卻又不願面對的實況。但是,這樣的武力恫嚇真的是北京的最佳策略嗎?而在台灣唱和著武力統一的聲音又真的是為了台灣嗎?還是另有其他的利益?

教科書說一個國家組成的要素是:土地、人民、政府與主權。而這些我們都有,但是我們仍然不是一個完整正常的國家,我們有著模糊分裂的國家意識,為什麼?筆者認為,應該還有第五要素—共同的歷史經驗,尤其是共同患難的歷史經驗。

2017-10-10-「愛國旗愛國家」國慶大會於國父紀念館舉行02。(蘇仲泓攝)
教科書說一個國家組成的要素是:土地、人民、政府與主權。作者認為,認為,應該還有第五要素—共同的歷史經驗,尤其是共同患難的歷史經驗。(資料照,蘇仲泓攝)

以往的複雜的歷史經驗造就了台灣社會這種混沌不明的國家意識,然而,島上的群體無論本省外省或原住民,唯一共同的國家患難經驗只有與北京在1949年後的鬥爭經驗,曾經我們的國家意識是堅強而一致的,雖然反對的政治勢力稱他為外來政權,殖民與專制統治,但是我們的確有著共同一致的威脅與共同戰鬥的經驗,那樣的經驗型塑了,民主化三十年後依然無法被取代的中華民國與國旗的象徵。

筆者最近才想通,為什麼真正的硬台獨始終搞不起來,在立法院前的建國攤子那麼多年,引起的共鳴跟支持,反而是逐年減少的,原來就是因為那個獨立建國的呼喚始終只是個洩憤的出口跟崇高道德的呼籲而已,過往的政治迫害與白色恐怖,雖然改變了我們對歷史的認知,但那真的距離一般人的經驗太遠了。

總統民選之後,歷史的詭弔與矛盾毫不客氣的在台灣社會展開,曾經以獨立號召而當選的總統成了貪汙的階下囚,獨立之聲因他而蒙羞。另一位以統一為號召而當選的總統,卻也在執政末期把天然獨推上了雲端,統一之聲更是為之黯然。

蔡英文上了舞臺,從地上拾起了中華民國的名牌,掛起了青天白日滿地紅,唱著維持現狀的國歌,試圖重整已然模糊的現狀,接著剛剛上台的賴清德在立法院的講臺上,以既荒謬又現實上不得不然的選擇,講出台獨與中華民國共存的主張,然後2020的攻台論立刻就殺出來挑戰這方案的可行性。

世大運時,我們共同的以台灣跟國旗為國家象徵而激起一波二十年來罕見的愛國熱潮,從走中華民國法統路線的統派跟獨立建國路線的獨派都很不以為然的現象看來,這熱潮跟從前的愛國運動也有著本質上的不同。而這就是我們那第五要素正在成形的證據,推動這新的國家共同患難經驗成形的正好是北京的外部打壓與內部的促統勢力,這讓現在台灣社會的男女老少,各族群各階層同步的感受到了共同的威脅與傷害,這樣的經驗正在累積成記憶,使得台灣在文化與政治上慢慢的朝向遠離中國的方向。

就像北風與太陽的寓言故事,北京吹來的冷一直在凝聚著台灣的國家意識,而這樣的現象看在北京與在台的失落統派眼裡,又更加深了不安與焦慮,於是又增強了打壓的強度,現在則是再一次以武力恫嚇當作手段,如此看來這已經是個促發台灣走向獨立國家的增強循環了。

國慶晚會的藝人名單清一色都不是在大陸有發展的本土藝人,這告訴我們當紅的藝人不用再被愛國給綁架了,另一方面媒體業一片的體諒這是為了大陸的市場,但我們都知道這是背後的北京所不允許的事!

L20171010-神父甘惠忠10日出席中華民國106年國慶典禮,並與南科實中國小部合唱團一同唱國歌。(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國慶典禮上由歸化中華民國的西方神父領唱國歌,就是個無懈可擊的經典操作。(資料照,顏麟宇攝)

這個結果反而又更加深了台灣本土文化跟國家主體的連結,使得台灣主體的社會意識更加遠離中國意識的範疇,詭弔的是,這是在北京跟台灣統派與藝人的自我審查所共同操作的結果。

現在,北京與台灣的統派逐漸的陷入了自己造成的戰略困境裡,愈是要統,就推的台灣愈非獨不可,這是個自動作用的增強循環,造成了一個跟大陸上的中國在文化與政治上漸行漸遠的中華民國、國旗,106年國慶日活動說明了這一切!

淵源於大陸與國民黨的國家象徵已經演化出了新的意義,雖然從歷史與邏輯看來,這存在著荒謬與不合理,卻合乎台灣社會的經驗與記憶。台灣社會顯然並不在意歷史的邏輯,大家都接受,這不再是專屬於國民黨的中華民國了,這是我們的國家!

以上的發展跟道理,難道北京看不出來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央視快速的反駁說攻台論是美國為了賣武器而放出的消息,不是正好對著以恐嚇台灣為樂的深藍打臉嗎?這是個重要的訊號,在不久前的一連串武力展示之後,北京似乎在調整他的政策了,未來我們也許會觀察到北京逐漸的切割那些在台灣內部統戰無力的豬隊友們。

不只是北京,蔡英文更是知道,而且蔡正在順著這個趨勢引導傳統的民進黨接受這個現實,並且成功的把中華民國順勢從國民黨的手裡偷走了。從太陽花到世大運證明這個以中華民國體制為主體的政治市場確實潛力無窮,今天早上的國慶典禮,由歸化中華民國的西方神父領唱國歌,就是個無懈可擊的經典操作。這下子北京總不能說這位「中國」神父背叛祖國,然後像懲罰張惠妹那樣對付他吧!

相對比較艱辛的將會是國民黨,面對台灣社會裡國家意識的轉變,他完全沒有準備,深藍已經習慣了以聯合北京作為對抗民進黨的戰術,並且在北京面前完全的棄守中華民國,他們的目的不全然是讓台灣統治於北京之下(北京其實也知道),而是以北京的經濟成就來打擊民進黨政府,作為試圖挽回政權的手段,以及以其軍事武力的成就來嚇阻台獨,這是台灣深藍顯而易見的主要利益。而當北京發現了這些在台盟友的利益目標與其政策目標實際上相去甚遠時,曾有的親密關係還會繼續維持下去嗎?

吳敦義主席顯然是少數有意識到這個趨勢的人,其他幾位核心的菁英應該也有,只是大老們跟他們的支持者們還不願意或是還沒準備好,面對這種脫出了國民黨成分的中華民國以及不再親密的國共關係,這使得國民黨在政治論述與政策帶動上的力道幾乎消失,連跟北京對話與交易的籌碼也喪失殆盡了,何時才能走出這個困境?看來依然遙遙無期。

今天是雙十國慶,筆者親眼所見許多人在臉書、自己的手臂與臉頰上都貼上了國旗,這些人們多半年輕,而且不一定是傳統的國民黨支持者。也有人認為國旗插的不夠多而自行加碼,國慶典禮上的綠營官員及幹部們,唱起國歌也不再那麼彆扭生澀了,雖然還是有媒體緊盯著他們有沒有唱那重要的前兩句,有唱的就心安的略過,有嫌疑沒唱的則拿出來揶揄一番,其實還是沒唱的大有人在,只是這社會也毫不在意了!這是我們的進步,也是我們的未來,我跟自己這麼說。

*作者為土木技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