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我如何繼續愛著我篤信妙禪的太太

作者認為,對佛法真正稍有瞭解的修行人,相信都不難看出佛教如來宗的荒謬之處,諸如搞個人崇拜、嚴密追蹤下線的組織動員方式等。(資料照,取自佛教如來宗臉書)

作者認為,對佛法真正稍有瞭解的修行人,相信都不難看出佛教如來宗的荒謬之處,諸如搞個人崇拜、嚴密追蹤下線的組織動員方式等。(資料照,取自佛教如來宗臉書)

說來慚愧,我過去曾赴對岸經商多年,當時平均1季才返台1次,陪伴妻子的時間自然遽減,於是在因緣際會下,妻子接觸了佛教如來宗,並投入了許多的時間與心力。由於我個人也算是個佛弟子,所以本也樂見妻子走向禪行之路,直至我返台後,在太太的引薦下參與了分享會,並逐步了解了佛教如來宗的組織運作方式,才恍然大悟這是條已經發展得如此精深博大的修行歧途,而我太太也已走得如此無明如此難以自拔。

其實說真的,對佛法真正稍有瞭解的修行人,不論你出自哪一宗派法門,相信都不難看出佛教如來宗的荒謬之處,諸如搞個人崇拜、嚴密追蹤下線的組織動員方式、不隨喜的行銷包裝手法、不談師門傳承甚至與之交惡、特定宗派人士設為拒絕往來戶的分別心等。當然,針對這些質疑,他們自有一套完好的說詞來說服自己與他人,不過其實只要對佛法有些許參悟,就有足夠的智慧分辨出,那些說法作法與佛法大道背道相違等不對勁之處。

但,人心到底真得沒有那麼堅強,也不一定都有俱足的智慧去明辨是非真理,尤其在信仰靈性層次上,常是身心靈全套的交託,便也因此暫時擱下了所有界限與智慧,將自己放空,交由他們所信奉的神佛、師父或難以言傳的靈動經驗來主宰、來充滿。你看莊圓的荒誕,仍有人信到連命都沒了;你看宋七力的捲土重來,如今仍有多少信眾在追隨、俸養,讓你不得不懷疑自己的眼睛,甚至懷疑起自己的智慧,難道當初是這世界錯怪了他?

妙禪受弟子名車供養引發爭議。(取自佛教如來宗官網)
妙禪受弟子名車供養引發爭議。(取自佛教如來宗官網)

但若要認真談,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屬靈上的經驗,而那樣的群體便是在交流各自的屬靈經驗,只是萬一該團體的主事者走上了歪道,便像吹笛人般召喚一整群原本追隨高層次經驗的生靈反倒塗炭去了。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看著太太信奉妙禪入骨,而我明知那不可信卻也難以撼動她,無法帶她從局外人的角度撥雲開霧,斬斷魂結洞悉那魑魅魍魎。

當你眼見親友深陷其中難以自拔且獨排眾議雖千萬人吾往矣時,也就不好再苦勸、批評甚至禁止他的投入與狂熱,因為那可能更適得其反,就像羅密歐與茱麗葉,外力越阻撓,他的愛越堅忍不拔。

因為即便外在有再多的聲音告訴她那是邪魔歪道,她處在「心盲」的狀態之下,與其說她無法相信妙禪非正道,或者可以說她無法相信自己長久以來所投入追隨的價值體系都是假的,因為那隨之而來的信念崩解與價值觀碎裂實在巨大叫人難以負荷,因此當社會輿論千夫所指的壓力窘境下,他可能更需要捍衛己身原所賴以生存的信念體系,更加難以放手聽進其他的聲音與可能。所以此時若硬要再勸其離開佛教如來宗,反而就像跟太陽比賽的北風一樣,讓她將身上的紫衣更是牢牢抓緊不敢褪去。

當然,我也不好說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太太離開如來宗,畢竟她現在雖有所動搖了,但也未正式離開,至於如何動搖的,我目前大致依循兩個方向應對:

1.不再跟社會輿論等親友連成一氣斥責妙禪非正道,讓他起碼在我面前或回到家裡時可以卸下防備與警戒,那些散佈在外而來或由她自己內心而生的質疑,才有空間冉冉升起,才有可能與我開啟純然智性上的探討明辨

2.讓她感受到,不論她信或不信妙禪,我都一樣愛她與接納她,讓她感受到家人的愛比如來宗更踏實地存在,讓她不必有妙禪跟我只能擇一的威脅感,不必因為感到師徒情緣被拆散而在心中種下了反作用力。

最後,我愛人敬愛的妙禪師父,我相信您心中的佛心佛性仍在,只要願意回歸正法修行,回頭是岸,切莫再壞了數以萬計生靈的修行之路,甚至殃及我們這些深愛著他們的親友,讓我還得以此匿名迂迴的方式向內人呼喊。但若這些因果業報,您自認擔得無愧於心,我其實也奈你莫何。

而我親愛的太太,妳也許還沒準備好接受現實,也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準備好,甚或得到往生後的彼岸才會明白,但我都會等妳,也都會愛著妳。

*作者曾為台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