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緊抓平壤權力中心的女中豪傑們:《金氏家族的女人》選摘(4)

根據觀察,金與正負責指導勞動黨活動的部分,她拋棄了過去勞動黨內舊的宣傳手法,以過去的西方留學經驗為基礎,用新的形象塑造技巧開創了金正恩時代。

根據觀察,金與正負責指導勞動黨活動的部分,她拋棄了過去勞動黨內舊的宣傳手法,以過去的西方留學經驗為基礎,用新的形象塑造技巧開創了金正恩時代。

冒冒失失橫越活動現場的她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在「綾羅島人民遊樂園」的開幕式上,這天活動的主角是被稱作「夫人李雪主同志」的第一夫人李雪主。那時,毫無顧忌地大方勾著金正恩的手臂、行為舉止大膽的她,是所有媒體關注的焦點。

不過,首爾情報當局關注的還有另一名女性。朝鮮中央電視台放映的畫面中,在開幕活動會場上出現了一名女子,這名女子不同於其他對著金正恩、李雪主夫婦鼓掌歡迎的高層幹部們,她獨自站在花壇上愣愣地看著所有人。勞動黨書記金敬姬和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成澤也和其他幹部們站在一起,並且立正不動,唯獨只有這名女子擅自地動了起來,在金正恩和幹部們握手的時候,她跳過了花壇,並穿越了鋪著柏油的廣場,當金正恩收了花束,舉手行禮時,這女孩彷彿覺得很有趣似地、忽然眉開眼笑地拍起了手。

雖然北韓當局為了不要讓金與正的畫面曝光因此剪輯了影片,但是金與正當天在混亂場面中到處移動,因此沒有辦法將她出現的畫面全部剪掉。(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雖然北韓當局為了不要讓金與正的畫面曝光因此剪輯了影片,但是金與正當天在混亂場面中到處移動,因此沒有辦法將她出現的畫面全部剪掉。(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對北情報的相關人士們覺得很疑惑:「北韓究竟有沒有負責禮賓和警衛的人員?發生了這種事情居然還沒有人阻止那名女子。」因此開始進行了調查。一調查後這個謎團馬上就被解開了,這名女孩正是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她的模樣與二○一一年十二月父親金正日過世時,穿著黑色的喪服偷偷擦著眼淚、在金正恩身後向前來悼唁的人致意的樣子完全不同,在過了八個月之後,她以朝氣蓬勃的樣子再度出現。

在她的姑姑金敬姬和金正日的最後一任妻子金玉一邊參觀著遊樂園一邊談話的畫面中,金與正也一起出現了,也拍攝到了她和穿著軍服的高階幹部們笑著講話的模樣,但是,和哥哥金正恩以及年齡相近的嫂子李雪主在一起的畫面並沒有出現。雖然北韓當局為了不要讓金與正的畫面曝光因此剪輯了影片,但是金與正當天在混亂場面中到處移動,因此沒有辦法將她出現的畫面全部剪掉。

日本《朝日新聞》在八月六日的報導中指出:「夫人李雪主勾著金正恩的手臂,還有穿著米老鼠服裝的人在舞臺上跳舞的這些事,都是到目前為止對於北韓完全沒辦法想像到的新風貌,而這些全都是與正的傑作。」「金與正擔任朝鮮勞動黨第一科長,她負責指導和金正恩相關連的活動。」

騎著白馬出現的平壤阿爾法女孩

因為父親過世而在公開場合露面的金與正,很快地便成為平壤內形象最為自由奔放的人物,連金正恩都沒辦法阻止她。「綾羅島人民遊樂園」開幕典禮時,她在排列整齊的黨幹部們間穿梭走動,沒有人有辦法管得住她,因為活動現場原本就已經有點混亂,再加上她不斷地到處走動,使得朝鮮中央電視台雖然試圖在對北韓居民們放映的畫面中剪掉有她的影像,卻沒有辦法完全剪輯掉。

金與正的這個模樣,在二○一一年十二月金正日的追悼大會時便可以看出。在寒冬中,金正恩和黨、政、軍的幹部們在自己的位子上端正地坐著並聽著追悼詞,然而金與正卻好像是要去洗手間的樣子,一下子離開座位,一下子東張西望、左顧右盼。分析這個畫面的情報當局相關人士們,全都一致地認為:「就算是最高領導人的妹妹,她這樣子的行為舉止還是讓人難以理解。」

金與正再次露面,是在隔年十一月官方朝鮮中央電視台的播放畫面中。中央電視台當天晚間報導了金正恩視察北韓軍「第五三四軍部隊」直屬的騎馬中隊訓練場的消息,他和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成澤等核心幹部一同騎著馬的照片也被公開,讓人特別注意的是,金與正和姑姑金敬姬一同騎著馬的場面,騎著白馬的金與正,還有在後頭騎著灰馬的金敬姬,兩人都露出開朗的笑容。

透過官方媒體公開她騎著白馬的模樣,也等於是正式公開了她屬於所謂「白馬血統」、金日成家族一員的身分。並且,金與正和金正恩一同騎馬的畫面公開後,也有人認為這是在暗示,正如同金正日的妹妹金敬姬到最後一刻都隨行在金正日的身邊給予幫忙一般,金與正也會在哥哥的統治活動中,扮演輔佐的角色。

騎著白馬的金與正,還有在後頭騎著灰馬的金敬姬,兩人都露出開朗的笑容。(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騎著白馬的金與正,還有在後頭騎著灰馬的金敬姬,兩人都露出開朗的笑容。(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金正恩鞏固繼承權力的過程中,金與正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朝鮮中央通信報導:「金正恩一邊騎著馬,一邊聽著高幹們的意見。」因此,由此可分析出,當時和高幹們以及金敬姬一起騎著馬同行的金與正,有可能也和金敬姬一樣,在勞動黨內擔任重要的職務。

根據韓、美情報當局的消息,判斷金與正可能在勞動黨中擔任負責金正恩禮賓相關事宜的活動科科長。

在哥哥影子底下得不到關注的留學生活

金與正的留學生涯大部分時間都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因為焦點全部都集中在和繼承版圖有關的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以及親哥哥金正哲和金正恩身上,導致很少有人留意她的消息,但是,從一同留學瑞士的正哲、正恩所流出的公開事件中,也可以推敲出她的留學生活。

關注的焦點聚焦在瑞士伯恩的「李伯菲爾德-施坦因霍爾茨里(Liebefeld-Steinhölzli-Schule)」這間公立學校,這裡是金正恩的留學生活中曾就讀的一間學校。是大約有兩百至三百名學生的小型學校,學生大部分是外交官或是富有人家的子女,學費也算偏貴。

金正日最親信的、負責管理瑞士秘密資金的北韓駐瑞士大使李哲,據了解在瑞士時是負責照顧正哲。妹妹與正也一起參與了留學的生活,比金正恩小四歲的與正,是在金正日生下三個兒子之後唯一的女兒,因此據我方情報當局的消息可以得知,金正日對她特別的關愛。日本《每日新聞》在二○○九年六月十六日的報導中指出:「與正的留學生活和第三個哥哥金正恩有重疊到,學校也是鄰近金正恩就讀的公立中學。」因此分析,兩人在瑞士伯恩留學時應該是住在一起。

根據學校的註冊紀錄,與正化名為「鄭順」就讀小學,而學校記錄她的出生年月日為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北韓大使館負責辦理她的入學手續,當時是由一名文小姐進行翻譯,與正在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三日進入為外國人開設的德語學習班,一九九七年八月開始則轉至小學三年級,雖然有在二○○○年七月完成五年級學業的紀錄,但離開學校的日子卻沒有留下紀錄,與正在就讀六年級的二○○○年年末休學回到北韓。根據當時學校的教職人員的說詞,與正是以北韓外交官女兒的身分在學校就讀,陪同她上下學的不是她的母親,而是由許多名不同的女性負責輪班,只要身體稍微一有不適,則馬上被帶往醫院接受不同於一般人的處理,教職人員們當時都認為這孩子被過度保護了。

擔任哥哥的第一助理

北韓官方媒體們一次也沒有提到過金與正的姓名,比起年紀相近的嫂子仙杜瑞拉李雪主在初次公開亮相後,馬上就受到民眾和西方媒體們的集中矚目,金與正受到的關注算是很少,但是,金正恩每次參加的重要活動中,與正幾乎一次也沒有缺席的總是一同登場。根據觀察,她負責哥哥的形象管理和訊息傳達。

從二○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人民軍創建八十一周年的宴會中,也可以看出這樣的情況,二十六日的《勞動新聞》有三個版面都是刊登當天活動的照片,金正恩所坐的主桌旁邊的桌子即坐著勞動黨書記金敬姬和與正,從臉頰輪廓和頭髮造型來分析,情報當局確認那是金與正沒錯。從她坐在擁有權力的監護人金敬姬和軍隊核心幹部們之間,可以觀察出她不僅僅是一位單純的家族成員,而是有從事黨工作中重要的職位。

哥哥金正恩出席公開活動時的形象演出也都是金與正一手策畫的,和金正日時代所不同,金正恩時代的風貌在他視察軍隊、工廠、或企業時即可看出,例如,金正恩感動落淚的樣子,或是他勾著軍人及居民手臂照相的樣子等等,首爾分析北韓照片的專家們表示:「彷彿是大學參加迎新活動時的模樣。」和之前金正日時代時,謹守秩序、排列站立照相的模樣有很大的差異,比起扮演一位有魄力且高高在上的領導者,他藉由和居民們親密地接觸,試圖表現出和以往截然不同的領導風格。和主打「神祕主義」的金正日不同,金正恩強化和居民們近距離接觸的畫面經常流出,並且他也透過李雪主來強調他溫柔領導人的形象。

這類的演出,和過去包含書記金基南在內的勞動黨幹部們常使用的宣傳煽動手法不同,我方的情報當局認為,這樣的變化和金與正有很大的關係。她所負責的任務是,透過官方媒體,不只對北韓內部、也對韓國和西方國家公開哥哥各種在外活動的參與行程以及形象塑造。根據觀察,金與正負責指導勞動黨活動的部分,她拋棄了過去勞動黨內舊的宣傳手法,以過去的西方留學經驗為基礎,用新的形象塑造技巧開創了金正恩時代,所以這些事情都是在金與正指導之下所完成的。

另外也有傳聞,金與正負責嫂子李雪主參與活動時的髮型和形象塑造,並且,隨著金與正負責的層面愈來愈廣,也有觀察指出她應該是擔任核心的重要職位,北韓專門媒體們表示:「現在在勞動黨內部,已經有了『要先讓金與正看得順眼才能服侍金正恩』的這番說詞。」

《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書封。(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書封。(八旗文化出版社提供)

*作者為韓國中央日報北韓新聞專訪記者,二十年間持續報導北韓及統一議題相關的主題,現為中央日報統一文化研究所研究員,著有《繼承者金正恩》一書。本文選自《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一書。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