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遼東張學良外傳:《薛大可憶往錄》選摘(3)

張學良。(取自維基百科)

張學良。(取自維基百科)

前面寫的一篇遼東王張作霖外傳,略敘其身世,及死於皇姑屯炸彈之秘史,張氏出身草澤,稱王遼東者十有餘年,自古代個人主義言之,即勉強稱之為草澤英雄,亦無不可,其死於皇姑屯也,乃為肆意侵略之日本人所暗算,又可稱之為死於國難,其為人及其所成就,雖無足觀,然一生行徑,尚稱平穩,草澤中乃有此人,總算難得。

我國古代史家對於繼承王位失敗之人,稱之為後主,如陳後主、李後主之流皆是,陳後主、李後主雖為亡國之君,然皆為詞曲名家,陳後主之〈玉樹後庭花曲〉,李後主之「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之詞,為文人所艷稱,流傳後世,至今不絕。繼承遼東王位而失之張學良,亦可戲稱之為張後主,但這位張後主,不懂文學,將其與陳李兩後主並列,實有不稱,然張後主曾有過一場驚險異常之荒謬行動,成為歷史上之奇特故事,則堪與陳李兩後主並傳不朽,可發一笑。

當張作霖稱王遼東時,部下對之稱為老將,對張學良則稱為少帥,社會一般人則稱之為小張,小張生於草澤家庭,僅受淺薄軍事教育,老張稱王遼東,頭腦腐舊,當然一意扶植小張,以為未來王位之繼承人,故小張在弱冠之年,即統領軍隊,因而有少帥之稱。

小張見乃父以數百枝破槍起家,稱王遼東,自以為才智過乃父,視天下事,可以任已之意,為所欲為,毫無困難,輕舉妄動之習,自幼即已養成。老張平日將一切行政事務,交諸參謀長楊宇霆,晚間惟以牌賭為事,然所與遊戲者,皆為年歲相當之舊部。小張耳濡目染,亦以牌賭為事,而以弱冠之年,自然喜少厭老,其左右皆為一班紈褲少年,無一具有學識之人。小張因之目空一切,什麼叫做帷幄人才,什麼叫做禮賢下士,什麼叫做古今學術,什麼叫做新舊政治,什麼叫做內政外交,慨非所知,亦毫不留意。除一往直前,爭取權勢外,只有通宵達旦,遊戲作樂而已。

老張攻倒曹錕,自稱大元帥於北平,小張亦統率所部,駐軍金臺,氣勢之強,更駕老張而上之。當時河北山東諸省,皆分配於同攻入關之李景林、張宗昌輩,老張在關內所能指揮者,只有北平一隅,北平市長,乃小張所派用,所用之人即為其少年幕僚,其人出身天津娼妓老闆之家庭,善拉胡琴,唱青衫戲,頗似故都名伶陳石頭之聲調,小張深喜之,因派任首都市長,當時舊京社會,傳為談資,此可見小張當日求賢若渴之一斑矣。

小張學習軍事時,任東北年校校長者為郭松齡,因之郭松齡與小張之間,情感日洽,小張為之進言於老張,遂得統率一軍,進攻關內直系時,奉軍統領李景林、張宗昌、褚玉璞輩,皆分據地盤,南面稱王,惟郭松齡一軍,羈留東北,未加入前方作戰,故未能取得封疆之任,極為鬱抑,會有失意政客林長民、李孟魯、楊瑟君三人,初擬投入老張懷抱,老張置之不理,後乃經人介紹,為郭松齡所延聘,林長民曾任眾議院秘書長,自命不凡,李楊二人,皆能文章,楊瑟君貌似梅蘭芳,有美才子之稱,三人參加郭松齡幕府後,時勸其改變鬍軍作風,另樹一幟,郭松齡之意志,漸為動搖,是時國民軍方北伐進攻,適奉直軍閥,互相攻擊無從抵禦,故北伐軍節節勝利,如入無人之境,北閥軍心,大為搖動,郭松齡遂乘機在關外宣布獨立,當時奉軍只有吳俊升少數步隊,留在關外,無由抵抗,日本人早已視東北為囊中物,疑郭松齡之獨立,係響應南方,深恐南軍得勢,統一東北,有礙其未來之吞併,遂命駐東北之日人,假裝奉軍,突然攻擊郭軍,郭軍全軍覆沒,郭松齡遂死於是役,林長民亦與之俱死。

李孟魯、楊瑟君幸而逃生,但後來楊瑟君又依附褚玉璞於煙台,終於受馮玉祥部下之攻擊,與禇俱死。林楊二人,在當時頗有文名,乃不甘寂寞,不擇地而棲,皆死於亂軍之中,可歎亦復可憐矣。小張從此對於智識份子,概加以「靠不住」三字,敬而遠之,當老張被炸死於皇姑屯之日,小張尚留駐北平,及接到電報,對於部下秘不宣布,即日專車返回東北,平時在火車中,皆與其少年伴侶,遊談終日,獨此次乘車,臥在室中托病不出,車抵奉天,恐罹慘禍,不敢再經過南滿路線之皇姑屯矣。

小張返遼東後,不久即宣布繼續承王位,對於老張舊屬,其唯一猜忌之人,為老張參謀長楊宇霆,楊為留日士官學校出身之人,雖不脫軍閥氣習,比之鬍軍各首領,較有國家常識,自參加鬍軍後,老張對之異常信任,所有內政外交,尤其一手主持,十餘年來,老張得以安居遼東王位者,得楊宇霆輔助之力居多,假令小張稍有常識,對於楊氏應當念其輔佐乃父之勞,以師友視之,不意小張乃忌其曾握大權,恐其不服指揮,竟以邀宴為名而殺之於牌桌之上,其秉性之躁暴,即此一端,可以表露無餘。假令小張不殺楊宇霆,尤其應付日本,或者日本之吞併行動可以稍緩須臾,亦非不可能之事。乃小張染習盜風,隨意殘殺,秉性如此,又安得不釀成後來之西安亂舉耶!

自國民軍統一南北,在南京建立政府,青天白日之國旗,已飛揚全國,唯獨東北尚懸掛五色國旗,未遽卸下,國民政府乃派遣專使,前往東北,與小張接洽,勸其改懸青天白日旗,以完成國家之統一。日人聞之,恐中國統一以後,有礙其吞併東北之陰謀,亦派特使前來東北,加以阻止。所派特使某者,曾在東北鐵路服務多年,與老張相識,由日本啟程時,向新聞界發表談話云,我與張故將軍,乃多年舊交,到東北見了世姪張學良,一敘兩代世交之誼,張學良必當拒絕南京政府之聯絡,改走親日路線矣。意若謂張學良不知乃父之死,係出於日本人之暗算者,此類官話,抑何可笑。

《民初報壇變色龍:薛大可憶往錄》書封。(新銳文創出版社提供)
民初報壇變色龍:薛大可憶往錄》書封。(新銳文創出版社提供)

*作者薛大可(1881年-1960年)為湖南益陽人,中國記者、政治人物。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