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台灣第一家反洗錢顧問公司來了

慶啟人是台灣唯一取得ACAMS國際公認反洗錢師資格的檢察官。(郭晉瑋攝)

慶啟人是台灣唯一取得ACAMS國際公認反洗錢師資格的檢察官。(郭晉瑋攝)

素有「檢察俠女」封號的高檢署檢察官慶啟人,本月六日退休,但她未循其他司法官的腳步轉任律師,反而開設台灣前所未聞的反洗錢諮詢顧問公司。

俠女將從司法界轉往企業界行俠,準備拓荒這片新藍海。離開服務二十六年的檢察工作,慶啟人有無限惆悵,但對未來的路心志堅定:「反洗錢就是我今生要完成的任務。」

反洗錢議題夯,檢察俠女操壞身體

去年到今年間,由於對年金改革的不確定感以及對司法改革的失望,司法官圈爆發了離職潮。令人驚訝的是,曾經立誓一生都要當檢察官的慶啟人,名字竟也出現這波名單上。慶啟人接受《新新聞》訪問時強調,離開理由與年改、司改無關,而是跟反洗錢有緊密關聯。

反洗錢議題在台灣一直很冷門,不過,去年發生兆豐銀紐約分行不諳美國洗錢防制法規,遭美方重罰五十七億元的案件,引起媒體關注。

緊接而來的是,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sia/Pacific Group on Money Laundering, APG)明年將對台灣進行第三輪相互評鑑。政府如臨大敵,深怕被列入加強追蹤名單影響經濟發展,進而大修《洗錢防制法》擴大洗錢打擊面,也在行政院下成立洗錢防制辦公室。

反洗錢的議題夯,慶啟人是國內唯一取得ACAMS國際公認反洗錢師資格的檢察官,身為種子教官的她,電話響個不停。「這一年來,課程邀約直線上升,今年五月開始,情況更是難以想像。」她沒料到,研究十六年的冷門議題一夕翻紅,還意外改變她的人生。

一開始,慶啟人把自己當成女超人,想要搞定檢察業務和反洗錢工作,留在辦公室的時間愈來愈長,體力難以負荷。「檢察署的工作量很大,晚上如果應邀演講,回家後得加班處理公務,接著準備演講資料,沒日沒夜的工作,我自己都懷疑能撐多久。」

反洗錢志業跟檢察官職務,多年來一直像是慶啟人的左右手,質量平衡,現在卻演變成無法兼顧,讓她的心情盪到谷底。「那段時間很掙扎,我知道身為一個檢察官不可以這樣,必須做出抉擇。」

兩個多月前,慶啟人真的很徬徨:「要選擇哪一邊,我心裡很折磨。我嘗試推掉所有演講,專心做個檢察官,卻感到捨不得;我問自己,如果推掉三分之二的邀約,有沒有機會平衡?但這終究只是理想,推掉演講之後,邀約你的人就會變得冷淡……」

「教學相長」這四個字很重要。她說:「在反洗錢專業上,我在教的同時也在學,不斷接觸實務工作者,瞭解問題再想出解決方案,彼此獲得成長;以後如果失去這些交流機會,我很害怕自己不再成長,這樣過日子應該很不甘願!」

害怕退步的想法埋下離開的種子,另一個導火線則是工作型態的轉變。

走還是留?思考兩星期

慶啟人信手拈來,兀自訴說在地檢署辦案有多麼刺激。她說,某次承辦組織犯罪案,指揮警方逮一堆人,結果有兩個要角落跑;但她卻在地檢署偶然瞥見兩個坐在偵查庭外的可疑男子,她假裝上前攀談,確認他們就是漏網之魚,甕中捉鱉當場逮到人。一審辦案新鮮有挑戰,但升任高檢署後,工作型態改變很大。

高檢署的主要業務是高院公訴蒞庭、審核地檢不起訴處分書及督導地檢,工作相對靜態,這對於熱愛挑戰的慶啟人而言無疑是負分。這些年來,她始終忘不了在地檢署隨時出擊、掌握主控權的辦案人生。「二審就是在這幾扇門裡面當官,退居二線,沒辦法發揮主動偵查的功能,我比較適合在一審當俠女……哈哈哈。」

考慮去留的矛盾期只持續兩周,慶啟人就打定主意離開服務多年的檢察界,轉而籌設反洗錢顧問公司,要把興趣正式發展成事業。這項創舉引起司法界譁然,但對於大量渴求洗錢防制人才的金融界,不啻是利多消息。

她自嘲:「我是人到中年才叛逆,還衝動創業,別說跌破別人的眼鏡,連我自己的眼鏡都碎了。如果不趁這時候離開,可能就會在這裡終老,人生總要為理想拚搏一次才不會後悔。」做出決定以後,她心情踏實,只可惜:「我一生都是俠女,離開打擊犯罪、鏟奸除惡的檢察官工作,以後要怎麼樣行俠仗義呢?」

扮演拓荒者的角色

另外,此時卸去檢察官身分亦讓她付出代價,她還不到領月退俸的年齡,只能領取「一次退」,損失慘重,人事單位勸她「要不要再等一等」。高檢署檢察長王添盛則建議:「中年換跑道要考慮清楚,公務體系比較有保障。」但反應最大的就屬就讀高中的小女兒,「我認識的媽媽就是檢察官,你怎麼可以不當檢察官?」

面對反對聲浪,慶啟人仍堅持離開。小女兒黯然接受事實後,從來沒看過媽媽開庭的她,還特地在慶啟人檢察官生涯的最後幾天,到法庭見證媽媽的表現,回家豎起大拇指稱讚:「媽媽你好威!」

慶啟人生平第一次創業,竟然就要創一個台灣沒有的行業,大多數人共同的疑問是:什麼是反洗錢顧問公司?知情人士說,AML(Anti-MoneyLaundering,反洗錢)顧問公司在國外早就流行多年,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甚至跟該類公司合作進行企業肅貪,只是台灣一直沒有出現先例。

APG明年將對台灣進行第三輪相互評鑑,行政院特別成立洗錢防制辦公室。(郭晉瑋攝)
APG明年將對台灣進行第三輪相互評鑑,行政院特別成立洗錢防制辦公室。(郭晉瑋攝)

她解釋:「國外的反洗錢顧問公司都專精於金流調查,成員包括退休FBI幹員、調查官、警察及退休檢察官等。我們擔任檢察官時,常『以錢追人』或『以人追錢』,以後我也會活用這些技巧,協助企業內部防弊、除弊或協助政府調查洗錢犯罪。」

在這片新藍海裡,慶啟人扮演拓荒者的角色,雖然沒有學習的對象,但她的臉上沒有畏懼,反而精神抖擻、笑聲清朗。她透露,公司將命名為「拉斐爾諮詢顧問有限公司」,屆時會與知名律師葉奇鑫開設的「達文西個資暨高科技法律事務所」進行策略合作,而「拉斐爾」的名字就是兩人一起討論出來的。

慶啟人說,拉斐爾具備「神治癒了」的意思,拉斐爾、達文西都是文藝復興三傑,最後的夥伴「米開朗基羅」,則還在等待有緣人。目前公司的顧問團成員,包括法遵專家、反洗錢師及網路高手,也有曾任調查局洗錢防制處的調查官加入,事業蓄勢待發。

反洗錢是一場持續性的戰爭

至於企業投入反洗錢有什麼好處?慶啟人說,最早反洗錢是為了反毒。一九八八年,毒品犯罪氾濫,世界各國在維也納簽署反毒公約,隔年在巴黎成立反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不過時至今日,和洗錢沾上邊的犯罪集團不勝枚舉,包括詐騙集團、地下通匯和黑金犯罪等。

她解釋,許多犯罪集團利用金融機構帳戶洗錢,因此推動反洗錢能夠防堵犯罪。她認為,金融機構的改變還來不及跟上犯罪集團的腳步,有些金融機構以為對客戶、產品及業務做好書面評分,就算做好洗錢防制,這個想法錯得離譜。她說,「風險評估」和「風險控制」是兩回事,客戶的背景和職業隨時可能改變,也許一開始看起來OK,但一換工作,就必須重新評估風險值。

這些問題不難解決,她說:「讓專業的(檢察官)來最快!我們能協助金融機構建立防洗錢SOP(標準作業程序),也能檢視制度來揪出內部弊端,甚至可以幫忙政府調查洗錢犯罪。這麼一來,我不就可以繼續辦案了? 」講到辦案,她笑聲爽朗。

這個大膽決定有人認同,但也有人認為,反洗錢只是一時的熱潮,熱度維持不了多久。對此,慶啟人反駁說:「金融支付工具愈來愈複雜,就像比特幣、區塊鏈等就帶來更多洗錢風險,金融機構必須不斷調整防堵方式;不管我國有沒有通過反洗錢評鑑,反洗錢是一場持續性的戰爭。」

她瞄準的新藍海,市場類型相當廣泛,銀行、保險、證券、融資及租賃業等都可能是潛在客戶。在這片未知的市場上,擔任領頭羊的慶啟人,能不能像檢察官任內表現「那麼威」,她肩上扛著萬眾期待。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