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誰說少了文言文就不是中華民族?

筆者針對近日文言文比例爭議表示看法,認為文白之爭不是高下之爭,而是古文經派(中華本位)和今文經派(本土意識)之爭。(圖/quillau@pixabay)

筆者針對近日文言文比例爭議表示看法,認為文白之爭不是高下之爭,而是古文經派(中華本位)和今文經派(本土意識)之爭。(圖/quillau@pixabay)

這個世界,自所有的國家機器收編「教育」的那一刻起,教育問題就是政治問題了。國家想要透過教育培養出什麼樣的公民、什麼樣的認同,這件事情就是純然的政治,政治問題本該政治解決。

文白之爭不是高下之爭,是古文經派(中華本位)和今文經派(本土意識)之爭,而這本來就應該要爭,假裝問題不存在,「操弄族群」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假中立謬論才會被當成真有那麼一回事。早該要爭了!不對話、不經歷紛爭,如何期望有天能達到共識?操弄「不存在的操弄族群」,不過是既得利益者鞏固自身的手段。台獨人士想要去中國化很政治,難道中華本位者的反台獨就不政治?若指責前者的行為是把政治的髒手伸進教育很噁心能成立,那後者的噁心程度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教團倒是終於說出真心話了(少了文言文就不再是中華民族),在這個點上,還能教人敬他們三分。但也就在這個點上而已。

《楚辭》云「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文言只是一種書寫方式,義務教育的授課時間和內容都有限,在有限的範圍內,某一項的佔比高,就會對其他項產生排擠效應,這是一直以來明談文言文優點暗則捍衛中華本位內容的古文經派不願意面對的問題。如果只是書寫方式,一但陷入高低之爭,倘若還有一點腦袋,就該知道被提出來的各項優缺幾乎都是雙面刃,此處之長必定成彼處之短!既無高低,為何文言文的佔比要這樣高?

那個「歷來如此」一點也不理所當然,面對質疑儒家道統者,一樣是中國文學,為何不以無為的道家、兼愛的墨家為「主」?那是一種政治行為,那不過是在延續漢朝的獨尊儒術。

文言文——嚴格來說是文言散文,詩詞曲賦他們何曾在意——佔比要這樣高,是擁護者必須給出一個「一定要這麼高而且無法被駁倒」的理由,他們根本沒資格要求期望文言文佔比降低者提出足夠的理由說服他們。另外,如果真如他們所說「白話文能力已經足夠」,那對現今學生語文能力低落的評價究竟從何而來?難道這些孩子在就讀中文系之前會寫文言文作文給他們看嗎?那不讀中文系的孩子呢?

我反對刪除文言文,但我支持大幅度降低比例,那是基於一種方法論的立場。

文言文才是文學的根本,白話文都是從此而生,本來就應該要讓文言文擁有較高的佔比,除了根本不懂語言學之外,跟護家盟口中「同性戀是異性戀生出來的,可以擁有的本來就該比較少」這種堅守異性戀霸權的論調真是分毫不差。

如果今天文言文佔比提高到八成,但只能選儒家以外的文章,只能選具有獨立意識不支持中華本位的文章,古文經派一樣反對;反之,如果白話文提高到八成的比例,但只能獨尊儒家,只能選傳遞大中華思想的文章,今文經派也依舊會跳腳。

爭的終究是內容,從來也只是內容。

*作者為國中國文代課老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