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西方演習」大軍登場 歐洲緊張局勢升溫

2017年8月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軍隊聯合舉行「西方-2017」(Zapad-2017)軍事演習(AP)

2017年8月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軍隊聯合舉行「西方-2017」(Zapad-2017)軍事演習(AP)

它被標榜為一次軍事訓練,但是俄羅斯與白俄羅斯的軍隊在這一周開始「西方-2017」(Zapad-2017)演習時,鄰近區域各國都將對之投以緊張注視的目光。

「西方-2017」是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兩軍聯合的一次戰略性級別的演習,預計將於9月14日在俄羅斯西部的加里寧格勒州(Kaliningrad)軍事區開始,一直延伸到白俄羅斯境內。

2017年8月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軍隊聯合舉行「西方-2017」(Zapad-2017)軍事演習(AP)
2017年8月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軍隊聯合舉行「西方-2017」(Zapad-2017)軍事演習(AP)

計劃的演習日程將為期大約一星期,但實際進行時間也可能更長。它是四年一循環的大型軍演當中的一部分,每一年聚焦一個廣大的地區或者說「前線」(分別是「西方」、「東方」、「中部」和「高加索地區」)。但是比起上一次在2013年進行的「西方演習」,今年所引發的關注要大得多。

局勢的背景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俄羅斯已經攻佔和吞併了克里米亞半島,並在烏克蘭東部通過提供武器、訓練以及有時候派出作戰部隊等方式支持分離主義者的戰爭。於是,在多個北約國家眼里,如何的俄羅斯所造成的威脅要遠大於過去。

Zapad exercise locations
BBC

烏克蘭總統普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指,俄羅斯籌備演習是「為一場洲際規模的侵略戰爭做凖備」。普羅申科表示,烏克蘭的邊防正在加強。

他還指出,他認為俄羅斯是在利用籌備演習的機會將部隊派遣轉移到邊境位置,以凖備進行攻擊行動。普羅申科表示,他不能排除一種可能性,是演習「或會被作為煙幕,讓俄軍進而組織新的侵略部隊進犯烏克蘭領土」。

Russian Pantsir missile practice firing, 5 Aug 2017
EPA「鎧甲」(Pantsir)地對空導彈:俄羅斯與他國軍隊在上月進行戰鬥演練

部隊正在移動,全面進犯烏克蘭?

北約觀察者和內部人士並不一定全都認同全面進犯烏克蘭的可能。

倫敦智庫組織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研究員、俄羅斯問題專家吉爾斯(Keir Giles)承認,過去相似規模的俄軍演習「曾經變成了2008年對格魯吉亞和2014年對烏克蘭軍事行動的先期部署」。

不過,他說,「那兩次行動都來源於即時的政治危機——這在目前的歐洲並不存在」。「而且在這期間也有過不少其他的俄軍演習,」吉爾斯說,「而最終也並未導致任何國家被侵犯。」

可是,對於一個重新復蘇並且更加激進的俄羅斯,恐懼是實實在在的。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一年里,北約向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派出了小規模的多國部隊,以發出阻嚇性的信號;也是為什麼今年的這次軍事演習受到了如此密切的關注。

只不過,到底能有多密切的關注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不一樣,它更不願意邀請任何數量的西方觀察人士到場。雖然作為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的成員,俄羅斯有義務在進行兵力多於1.3萬人的軍事演習時向各方發出邀請。

吉爾斯指出,俄羅斯或許「願意看到歐洲因為莫斯科四處耀武揚威而警惕起來」,但相比之下,白俄羅斯則是希望令局勢緩和。演習的區域範圍邊界定在該國的中部——不靠近波蘭及立陶宛邊境——是一個有意為之的政策性決定,意在降低機會令外界誤讀或者避免俄軍部隊和飛機靠近北約國家邊境而發生事件。

Polish F-16 over Lithuania
AFP 波蘭軍方F16戰機是北約派遣部隊至波羅的海的政策性部署之一

白俄羅斯對待國際觀察者的態度也要開放得多。北約國家將能夠使用用清晰的衛星訊號、空中雷達以及其他國家級情報收集手段。此外,還有一些措施鼓勵有興趣的白俄羅斯民眾在他們的區域觀察軍事行動,並將它們發上網,供非政府組織、公共分析人士和專家參考。

1萬3?8萬?多少兵力參與演習?

所以,這次演習的規模到底有多大,西方觀察和分析人士想看的又是什麼?對此,各方的評估大有差異。俄羅斯方面稱,總共大約有1.27萬人參與演習,其中包括來自白俄羅斯的一支重要部隊。(請注意,這麼說的話,演習將不足歐安組織所劃定的1.3萬人界線。)

觀察演習籌備工作特別是鐵路平板車(這是運載重型裝甲車隊至演習地點的主要方式)排列的西方專家們表示,演習的參加人數將會比俄方所指的多得多。

Russian military exercise, March 2015
AFP 俄羅斯將進行大型軍事演習(2015年3月圖片)

一些評估認為,可能有達8萬兵力參與演習,但是由於演習行動有一連串不同的演練、訓練和地點轉移,很難對確切數字作出凖確判斷。

俄羅斯將會對自己應對和遏制外界進攻的能力進行測試,並將從不同部隊派遣兵力:重型裝甲、空降部隊、「斯佩茨納茲(spetsnaz)」精英特種部隊,以及電子戰爭專家等等。

波羅的海艦隊(The Baltic Fleet)以及駐守加里寧格勒州的第十四軍團(The 14th Corps)也將參與其中。其中一個看點可能是「資訊行動部隊」所擔當的戰略和戰術角色——這是俄軍作戰序列當中一個相對較新的部分。

俄羅斯對炮兵的使用,俄軍在電子戰爭(在烏克蘭的戰鬥中已經表現得相當明顯)方面的能力,以及俄軍思維當中越來越重要的精確導航武器等方面,固然有很多值得了解的地方,但是最重要的或許是資訊行動這一部分。因為在部隊轉移之外,「西方-2017」演習的背後是一次更廣泛的宣傳,意在影響和塑造西方世界的看法。

「西方演習」是觀察俄羅斯思維方式的絶佳窗口

美國分析家科夫曼(Michael Kofman)在軍事博客「戰爭困境」(War on the Rocks)上曾發表一篇 引人入勝的文章 ,形容「西方演習」是觀察俄羅斯思維方式的一個絶佳窗口。

「雖然俄羅斯武裝力量經歷了各種現代化轉型,」科夫曼在文章中說,「但實際上,俄羅斯領導層很可能仍然感到害怕:害怕美國會試圖拉攏白俄羅斯,害怕美國在技術和經濟上的優勢地位,害怕美國尋求推動莫斯科政權更替;也害怕華盛頓有意欲令俄羅斯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力全面瓦解,或者更嚴重的是,令俄羅斯本身全面瓦解。」

科夫曼斷言:「』西方演習『是有關這些恐懼最全面清晰的體現,也是莫斯科對美國的一種威脅,一些最壞的情況發生,它會做什麼。」

至於那些認為這可能遠不止一次演習這麼簡單的擔憂又如何呢?吉爾斯對圍繞在「西方演習」周圍的媒體誇大其詞的說法並不感冒。但是他卻有這樣的警覺:「最應該密切觀察軍事部署的時間,很可能是在主要演習部分結束之後。」

他說,「西方演習」的最後一天是9月20日,而「俄羅斯部隊設定離開白俄羅斯的日期是9月30日——那時候觀察人士已經離開,媒體的關注也將已經冷卻。這個時間將決定今年的『西方演習』會不會和平結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