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俊榮專欄:要留住人才需全面改革勞動市場

作者認為台灣在勞動市場的困境比他國更為嚴峻,低薪與人才外流都是結構性問題,若有心解決,須全盤檢討產業政策與勞動政策,並師法其他國家,提出更全面性的解決方案。(資料照,吳逸驊攝)

作者認為台灣在勞動市場的困境比他國更為嚴峻,低薪與人才外流都是結構性問題,若有心解決,須全盤檢討產業政策與勞動政策,並師法其他國家,提出更全面性的解決方案。(資料照,吳逸驊攝)

台灣面對的勞動市場困境比起他國更為嚴峻。低薪與人才外流是結構性問題,若有心解決,必須全盤檢討產業政策與勞動政策,並師法其他國家,提出更全面性的解決方案。

在全球經濟略有復甦後,各國已開始由尋找經濟復甦動能,轉向處理勞動市場困境,台灣卻自外於此一趨勢。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因主張改善就業問題而當選,於是積極主導勞動政策。對於創造就業機會,川普致力阻卻對外投資及生產外包,近來更限制移民數量,以提升美國人民的就業機會;外籍勞工則須獲得授權並支付費用,以防止影響美國勞工的工作機會。此外,他對於提高最低工資的承諾,在與國會協商《勞動基準法》(FLSA)修法後應可實現。

剛當選南韓總統的文在寅宣示了兩大改革,一是改革財團,另一就是革新勞動市場。文在寅親任新成立的「就業政策管理中心」委員長,推動在公共領域新創81萬個工作機會,透過工時縮短及推動彈性工作制,創造民間131萬個工作機會。此外,法定最低時薪將由目前的6470韓圜(約170元新台幣)在2020年前提高55%至1萬韓圜(約270元新台幣)、每周最高工時由68小時降至52小時。

日本也在今(2017)年開始執行「勞動型態改革計畫」,由首相安倍晉三親自領導,希望具體改善青年就業環境,打擊苛扣員工的「黑企業」;推動縮減工時,正式員工與契約員工同工同酬,將非自願的非正規員工占就業人數比例,由16年的15.6%降至20年的低於1成,每年名目最低薪資至少提高3%,時薪達1000日圓(約275元新台幣),長期目標每月加班時數不超過45小時,且全年不超過360小時。

安倍晉三。(美聯社)
作者指出日本由首相安倍晉三親自領導,從2017年開始時薪達1000日圓(約275元新台幣),長期目標每月加班時數不超過45小時。(美聯社)

對照這些國家,台灣除了飽受爭議的一例一休政策之外,日前也審議通過基本工資調高4.72%,基本月薪將達22000元,時薪則達140元。以時薪來看,較之日韓,台灣勞工還是面對低薪情境。

大約同時,國發會指出,人才外流的主因是低薪、鄰國挖角、投資動能不足。由此可知,台灣面對的勞動市場困境,比起他國來得更為嚴峻,更已影響及產業與經濟發展。

為解決人才外流危機,國發會提出4項對策:促進投資與協助產業升級、改善薪資與留才條件、提升就業力以及鼓勵人才海外交流及回流。這些對策並無不妥,但一來這些政策已行之有年,必須先檢討效果不彰的原因,否則可能徒勞無功;二來低薪與人才外流是結構性問題,單獨針對「人才」提出對策,實無法徹底解決問題。若政府有心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全盤檢討產業政策與勞動政策,並師法其他國家,提出更全面性的解決方案。

*作者為台經院副院長。本文原刋《新新聞》1591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