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前瞻」無審表決,為什麼閉幕的不是立法院?

國民黨立院黨團為前瞻建設基礎條例特別預算案的「萬件提案」遭「封殺」,在立法院群賢樓前「禁食」抗議。(國民黨團提供)

國民黨立院黨團為前瞻建設基礎條例特別預算案的「萬件提案」遭「封殺」,在立法院群賢樓前「禁食」抗議。(國民黨團提供)

世大運閉幕倒數計時之際,立法院為了前一陣子吵翻天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特別預算」,也「如火如荼」上演「表決大戰」,這場「不斷電表決」謂之「大戰」與事實仍有出入,畢竟朝野小小推擠,無「戰」可言,而在野的國民黨「萬件案海」戰術,在民進黨祭出「一事不二議」之後,完全無用武之地,所有的表決都是民進黨提案,與國民黨無干。

國民黨萬件海案 改變不了表決贏不了的現實

國民黨能做的事,只有反反覆覆對民進黨提案的要求記名表決,到底要不要記名表決要先表決一次,當然不會通過;然後就民進黨提出進行表決後再提出重複表決;重付表決之後還有復議表決…,這實在是很折磨人的過程,不過,從好處看,朝野兩黨至少不必水球紙球亂打一通,這是「文明的議事杯葛」,杯葛方和防衛方,都得要有堅強的耐力,透過冗長的表決戰,反應國會席次寡眾間的現實:多數黨不妥協,就得忍受少數黨的「議事折磨」;少數黨不認清人頭數不過,即使表決到天荒地老,還是無法改變議案內涵─不論是預算或法案。

20170829-立法院29日召開臨時會,國民黨立委高舉「立委提案,法定職權」標語。(顏麟宇攝)
立法院29日召開臨時會,國民黨立委高舉「立委提案,法定職權」標語。(顏麟宇攝)

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自行政院提出以來,論者批評不知凡幾,在初審時,執政黨即已採取期程與預算砍半方式,讓特別預算案在衝突混亂中,「完成審查」,到底完成了什麼審查?只有天知道,特別預算案付委,甚至未經行政院長林全的專案報告並備質詢;從完成審查到第三次臨時會二、三讀前,不要說國民黨或社運團體的批評汗牛充棟,連民進黨和綠營人士都有不同意見,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好了,嘉義縣長張花冠對前瞻中的「食安大樓」強烈質疑,認為只要花二點五億,啟用嘉義縣的食安實驗室即可,何須再花大錢蓋大樓?這個「食安大樓」的預算調整了嗎?不知道!

再比方說,前瞻最具爭議,連總統府資政陳博志都一再建言一定要「緩下來」的「軌道建設」,緩下來了嗎?當然沒有!

協商可退回未經環評項目,蔡政府打假球?

根據國民黨的說法,他們的杯葛就是要擋下二十四項未經規畫、評估、甚至核定的軌道建設,在第一期特別預算案中,有八大項最具爭議,國民黨的主張是回到公務預算;而根據民進黨的說法,朝野協商民進黨已經準備退讓到刪減一百億預算之外,軌道建設中「未經環評」的十八項也可退回,至於八億軌道預算則由行政院改以「第二預備金」處理。最後協商破裂,但民進黨提出的協商條件卻反應了以下事實:

第一,軌道建設有十八項未經環評,請問,行政院是打定主意環評一定會過?還是一定要讓環評通過?那環評不擺明了是花瓶?豈不坐實環保團體抗議有理?更坐實各界此前對軌道建設的各種批評?

第二,特別預算案被立法院退回或刪除的項目,豈能另以「第二預備金」加入?果若如此,豈不證實立法院審查預算是「打假球」,反正東邊刪了西邊再加回去?

20170829-立法院29日召開臨時會,國民兩黨於主席台前發生爭執。(顏麟宇攝)
立法院29日召開臨時會,國民兩黨於主席台前發生爭執。(顏麟宇攝)

最神奇的是,民進黨以「一事不二議」,封殺國民黨立委的所有提案,法律上有「一罪不兩罰」、「一案不再理」,國會議事若存此「一事不二議」之原則,豈有核四停停建建的荒唐事?遑論民進黨立委提案和國民黨立委提案能算得上是「一事」嗎?照這個標準,在野立委豈不從此被剝奪提案權(有權提案,無能付諸表決)?就算朝野立委真有相類的提案,也該併案處理,民進黨一百案頂國民黨一萬案,那其他九千九百案呢?

提案拚不過,狀告議長,法官如何判國會的是非對錯?

神奇的不只執政黨,在野黨也很特異功能。從現實上說,國民黨通共三十五席,就算全員到齊,提出千萬提案,照樣一案不可能贏,其結果是相同的,國民黨打「無限戰爭」的結果,就是沒人知道國民黨反對前瞻的道理是什麼,除了《金剛經》或《古文觀止》之外,還有沒有比較正常合理的提案?

做為少數到三分之一席次都不到的在野黨,國民黨能使出的招數真的非常有限,最後,拳頭打不過,舌頭說不過,只好到法院「按鈴申告」,告立法院正副院長蘇嘉全和蔡其昌「瀆職」,這大概是立法院有史以來第一樁國會正副議長因為議事爭議而被告上法院,問題是,蘇蔡兩人守著主席台不斷電表決,遑論國會自主,法官能干預立法院的表決程序嗎?

20170829-立法院29日召開臨時會,國民黨於發言台擺上「違法院長,歷史罪人」標語。(顏麟宇攝)
立法院29日召開臨時會,國民黨於發言台擺上「違法院長,歷史罪人」標語。(顏麟宇攝)

最為最高民意機關,立法院除了不能決議男人生小孩之外,什麼決議都能做,即使通過附帶決議,行政院動支前瞻特別預算案要先念一遍金剛經,行政院也只能苦笑。除非立法院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也不會對立法院議事指三道四,如立法院審查預算案不得移動增減預算項目之釋字三九一號解釋文,即屬之。尋常法官誰能判決立法院議事之對錯是非?若法官判得出來,以後立法院議事程序豈非又多一個太上機關?

說到底,朝野兩黨不論是肢體或提案「對戰」,對於預算案的把關功能都已全然喪失,當立法院只剩下執政黨立委的護航表決,又何來「嚴審預算」為人民看緊荷包的可能?當在野黨無計可施只能「禁食」,民主制衡還剩下什麼?「前瞻」爭議直如春夢了無痕,朝野兩黨沒有人是勝利者,從總統、內閣、民進黨到國民黨,全部打的是七傷拳,民調一起下滑。當人們厭惡政治與政客,為世大運「台灣英雄」歡呼的同時,最遺憾的應該是:為什麼閉幕的不是立法院?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