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幹唱帶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中美已經實質交戰:《飛彈、政客與祕密外交》選摘(4)

中美進一步擴大衝突、短兵相接(更具威脅性的傳統型戰爭)的可能性不容小覷,而台灣將可能是促成兩強交鋒的催化劑。換句話說,台灣將是中美纏鬥甚至兵戎相見的關鍵因素。圖右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圖左是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中美進一步擴大衝突、短兵相接(更具威脅性的傳統型戰爭)的可能性不容小覷,而台灣將可能是促成兩強交鋒的催化劑。換句話說,台灣將是中美纏鬥甚至兵戎相見的關鍵因素。圖右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圖左是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若我們想探究中美衝突的本質,或許可從「中美已處於戰爭狀態」的命題出發。 讀者必須瞭解,過去「大規模殺戮和破壞」的全面戰爭模式不再是國際關係的常態。自二戰以降,西方國家(以及大部分的非西方國家)雖捲入多場戰爭,但是幾乎所有的國家談及戰爭時,都會強調避免殺害平民或造成敵軍大量的人員傷亡。像是某種國際規範般,各國不再為了領土而大打出手。事實上,各國高層都有默契地認同這條不成文(但被承認、甚至強制執行)的國際「法律」,禁止強奪和併吞他國領土的行徑。

此外,雖然核武及其發射系統大致形塑了冷戰時期美蘇兩強的關係,但實際上核武一次都沒派上用場。因此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如今動用核武的選項已經過時了。有鑑於此,我們必須重新定義或詮釋當代戰爭的意義。近年在國際事務和戰爭的討論中,與以往不同的是,「反恐戰爭」已成為眾人朗朗上口的詞彙。此一現象證明了國際社會開始接受戰爭的其他面向(相較於某些曾一度被接受的觀點)。雖然中美當下沒有、未來也不太可能開啟一場恐怖主義戰爭,但中國的戰略專家確實曾提議以恐怖主義做為發動「不對稱作戰」的武器(以下會再詳述)。

另一方面,一般人普遍認為中美正在打經濟戰,最終結果將決定誰能稱王,進而改變國際體系的本質和結構。 事實上,經濟實力是決定其他能力的基礎,在中美競局中也不例外──經濟可說是其他類型「戰爭」的起點或先決條件。如前所述,中國在這場經濟戰爭中勢如破竹。若「經濟戰」一詞有點難以捉摸或艱澀難懂,「資源戰」、「間諜戰」、「網路戰」、「太空戰」的定義應該較為精確而易懂。其中當然也包括「不對稱作戰」。

美國海軍迪凱特號飛彈驅逐艦進入南海海域巡弋,再度引發中美關係緊張。(美國海軍官網)
美國海軍迪凱特號2016年10月飛彈驅逐艦進入南海海域巡弋,再度引發中美關係緊張。(美國海軍官網)

中美無疑正在進行資源戰。美國企業在世界各地簽署石油和天然氣等各種天然資源的開採合約,並基於許多原因,嘗試永續管理手中的天然資源,而非盡情開採。中國(正確地)指出,由於大部分頂級的油田、天然氣田和礦脈等已被各國瓜分,因此中國只能在其他區域試圖探索次等的資源,例如政府效能和人權水平低落的地區、處於內戰或其他衝突中的國家。 也由於中國支持許多政府效能不彰、侵害人權的國家,美國因此譴責北京為虎作倀。有些觀察家認為,華盛頓樂見此一趨勢,並將搶奪資源視為廣義對中「戰爭」的一部分。中國已有回應。中共高層認為美國「霸占資源」的行為既惡劣又挑釁。 中美資源戰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並升高為一場更激烈的衝突。

美國經常控訴中國發動網路攻擊,尤其是透過電腦駭客攻擊美國。傳聞中國駭客擅於滲透美國政府和企業的網站,曾在2006年從五角大廈的一台電腦中竊取20兆位元組的數據,以及多達24種武器系統的相關機密。2015年,多名受雇於中國政府或與其共事的駭客,取得數百萬筆向美國政府提出安全查核(security clearance)申請的個人資料。這一切意味著中國從美國手中奪走許多極為重要且所費不貲的機密,並把這些機密用於軍事能力的提升、吸收間諜,以及增加自身的談判籌碼。 雖然北京否認美國的指控,但其官員也不忘指出,事實上其他國家也在做同樣的事,而美國則鮮少提及自己同樣對中國發動網路攻擊的「事實」。多位美國資深官員的確曾宣稱,美國進行網路戰的能力無可匹敵。 換句話說,美國一定曾經反擊,或正以同樣的行徑報復中國。倘若中美正在虛擬世界中交手,我們應該有所警覺,如此不透明的發展可輕易地讓中美關係蒙上另一層陰影。

中美之間的「間諜戰」或「情報戰」同樣引人省思。華盛頓指控中國全面性地定期滲透美國,甚至雇用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和華人幫派從事間諜工作。 然而,除了中國官員譴責美軍偵察機和偵察艦在中國邊境蒐集情報,世人幾乎不曾耳聞華盛頓對中國發動的間諜戰。中美曾因間諜戰而對峙。 未來這類事件可能引爆更嚴重的衝突。

此外,中美也在進行所謂的「太空戰」。中國為了許多新目標而編列軍事預算,包括提升太空探勘能力、在月球和火星建立太空站,並成為全球太空科技最先進的大國(包括與美國在太空中交鋒的能力)。 中美的太空戰似乎正在進行中,而中國正以飛快的速度追趕美國的步伐,並有希望在未來幾年迎頭趕上。就挑戰者(中國)和現狀強權(美國)可能以石破天驚之姿正面交鋒來看,中美在太空科技上的競局可謂驚險萬分。由於北京希望攻擊美國的弱點,因此特別專注於網路戰和太空武器的發展。美國的制空權也受到挑戰,因為新科技可抵銷美軍偵測地對空飛彈的能力。此外,中國打擊美國航母和潛艦的能力也讓美國的制海權岌岌可危。

最後,還有所謂的「不對稱作戰」──「殺手鐧」、「資訊戰」或非傳統作戰。中國不對稱作戰鎖定美國的弱點,並運用各式各樣的新型、非正規的武器和手段打擊美國。不對稱作戰比其他的作戰方式更邪惡,也更有威脅性。 進行不對稱作戰的方式包括雇用恐怖份子、癱瘓國際金融體系、散播致命或較不致命的病毒,以及切斷食物供應鏈等手段。雖然有些觀察家批評,不對稱作戰運用了與戰爭法背道而馳的「骯髒手段」來達成目的;許多觀察家也認為,此種作戰方式觀念新穎且防不勝防。江澤民於千禧年時宣布,中國必須「盡快掌握」殺手鐧(一種更特定的不對稱作戰),「以在對抗全球霸權的戰役中捍衛自身的主權利益」。中國民眾很清楚全球霸權指的是美國,而主權利益則隱射台灣。

不對稱作戰與較嚴格定義的殺手鐧都出於中式思維;中國正在發展進行不對稱作戰的手段,而美國則把精力集中在如何反制中國的奇襲。不對稱作戰的發展再次證明中美兩強失和,崛起中的強權正在打破現狀。有鑑於前述各項發展,我們必須思考的是,目前中美正捲入的這些「戰事」會如何升高為一場「軍事衝突」,為什麼中美可能大動干戈?

事實上,中美早已捲入前述「戰事」之中,而彼此所採取的必要手段都強調先發制人的概念。換句話說,奇襲是勝負的關鍵──另一方必須保持警覺,並以形同作戰的心態或姿態快速地做出回應,否則會失去良機。因此從某個角度來看,中美為了防止衝突而付出的努力功虧一簣。其次,透過民調、網路輿論和其他指標可發現,中美越來越相互敵視。 兩國的政客都喜歡引用國內輿論,譴責對方為問題的禍源。雖然相較於中國,美國政客更常在選舉期間大肆批評北京,但近年來這股批評聲浪似乎越來越司空見慣,進而導致任何衝突可能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同時,許多美國人開始相信全球化和對外貿易有百害而無一利。這兩種想法都會對美國造成傷害且有利於中國。如此一來,國際裁決和所謂的貿易和平論──貿易往來頻繁的國家不會交戰──似乎不再是確保和平的萬靈丹。

若中美當下的「低強度戰爭」(low level war;儘管有些人不同意此說)演變成一場更嚴重的戰事,我們很難預測戰況激烈的程度、戰火延綿的時間,以及戰事會如何發展和落幕。這些問題難以輕易回答。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中美進一步擴大衝突、短兵相接(更具威脅性的傳統型戰爭)的可能性不容小覷,而台灣將可能是促成兩強交鋒的催化劑。換句話說,台灣將是中美纏鬥甚至兵戎相見的關鍵因素。

*作者康培莊(John F. Copper)是美國羅德學院(Rhodes College)史坦利.巴克曼(Stanley Buckman)傑出教授,國際研究系榮譽教授。畢生關注台灣和兩岸關係發展。本文選自作者最新版著作《飛彈、政客與祕密外交:台灣問題專家四十年的深度觀察》(譯者:劉泰廷,德國杜賓根大學歐洲當代台灣研究中心訪問學者/許劍虹,事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遠足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