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視蔡英文「邪惡」難以妥協:《飛彈、政客與祕密外交》選摘(2)

在台灣大選落幕的一段時間內各種因素與事件匯聚,讓中國的領導階層更加敵視台灣,甚至不惜以戰爭報復台灣。北京高層認為蔡英文難以妥協、甚至邪惡,企圖讓台灣與中國分道揚鑣。與此同時,中國敵視美國的心態日益加深,而北京也更有自信能在衝突爆發時擊退美軍。(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台灣大選落幕的一段時間內各種因素與事件匯聚,讓中國的領導階層更加敵視台灣,甚至不惜以戰爭報復台灣。北京高層認為蔡英文難以妥協、甚至邪惡,企圖讓台灣與中國分道揚鑣。與此同時,中國敵視美國的心態日益加深,而北京也更有自信能在衝突爆發時擊退美軍。(資料照,顏麟宇攝)

中國早就預期蔡英文和民進黨將一舉贏得2016年大選的勝利。事實上,北京已有準備。我們可以說,中共高層知道如何回應蔡英文當選的結果,或至少在大局已定前未雨綢繆。2005年5月,胡錦濤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發表「新形勢下發展兩岸關係的四點意見」,新形勢意指陳水扁連任可能帶來的問題。其四點意見為:1、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絕不動搖;2、爭取和平統一的努力絕不放棄;3、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絕不改變;4、反對「台獨分裂活動」絕不妥協。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隨後制訂出眾所周知(在台灣和美國都聲名狼藉)的《反分裂國家法》,並依據該法指出,針對台獨支持者或「分離勢力」,中國可在必要時祭出軍事手段予以回應。有些觀察家認為,《反分裂國家法》將成為日後中國對台政策的基石。 由於北京立法後未行使該法,也從未依據該法針對任何危機事件做出定義,因此《反分裂國家法》等於被束之高閣。美國宣稱會讓陳水扁謹守分寸,而當時主導立法院的國民黨也更積極地推廣中華文化和維繫良好的兩岸關係。總之,陳水扁政府的聲勢在不久後開始下滑。因此(誠如第13章所提)在中共高層認定台海危來臨至或發展前,兩岸有過一段平靜的時光。

掌握經濟權仗的北京政府,持續羞辱蔡政府

到了2015年情況才有所改變……在2014年台灣的地方選舉結束後,北京預測台灣將在2016年1月出現政黨輪替。因此該年10月(當時民進黨勝選的態勢已明朗化)即有報導指出,中國可能在總統大選前減少一半、甚至百分之95的來台觀光人數, 以示警告。中國政府在大選後隨即宣布,其觀光客來台旅遊人數將在蔡英文就任前縮減3分之1至一半。中共高層斷言此舉將會影響台灣經濟。 北京正在向台灣新政府展示其掌握的經濟權杖。

到了3月,也就是蔡英文就職總統前兩個月,中國在外交上發出另一則訊號──中國與甘比亞建立大使級關係。甘比亞早在3年前就曾向中國尋求恢復邦交,但當時中共高層沒有答覆,其以此呼應馬英九政府的外交休兵政策。如今中國藉此表達對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識的不滿,而此舉等同宣告「其外交休兵政策告一段落」。 此外,中國也採取第三個選項──軍事打擊。在大選後的幾個小時內,解放軍便舉行對台實彈與兩棲登陸演習。 某位中國海軍上將表示:「若台灣繼續推行獨立,戰爭勢在必行。」

為了宣示中國的立場和對新政府下馬威,習近平聲明九二共識「明確定義兩岸關係」,而台灣唯有接受共識,兩岸才能「維持良好互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接續表示,唯有台灣新政府承認一中原則,北京才會進一步推動兩岸經貿交流。某位中共高層也宣稱「除非民進黨捨棄黨章中的台獨條款」,否則中國不會與民進黨直接聯繫。《人民日報》接著寫道,如果蔡英文「不擁抱九二共識,兩岸的現狀恐將不復存在」。北京高層也發出警告,若沒有九二共識,未來台灣將無法參與任何國際組織。 顯然北京和台北和睦相處的必要條件是,台灣必須承認九二共識。事實上,習近平在3月時就要求台灣承認「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至少在字面上,北京對蔡英文的要求高於馬英九。 北京在這件事上立場堅定,並陸續以行動顯示中國願意動用各種手段,迫使台灣遵從九二共識。據報導,此時習近平已認定蔡英文不值得信任,因此他必須要對她「施加更多壓力」。

4月,在蔡英文就職前夕,中國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壓,要求大會在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年度大會時,必須符合一中原則。北京引用1971年聯合國安理會第2758號決議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北京顯然想讓蔡英文難堪並陷入兩難。蔡英文會屈就於如此難堪的情況並派出代表嗎?還是她會眼睜睜看著台灣的國際能見度下降?北京的舉動讓蔡英文進退維谷。最後,台灣還是出席了,而蔡英文的支持者也一如預期就此事對她大肆撻伐。

北京仍繼續透過其他方式羞辱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府。此時,馬來西亞與肯亞(在北京的建議或堅持下)將數名台灣籍嫌犯遣送至中國,讓蔡英文政府勃然大怒,派遣代表赴中國協商。 時至2016年8月初,大約有100多件類似案件需要台灣關注。在一場公開演講上,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以中國對台策略的多面性為題,指出北京對台採取的「四階段」策略:「觀察、施壓、對抗、衝突。」金燦榮宣稱,北京會在蔡英文就任半年後升高對台施壓的力道,包括取消原有的23項兩岸貿易、投資、航空和旅遊協議,並重啟對台的外交戰。若蔡英文在2020年連任並執迷不悟地維持相同論調,北京就會在2021年對台「宣戰」。 某種程度上,金燦榮已傳達中國政府的立場。

「一份未完成的試卷」是對蔡英文的警告

對於蔡英文的就職演說,中國國台辦表示,蔡英文的演說有如「一份未完成的試卷」。北京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並對可能的後果提出警示。在1個月內,外國媒體以嚴肅的口吻指出,由於台灣不願承認九二共識,中國已「中止與台灣的接觸」。這句話的意思是,北京拒絕與台灣的陸委會進行任何交涉。李登輝在1989年設立陸委會,專事兩岸事務(非外交部權責範圍,因為兩岸往來不屬於「對外」事務)。習近平也勒令中止海協會和海基會的非官方對話──兩會在推動兩岸冰釋前嫌的過程中不遺餘力。

某位美國觀察家指出,中國已「開了第一槍,向蔡英文政府發出警告」。另一位觀察家則指出,兩岸目前在處理危機上沒有直接溝通的管道,並暗示這種現況的危險性。有些觀察家認為,急轉直下的兩岸關係宛如國與國之間斷絕外交關係,而後者通常預示著戰爭爆發的序幕。

中國人民解放軍為慶祝建軍90周年,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舉行大閱兵,習近平親自主持(AP)
圖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為慶祝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舉行大閱兵。(AP)

隨著兩岸「切斷往來」,北京宣稱只要台灣拒絕接受九二共識,雙方就不可能就台籍嫌犯遭遣送至中國的問題進行協商。 同時,中共無視於蔡英文對台灣海軍朝台海誤射飛彈的辯詞,片面宣稱蔡英文政府「正在加快台軍備戰的腳步,以對抗中國」。 2016年7月,《華盛頓郵報》指出蔡英文拒絕九二共識。中國媒體語帶威脅地指出,蔡英文首次公開拒絕接受九二共識。 同月,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解放軍少將朱成虎表示,中國應該拋棄對台「和平統一的幻想」,並意識到中國自古以來從未透過和平手段實現統一大業。 中共高層持續以各種手段進行報復台灣的政策。有些手段微不足道,有些有如一巴掌打在臉上,有些則兩者兼具。

8月,沙海林銜命率領上海代表團赴台灣參加一年一度的雙城論壇。該論壇於2010年發起,並輪流在台北和上海舉行;台北市長柯文哲邀請上海參加2016年在台北舉行的盛會。身為中共中央統戰部(該組織的任務包括與他國政黨對口、政治宣傳和滲透工作等)部長的沙海林在會中反覆強調,台北和上海是在一中原則下進行交流的,而柯文哲表示尊重並理解九二共識。 沙海林也指出,當下有550名台籍高科技產業員工在上海工作,2200名台灣學生在市內學習,以及高達3萬名台籍人士在上海討生活。沙海林提及台北和上海兩大「主要」城市的活力,以及過去的和諧關係。然而,沙海林也持續強調,九二共識是兩岸維持友好的必要條件。許多台下聽眾──尤其是民進黨支持者──都認為沙海林刻意搧風點火。北京顯然有意為之。主張台獨的團體──包括與民進黨友好的台灣團結聯盟──對於沙海林一行人侮辱台灣的言行表示抗議。他們認為沙海林的官階太低,並指出其統戰部部長的身分,讓他成為不受歡迎的訪客;其引用九二共識的言論極不恰當。他們宣稱柯文哲「引狼入室」,縱容中國矮化台灣和羞辱民進黨政府。

北京自信衝突發生可擊退美軍,讓局勢更危險

北京接著又送出一項警告,除非台灣接受九二共識,否則根據2010年ECFA所展開的協商就不可能再進行。兩岸的僵局讓許多雙邊貿易和商業協定陷入停擺。 在台灣面臨經濟和許多其他問題時,中國的種種舉動確實是衝著蔡英文和民進黨而來。某位觀察家認為,中國正在打落水狗或落井下石。另一位觀察家則說,中國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牙還牙報復民進黨先前對其挑釁舉動。無論如何,北京繼續火上加油──2016年9月時取消高雄市政府於3個月前邀請5個中國城市來台參加國際論壇的行程。 就北京當時邀請台灣地方官員訪問中國的情況來看──官員都來自民進黨控制以外的地區──作為民進黨大本營的高雄,自然是中共高層打擊的重點對象。如同台灣某些觀察家所言,「中國正採行統一戰線和分化敵人的策略」。

不久後,在中國的打壓下,國際民用航空組織拒絕發出年度會議的邀請函給台灣。中國國台辦表示,問題出在民進黨政府不接受一中政策;唯有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台灣才可能獲邀出席。由於台灣在6月時即提出與會申請,並召集友邦給予支持,最後未獲邀請讓蔡英文顏面盡失。台北「深表遺憾和不滿」。這是繼7月台灣不得參加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大會後,又一次被國際組織拒於門外,在在顯示台灣已嚴重被孤立於國際社會之外。

接著,北京開始阻止民進黨官員和支持者入境香港。顯然在北京的號令下,與民進黨相關或支持民進黨的人士都無法取得香港簽證。北京意圖對蔡英文政府施加更多壓力。 同年9月,中國再次阻擋台灣參加國際刑警組織於印尼所舉辦的年度高峰會。 同時,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指出,台灣新南向政策的政治意圖更甚於經濟意圖──張志軍的意見暗示中國將會採取行動,以打壓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交流。

此時,中國也準備籌劃在2017年下半年召開的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許多考驗等著中共解決。習近平在忙於鞏固其黨內地位時,也試圖超越以往中共領導人,獨攬更多權力。習近平極力打擊黨內的派系主義和貪腐問題。另一方面,中國經濟持續的快速發展正面臨挑戰。新的領導班子將在這次大會上選出;中國正處於變動不安、充滿不確定的時期。

總之,在台灣大選落幕的一段時間內各種因素與事件匯聚,讓中國的領導階層更加敵視台灣,甚至不惜以戰爭報復台灣。對北京而言,台灣問題必須以中國的方式解決;中國的經濟、政治與軍事崛起鼓勵其領導層對台灣有所作為。此外,北京高層認為蔡英文難以妥協、甚至邪惡,企圖讓台灣與中國分道揚鑣。在中國國內政治局勢較以往不穩的情形下,台灣問題顯得更為迫切。與此同時,中國敵視美國的心態日益加深,而北京也更有自信能在衝突爆發時擊退美軍。上述所有發展彼此交雜,形成一個危險的局勢。

*作者康培莊(John F. Copper)是美國羅德學院(Rhodes College)史坦利.巴克曼(Stanley Buckman)傑出教授,國際研究系榮譽教授。畢生關注台灣和兩岸關係發展。本文選自作者最新版著作《飛彈、政客與祕密外交:台灣問題專家四十年的深度觀察》(譯者:劉泰廷,德國杜賓根大學歐洲當代台灣研究中心訪問學者/許劍虹,事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遠足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