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無情戰火,在異地開出希望之花》赴墨西哥求學的敘利亞難民青年接受《衛報》專訪:宛如重生!

2017年07月17日 08:00 風傳媒
墨西哥一個非政府組織為敘利亞年輕學子奔走,目前已有10位敘利亞學生抵達墨西哥就讀,開啟新的人生。(AP)

墨西哥一個非政府組織為敘利亞年輕學子奔走,目前已有10位敘利亞學生抵達墨西哥就讀,開啟新的人生。(AP)

敘利亞內戰逾6年,導致近50萬人喪生,1100萬人流離失所,許多敘利亞難民對未來充滿絕望,亟需國際社會救助。墨西哥一個非政府組織的獎學金計畫「Habesha計畫 」對30名敘利亞青年伸出援手,讓這些因戰爭而中斷學業的年輕人能繼續深造,開啟新的人生,英國《衛報》專訪受惠的女學生哈珊,她說自己在墨西哥有重生的感覺。

2013年,墨西哥中部工業城市「阿瓜斯卡連特斯市」(Aguascalientes)的律師兼人道主義工作者梅蘭德茲(Adrian Meléndez),在伊拉克難民營目睹敘利亞人的悲慘處境後,回到家鄉奔走,最終成立「Habesha計畫」(Habesha Project),並花了2年才成功說服墨西哥政府批准30名敘利亞青年難民的學生簽證,目前已有10位敘利亞難民青年抵達墨西哥,在這裡開始新的生活。

梅蘭德茲(左)

梅蘭德茲說,簽證算是簡單的問題,準備這些難民學生的簽證文件、說服墨西哥的大學為這些學生提供比較便宜的住宿、尋找語言課程與住宿、籌募資金才是真正的大挑戰,幸好事情已逐漸上了軌道。首先抵達墨西哥的3位學生已在首都墨西哥城(Mexico City)的大學就讀,其他7位學生正在學西班牙語。

哈珊:這裡讓我有重生的感覺

22歲的哈珊(Silva Hassan Namo)就是其中一位幸運兒,也是該計畫第2位錄取的女學生。哈珊的家鄉在敘利亞北部的代里克鎮(Derik),內戰爆發前,哈珊每晚都會與家人一起坐在電視機前收看喜愛的墨西哥電視劇。內戰發生後,哈珊一家人被迫逃往伊拉克,住在難民營的他們有機會就會觀賞墨西哥連續劇,這是他們在悲慘單調的生活裡的難得消遣。

哈珊申請到墨西哥的獎學金後,家人相當擔心,害怕這個陌生的國度會像電視劇裡一樣,充滿暴力與幫派份子。她說:「我父親總是夢想著要讓孩子讀書,成為了不起的人,但他很擔心我來墨西哥唸書,因為他認為這個國家充滿罪犯與大麻。」

目前,哈珊與她在難民營認識的丈夫穆罕默德(Jack Mohammed)住在阿瓜斯卡連特斯市一間重新裝修的公寓裡,儘管他們都不會講西班牙語,但哈珊說墨西哥的生活讓她有重生的感覺:「請想像你死過一次,接著有人給你神奇的藥物,那就是我來到墨西哥的感覺,就像我重生了。」

哈珊婚後開始用頭巾包頭,對她來說,這是穆斯林女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儘管這讓她成為墨西哥人注目的對象,她也堅持下去:「在數百萬的墨西哥人裡,我是唯一包頭巾的女性,人們的確會一直看我,但是包頭巾對我的信仰很重要。」

穆罕默德:經過難民生活後,重新當個學生真好!

24歲的穆罕默德說:「我們在墨西哥碰到許多挑戰,但我們會撐下去。經過4年的難民生活後,再度當個學生感覺很好,感覺再度回到了正常生活。」

東阿勒坡遭轟炸後的廢墟(AP)
敘利亞內戰逾6年,許多人逃離家園,這是東阿勒坡遭轟炸後的廢墟(AP)

近年來,墨西哥的許多城市充斥著毒品與幫派暴力,屍橫街頭是常見風景,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5月報告指出,墨西哥是全球第二危險的致命國家,僅次於敘利亞。不過,阿瓜斯卡連特斯市並未受到毒品暴力荼毒,因此這些來自敘利亞的學生得知IISS報告的結論後,紛紛表示不敢置信。

穆罕默德說:「半夜3點,我走到商店買東西,一切都很好,沒人會殺了我,每個國家都有黑幫,你不能拿墨西哥與敘利亞或伊拉克做比較,這些國家之間的危險大不相同。」

穆罕默德(中)與妻子哈珊(右)抵達墨西哥時,接受訪問(取自YouTube)
穆罕默德(中)與妻子哈珊(右)抵達墨西哥時,接受訪問(取自YouTube)

哈珊與穆罕默德的公寓成為這10位敘利亞學生固定聚會的地方,他們的宗教信仰與社經背景各不相同,有人是庫德族,有人是基督徒,有人是伊斯蘭遜尼派,但他們相處融洽,以英語、庫德語、阿拉伯語自在談天。穆罕默德說:「這就是敘利亞內戰前的感覺,我們彼此融合。」

敘利亞美食「Makdous」(QuasarFr@Wikipedia/CC BY-SA 4.0)
敘利亞美食「Makdous」(QuasarFr@Wikipedia/CC BY-SA 4.0)

哈珊接受《衛報》(The Guardian)訪問當天正好是這群學生聚會的日子,他們一起享用家鄉美食「Makdous」,這道料理是將核桃、大蒜、辣椒塞進茄子,再泡在橄欖油裡。他們爭論著阿勒坡或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的食物最好吃,哀嘆著墨西哥缺乏清真認證的食物,並為墨西哥街頭小吃大多含豬肉而嘆息。

亞達巴克:學成後將歸國,協助重建殘破家園

23歲的亞達巴克(Ahmed Aldabak)6月剛從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Aleppo)西部來到墨西哥。亞達巴克說他們一家人曾在2012年一度逃離阿勒坡,他還被狙擊手開槍擊中胸口,但幸運活了下來。後來,他們一家人決定返回阿勒坡,「我們愛敘利亞,我的家人不想離開,我的祖父母年紀也太大了。」阿勒坡自2012年開始成為反抗軍大本營,這裡也成為政府軍與反抗軍交戰之地,去年底,敘利亞政府軍在俄羅斯與伊朗的幫助下,宣布全面收復阿勒坡。

亞達巴克(左)

他說自己原本很擔心墨西哥充滿暴力:「我很擔心自己的安全,我的家人也很擔心,但阿勒坡非常危險,阿瓜斯卡連特斯很安全。」他說來墨西哥讀書是他必須把握的機會,他預計在這個國家待到獲得電子工程碩士學位,並打算學成後歸國,協助重建殘破的家園。

其他拿到獎學金的學生還不確定未來是否會返回敘利亞,梅蘭德茲說,無論這些學生最後決定待在哪裡,他相信這些人都會有所貢獻:「我們會提供他們(敘利亞學生)最好的協助,協助培養30位傑出的敘利亞人,他們在各個領域都非常成功,也將在全球造成了不起的影響。」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