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林全、徐國勇、郝明義 誰製造了「假新聞」?

為了前瞻基礎建設,郝明義與林全進行「訪談」,一個月後被徐國勇指為是「院長與朋友的聊天」。(陳明仁攝)

為了前瞻基礎建設,郝明義與林全進行「訪談」,一個月後被徐國勇指為是「院長與朋友的聊天」。(陳明仁攝)

「5月15日我在自由時報發表〈前瞻條例涉及的一句話〉之後,接到林全院長邀約一見。當周我正忙於準備開董事會,僅有周五下午有空,因此就訂了那個時間。

林全院長約我見面之後,我希望這是一次訪談,事前把題綱傳給他。五月十九日(周五)下午五點,我到行政院見林院長,由陳季芳陪同。

訪談原定進行一小時左右,最後進行了兩個半小時。題目也多出許多。…」─郝明義〈在520的前夕訪問林全院長〉之前言。

徐國勇八點駁斥 言簡意賅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郝明義發起「全面檢視前瞻計畫」,從行政院長林全的座上賓,如今成了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駁斥」的對象。徐國勇駁斥郝明義的重點不少,大致歸納如下:

第一,郝將「朋友聊天」當成了「專訪」,令人遺憾;

第二,郝因為專業名詞聽不懂要求錄音,但公布的錄音內容「斷章取義」(林全會就特別預算赴立法院報告,並非條例和預算都不去立法院報告);

第三,網路連署突破5000人就要院長參加座談會,難道任何人開記者會,院長都要參加嗎?

第四,郝以特別預算案的總金額除以特別條例的總字數,歸結為一字數億的描述,令人遺憾;

第五,除了馬政府時代核定的安坑線,以桃園綠線行經航空城部份,行政院已經多次說明前瞻建設不會有區段徵收,何以一再以此批評?

第六,軟體人才培育會由年度預算編列,不能以此批評為「欺騙人民」;

第七,林全在當天的「聊天」提到經建會「小內閣」的時代已經過去,不能視為林全批評國發會功能「弱化」;

第八,前瞻有關城鄉建設部份,地方政府一定要有可行性評估報告(包括自償率)和配合款才會動工,不會變成蚊子館,另外為尊重立委,未來前瞻「也許會多一個項目」(少子化或長照)。

徐國勇父親是賣滷肉飯的攤販,小時候因幫忙父親而有滷肉飯之子的封號。(郭晉瑋攝)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駁斥發起「全面檢視前瞻」的郝明義。(郭晉瑋攝)

持平而論,徐國勇的「駁斥」言簡意賅,不可謂不深入,舉例而言,前瞻基礎建變特別條例,除了有限字數條文,還有落落長的「報告」,郝明義化約為一字數億,凸顯前瞻諸多建設的「大而不當」,確實輕率;特別預算案只能列資本預算屬「常識」,即使救災重建特別預算亦屬之,唯馬政府當年的消費券屬因應全球金融海嘯的特例,但也因此備受批評。

問題是:誰說當天不是訪談是聊天?

但是,徐國勇此刻若還是立委身份,對他自己的「駁斥之言」或許也會有不同看法,比方說,前瞻推出時沒有可行性報告更無自償率評估,徐說地方政府一定會提出,任何建設不分大小,一定是有需要、有可行性才提出,豈有程序顛倒,預算項目大筆一揮列下去之後,再要地方政府上報告?報告提不上來,預算就形同虛設的道理?何況,這個肯定不是「沒有蚊子館」理由,至少郝明義送給林全「海市蜃樓」五本書的五百個蚊子館,不會都沒有可行性評估,何況前瞻建設預算高達八千八百億,除了地方政府要評估,各相關部會不必提評估嗎?

此外,少子化和長照到底要不要列入前瞻?徐國勇說尊重立委是對的,但只能當成客套話,他理當明白立委審查預算不能增加只能刪減,預算金額不增加,又豈能隨便挪調預算項目?不論是長照或少子化和「基礎建設」有何相干?或者這個特別預算含括兩大類:前瞻和基礎?行政院到底搞清楚到底想要前瞻還是要打好基礎?特別條例送達立法院,特別預算將送立法院還能由著立委說加一項就加一項,這豈不是行政院給立法院的「資源分配授權」?是肉桶還是分肥?

這些都不是大問題,問題比較大的反而是徐國勇「駁斥」說明中的「非事實」,當天林郝會,早在一個月前郝明義即在臉書說明,他是應林全之邀前往,事前表明希望是「訪談」,所以甚至事前送題綱,有題綱的對話,無論如何不可能是「聊天」,郝明義對徐國勇的「駁斥」再度於臉書連三發,大抵說明,林全事後確曾通過副秘要求不發表,但郝明義有言在先,不能「言出不行」,林全尊重其公開透明的權利,但要求兩點迴避,現在大概眾人好奇的是郝明義依約迴避而未公開的兩點,到底是什麼?

林全不是第一次和郝明義交手,從「開放台電」伊始,郝明義公開討論政策就是他的風格,林全要郝明義聞而不錄,錄而不發,或都錄而不發之後要郝明義為其充當「政策說客」,可能性本來就是零!林全要求郝明義「不發」,不是天真就是狀況外。

僅僅是林全與郝明義的519之會,到底是「訪談」還是「聊天」,都能成為徐國勇開罵的話題,只能說林、徐、郝三人之中,肯定有人言不由衷,才會讓徐國勇炮製了這麼一個形同笑話的「假新聞」,而且,炮製前竟忘了回頭檢視郝明義一個月前就公布的臉書訪談錄。郝明義難纏,民進黨又豈是吃素的?連夜再反駁,直指郝明義「欺騙在前,說謊在後」,摧毀郝明義的「信用」,當然也是早一步摧毀郝明義等人接續而來「全面檢視前瞻」的公信力。

20170531-國發會主委陳添枝31日於經濟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在前瞻建設計畫中不具決策權,卻受傷最重。(顏麟宇攝)

蔡政府把部會首長玩成「人形立偶」,誰之過?

說來諷刺,在這次訪問(或林、徐定義的聊天)中,引起最大討論的還不是前瞻內容的宜與不宜,而是國發會的功能,林全應該向他的好友、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道歉,去年四月,林全力邀陳添枝入閣時,對外宣示:「大國發會」來臨!國發會要「做為行政院最有力的幕僚機構,並具有權威決定權力。」林全該如何解釋這一年的變化?陳添枝不必唏噓,蔡政府林全內閣中,不論是經濟部長、科技部長看來在前瞻中,都不具「決策權」,甚或交通部長在四千多億的「軌道建設」到底扮演多大角色,都不無疑問。這個問題,或許林全都想不透,得蔡英文總統釋疑:為什麼在你主政下,部會首長竟都成了不具決策權的「人形立偶」,只能立在國會當標靶?

政務官難為,閣揆最難為!最後,還是要為萬般皆難的林全說句話,要不要為前瞻(特例和預算)赴立法院報告,根本不是一個問題,行政院長赴立法院報告只有三種情況:總質詢、預算案或經立法院決議之專案報告,換言之,特別條例審查,林全本來就不必去;特別預算案,林全本來就必須去,沒有任何爭執空間,除非立法院決議在特別預算審查之外,還要排一個前瞻計畫專案報告,立法院倒從沒有「重複聽取報告」的例子,就算在國會居多數席次的民進黨立委昏頭了多排這個專案報告,立委們大概都想不出兩套題目質詢林全。

前瞻的爭議,不在這些常識細節,而在內容在項目,當各界批評紛至,甚至無分藍綠,蔡政府還要繼續一字不易地執拗下去,要付出代價的,肯定不是郝明義,當「謙卑」已成笑話,蔡政府還要讓「溝通」成為反諷詞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