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馬克宏時代來臨,展望21世紀的「法國大革命」

2017年06月20日 06:30 風傳媒

1815年6月18日,決定法蘭西第一帝國命運的滑鐵盧戰役登場,從清晨鏖戰到日暮,結果拿破崙皇帝7萬3000大軍潰敗,帝國從此覆亡。125年之後的1940年6月18日,戴高樂在法國淪陷於納粹德國之後,從倫敦向祖國同胞廣播:「法國抵抗的火焰都不能熄滅,也絕不會熄滅。」

202年之後的另一個6月18日,法國最高領導人又發起一場戰役,也是從清晨鏖戰到日暮,結果大獲全勝。

當然,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總統不是軍人,2017年6月18日的「戰役」以選票取代槍彈,但是對法國歷史的意義同樣不可小覷。年底才滿40歲的馬克宏是法國共和體制史上最年輕的總統,讓人遙想1804年稱帝時還不到35歲的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除了同樣少年得志,馬克宏也為外界帶來大權獨攬、缺乏制衡的疑慮,原因其來有自。

法國總統馬克宏參觀巴黎空展(Paris Air Show),登上一架Airbus A400M運輸機(AP)
法國總統馬克宏參觀巴黎空展(Paris Air Show),登上一架Airbus A400M運輸機(AP)

「共和國前進」徹底擊潰左右兩派傳統政黨

18日這一天,法國國會下議院「國民議會」(Assemblée nationale)進行第二輪投票,與第一輪合計,馬克宏領導的「共和國前進」(REM)與盟友「民主運動黨」(MoDem)拿下350席,掌控全院577席的6成席次,締造第五共和(Cinquième République)近60年罕見的執政優勢,第五共和創建者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死後有知恐怕都會歆羨。

過去半世紀輪流執政的傳統左右兩派政黨都慘遭滑鐵盧。執政5年、1個多月前才下台的社會黨(PS)幾乎滅頂,領導的左派聯盟選前331席,選後只剩44席。共和黨(LR)的右派聯盟去年此時對重返執政信心滿滿,下場與社會黨難兄難弟,總統大選第一輪就被刷掉,國會大選從229席下滑到137席。極右派「民族陣線」(FN)與極左派「不屈法國」(FI)選前摩拳擦掌,結果雷聲大雨點小。

換言之,未來5年的法國沒有一個夠分量的反對黨,馬克宏將享有歐美民主先進國家罕見的「一黨獨大」。更讓人嘖嘖稱奇的是,馬克宏選總統是他人生第一次競選公職,「共和國前進」原本只是他的選舉機器。去年11月馬克宏宣布參選時,沒有多少人看好;今年3月他已勢不可擋,但還是沒有多少人相信「共和國前進」能在國會攻城略地。

固然時勢造英雄,但馬克宏一路走來,深謀遠慮,讓跌破眼鏡的政治分析家顯得後知後覺。馬克宏充分體察到法國民眾對左右兩派傳統政黨的幻滅,薩科齊(Nicolas Sarkozy)與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兩位總統一右一左,但失政失德如一。傳統左右兩派掌控的國會則是暮氣沉沉、缺乏多樣性,而且不時傳出貪腐醜聞。

以「兼採左右」的務實政策具體呈現「超越左右」

馬克宏喊出「超越左右」口號並,在意識型態上,近年民粹民族主義猖獗,讓英國脫歐(Brexit)與川普(Donald Trump)當選成為可能,也讓反全球化、反菁英的極右派與極左派有了交集。但是社會黨出身的馬克宏擷取溫和左派與溫和右派務實的主張,標舉開放社會、自由貿易、自由市場、歐洲一體化,為法國民眾提供了值得考慮的選擇。

他支持平權、歡迎移民、關注弱勢族群、重視生態環境,要求政府扮演強而有力的角色(但是也要縮編人事與削減開支),呼應企業界對改革(尤其是勞動法規)的訴求,全力鼓勵投資,加強教育。

大量起用女性、少數族裔與政治素人,打贏國會選戰

「超越左右」不僅讓馬克宏打贏總統選戰,也是他直取國會多數黨地位的不二法門。他組成的政府延攬溫和右派的菲力普(Édouard Philippe)出任總理、勒麥赫(Bruno Le Maire)出任經濟部長,並不局限於自己的子弟兵。他提名的國民議會議員候選人,更是大手筆向左右兩派挖角借將,一方面彰顯用人不拘一格的作風,一方面也進一步分化困獸猶鬥的左右兩派。

「共和國前進」的候選人陣容除了超越左右,更大的亮點是年輕化(最年輕的只有24歲)與多樣化。馬克宏大量起用女性(約半數)與少數族裔,還有各式各樣的「政治素人」:天才數學家、網路新貴、鬥牛士(而且是女性)……讓選民耳目一新。很多人質疑這種反傳統的作法,但結果就是去年4月6日才創立的「共和國前進」,在今年6月18日成為國民議會第一大黨,而且本身就過半數。

首度站上國際舞台就表現亮眼 馬克宏「出口轉內銷」

馬克宏5月14日才入主愛麗榭宮(Élysée Palace),照理說不太可能拿出多少政績助選。不過,法國讓兩輪總統選舉與兩輪國民議會選舉串連的憲政設計,用意之一就是協助總統當選人趁勝直追,降低「左右共治」(cohabitation)癱瘓國政的風險。另一方面,馬克宏也讓自己上任後的「蜜月期」一寸光陰一寸金,為國會選戰蓄積了可觀的動能。

除了在內政上籌劃勞動法規改革、成立反恐中心、制訂反貪腐新法,馬克宏最亮眼的表現是在國際舞台上,他出席布魯塞爾峰會力挺北約(NATO)、和美國總統川普較勁不落下風、邀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作客凡爾賽宮(Château de Versailles)不卑不亢、痛批川普退出《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義正辭嚴、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聯手捍衛歐盟。

可以這麼說,在經歷了薩科齊與奧朗德之後,法國人終於擁有一位讓他們感到自豪的總統,而且是如此年輕,有如法國版的甘迺迪、歐巴馬或杜魯道(Justin Trudeau)。現在法國社會儼然吹起一股「馬克宏瘋」(Macronmania),法國媒體與支持者戲稱:「他能在水面上行走!」「如果你牽一頭山羊出來選議員,只要馬克宏背書,牠就有希望當選。」

最嚴峻挑戰仍在眼前:振興經濟、改革勞動法規

馬克宏仍將面臨嚴峻的挑戰;振興停滯已久的法國經濟。除了創新產業、鼓勵投資與強化教育,馬克宏最大的考驗將是改革勞動法規。法國的勞動法規多達3000餘頁,號稱「比《聖經》還厚」,對勞工的保護無微不至,但馬克宏改革的主旨是要幫企業主鬆綁,給予他們在薪資、工時、用人(解僱)等方面更大的彈性。他期望一方面為企業注入生機,一方面對治法國社會的沉疴:兩位數的失業率。

法國工會實力雄厚,馬克宏的改革一定會遇到反對甚至強烈抵抗,社會黨政府就留下了前車之鑑。不過馬克宏也有不少籌碼:法國青年世代(15至24歲)素質極高,但失業率卻是令人忍無可忍的25%;企業受制於勞動法規,對年輕人多半只願提供短期聘僱;近年法國大罷工頻率較往年降低不少,溫和派工會勢力抬頭;新任勞動部長佩尼考(Muriel Pénicaud)資歷紮實,頗受工運界人士敬重。

法國總統馬克宏領導的中間派新政黨「共和國前進」(REM)在6月18日的國會選舉中大勝。(AP)
法國總統馬克宏領導的中間派新政黨「共和國前進」(REM)在6月18日的國會選舉中大勝。(AP)

2016年11月16日馬克宏宣布參選總統時,聲稱他不僅要選總統,更要為法國帶來一場「民主革命」,如今他說到做到,革掉了左右兩派傳統政黨的命,為法國人民提供另一條頗具希望的道路,也讓這世界在美國川普政府棄守退縮之後,補上一位自由民主政治經濟體制的捍衛者。如果馬克宏的經濟改革也能夠成功,那麼就如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所云,這將是一場真正的「法國大革命」。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