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操觀念保守》突尼西亞盛行處女膜重建手術 成中東「醫療旅遊」新景點

2017年06月19日 19:19 風傳媒
針對女性的貞操觀念,讓許多女性寧願動手術也要維持處女的形象。(圖/Panegyrics of Granovetter@flickr)

針對女性的貞操觀念,讓許多女性寧願動手術也要維持處女的形象。(圖/Panegyrics of Granovetter@flickr)

突尼西亞是中東與北非最開放的國家之一,女性沒有包頭巾、穿罩袍也能上街,女性的受教和工作機會也較為自由。但談到兩性之事,突尼西亞仍然相當保守,女性仍會被期待在結婚時還保持處女之身,這也讓當地的處女膜重建手術生意蒸蒸日上,其他阿拉伯國家的女性也來尋求幫助。

BBC近日報導,儘管首都城市突尼斯(Tunis)被視為北非女權運動的領頭羊,但無論是宗教或當地傳統文化,都規定年輕女性要在結婚之前保持處女、不應有過婚前性行為。

BBC記者暗訪突尼斯的婦科診所,一名化名雅斯敏(Yasmine)的女子答應受訪,透露處女膜重建手術的背後秘辛。

雅斯敏起初十分緊張,過程中不斷咬指甲、檢查手機。她對記者說:「我認為這是種欺騙,我真的很擔心。」她說。雅斯敏暗示道,她將做處女膜重建手術,這是一個只需要約30分鐘的簡短手術,號稱可以經由手術回復成處女狀態。

處女膜是位於陰道口的一圈環型黏膜,中間並非完全封閉。女性第一次性行為時,這圈黏膜可能撕裂出血,即所謂「落紅」。醫學早已證實,並非每位女性第一次性行為都會流血,處女膜容易因為運動、外傷、醫療檢查等非性行為的原因而撕裂,但大眾普遍仍將落紅視為「初經人事」的證明,處女膜重建手術就是重建這層黏膜,讓人誤以為女性沒有過性行為。

雅斯敏表示,「我曾經和一個男子有過一段,那時候,我沒有想到這會為我帶來多大的社會壓力和後果。」現年28歲的雅斯敏家庭頗為開明,她也曾旅居外國幾年。她十分擔心,她的未婚夫知道她過去的性史之後會取消婚禮。

「我很害怕,如果我向未婚夫坦白,我一定結不成婚了。」

她也擔心自己不小心說溜嘴,「我可能在某一天與丈夫的談話中無意間背叛自己,我的丈夫也可能產生懷疑。」她說。雅斯敏決定花費約400美元接受重建手術,她從幾個月前就瞞著家人和未婚夫開始存錢。

為雅斯曼做手術的是一名婦科醫生,化名雷契(Rachid),他平均一星期就會經手2次處女膜重建手術。來找雷契的病人99%都害怕如果不是處女,會使她們的家族蒙羞。依據當地法律,新郎如果發現妻子不是處女,可以合法離婚。

突尼西亞男子婚後若發現妻子早已有過性行為,可合法要求離婚。(圖/Flashback Tunisie@flickr)
突尼西亞男子婚後若發現妻子早已有過性行為,可合法要求離婚。(圖/Flashback Tunisie@flickr)

過去在中東與北非國家盛行一種婚禮習俗,洞房之夜當晚,男女雙方親戚不會立刻離開,他們會坐在外頭等待,直到新郎從房裡拿出事前墊在床上的白手帕,上面如果出現血跡,雙方才會鬆一口氣、歡喜離去,如果沒有見血,這名妻子接下來也不會有好日子過了,這種習俗至今在鄉村地區仍可見到。

而在中亞、南亞、中東地區,許多人還會因為家中女性「不檢點」就讓父兄殺死她,稱為「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突尼西亞鮮少耳聞榮譽處決,但社會的蔑視、譴責壓力仍然相當龐大。

許多有過婚前性行為的女子,尋求手術掩飾自己不是處女,其中也包含處女膜已經因為其他理由破裂的女性,她們擔心被誤以為有過婚前性行為。

「婦科醫生做處女膜重建手術,這沒什麼特別的,」雷契說。「但有些醫生拒絶做這種手術。我個人會做,因為我不同意人們把處女當作一件神聖的事。」雷契說。

當地英文媒體《突尼西亞在線》(Tunisialive)報導,一名女性婦產科醫師薩菲亞(Safia Taieb)指出,處女膜重建手術的數量近年在突尼西亞大增,但醫院和病患都三緘其口,實際數字難以估算,薩菲亞據執業經驗判斷,突國約3/4女性有過婚前性經驗,其中又有1/3的人會選擇接受手術。

長期於英國和突國執業的婦科醫師布里格斯(Linda Briggs)也說,來找她的病患只有5%是因為婦科疾病,其餘都是尋求處女膜重建、陰唇整形、陰道緊實等手術。

布里格斯指出,突國醫療水準發達,幾乎可與法國相比擬,加上費用不若英國等已開發國家高昂,阿拉伯女性都趨之若鶩,最大宗的還是突國當地女性,但從海灣國家、埃及、利比亞、黎巴嫩等國前來的女性也佔了約1/10,猶如韓國擅長「整形旅遊」,只是部位從臉部改成陰部。

突尼西亞較為開放,女性的受教權、工作權和參政權都較其他中東國家高。(美聯社)
突尼西亞較為開放,女性的受教權、工作權和參政權都較其他中東國家高。(美聯社)

諷刺的是,突尼西亞對男性的婚前性行為相當寬容。《突尼西亞在線》指出,該國的醫院在2005年曾統計,高達83.7%的突國男性都認為,女生不該有婚前性行為,但他們自己婚前交女友時,卻都期待與女友發生性關係。

該報也指出,無論教育程度高低,阿拉伯男性普遍認為自己可以有性生活,可以和女友有性關係,但結婚的髮妻必須要是處女。一名在海灣國家長大的突國男性諾拉(Nora Ahmed)就說,「女友」和「妻子」是不一樣的,一個男性如果交了女友,通常不會與該女友結婚。

一名29歲的大學生西克罕(Hichem)也對BBC記者說,明年將要結婚的未婚妻是不是處女「對我來說非常非常重要。」他說。

西克罕說:「如果我在婚禮之後發現她不是處女,我不會再相信她了。我覺得那就是背叛。我不相信處女膜重建手術,我不相信那有用。」

新婚女性要接受落紅的殘酷檢驗。(圖/《少女離家記》預告)
新婚女性要接受落紅的殘酷檢驗。(圖/《少女離家記》預告)

突尼西亞前婦女事務部長、女性主義學者莉莉亞(Lilia Laabidi)解釋,穆斯林婦女戴上頭巾,通常被視為因為信仰虔誠而做的決定;但在性觀念上,女性卻毫無選擇權,家族的尊嚴維繫在女性的道德是否齊備,女性道德與否又全部建立在貞操之上,而小小一圈處女膜組織是否安在,就是維繫家族尊嚴的重要工具。

對突尼西亞女性而言,處女膜如此重要,莉莉亞也指出,早在重建手術流行之前,該國女性就懂得利用許多「工具」,營造出處女假象。莉莉亞說:「女性會把血液曬乾後磨成粉,混合一小撮駱駝毛、明礬和石榴汁液再塞入陰道裡,這樣在洞房時就會流出紅色的假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