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金河點名永豐金獨董應負責 金管會:無確切事證 不能無限上綱

永豐金超貸案,對於外界點名薛琦等獨董負責,金管會19日強調,「目前無確切事證,不能無限上綱」。圖為金管會主委李瑞昌。(資料照,顏麟宇攝)

永豐金超貸案,對於外界點名薛琦等獨董負責,金管會19日強調,「目前無確切事證,不能無限上綱」。圖為金管會主委李瑞昌。(資料照,顏麟宇攝)

永豐金對地產公司三寶集團境外紙上公司Giant Crystal公司(GC公司)超貸案,金管會今(19)日定調,永豐銀行係在2012年討論GC公司增貸案時,永豐金負責人何壽川並未揭露妻子張杏如,長期擔任GC公司轉投資Star City董事,也未揭露永豐餘海外控股公司YFY全球投資公司,已取得Star City可交換公司債訊息,由於YFY全球投資公司董事為何壽川一人擔任,因此包括前證交所董事長薛琦在內的永豐金獨立董事,對於上述關係人交易並未知情,對於名嘴謝金河點名薛琦等獨立董事負責,銀行局局長王儷娟強調,金管會解除金控獨立董事職務,必須確認獨立董事與該案有關聯性,「目前無確切事證,不能無限上綱。」

金管會主委李瑞倉今天對外宣示表示,希望藉由本案對金融機構「傳達訊息」,強調規避法令和遵守法令,二者有「天壤之別」,他批評何壽川在經手GC公司授信案過程,沒有揭露永豐餘集團與何家的利害關係,由於國內民營金控業者,類似永豐餘集團,同時投資產業與金融業的比率很高,金融業者對於金管會與檢調對何壽川祭出重手,都心有餘悸,擔心未來非金融業轉投資部分,眾多子公司未來在利益關係揭露上,恐有掛一漏萬的情況。

盼「產金分離」勿無限上綱 李瑞倉:但不代表可以刻意規避

媒體詢問李瑞倉,今天對何壽川的重罰,是否代表金管會對於對銀行負責人落實「產金分離」原則要拉高監理層級?對於類似上海Star City的境外公司,即便表面上並非由何壽川或妻子張杏如擔任董事(張在2012人辭去董事,改由個人秘書擔任),是否代表關係人的資訊揭露,要回歸到實質控股與實質受益人?

李瑞倉強調,金管會並不希望透過本案,將「產金分離」原則無限上綱,「產金分離這個概念,目前在法令面沒有明確定論,部分學者對該原則仍有保留」,不過李強調,法規未落實「產金分離」原則,不代表金控負責人可以設計相關條件規避利益迴避,如果產金不分離的結果,導致公眾利益受到侵害,這將不符合《金控法》規定「健全經營」的期許,金管會也將追究相關責任。

遭黃國昌點名應下台 李反駁:任何外界質疑都不會影響調查

李瑞倉說,金控董監事利害關係人的申報,法律上本來就有規定,如果是透過交易架構迴避,等於是將法令踩在腳下。對於立委黃國昌批評,金管會昨天新聞稿,肯定永豐金董事會選派前財政部長邱正雄擔任代理董事長,李解釋,永豐金在何壽川遭聲押後,選派代理董事長朝向公司治理,做法是對的,昨日新聞稿並非肯定永豐金,對於黃點名下台,「要我下台,叫做求仁得仁,關切本案的不止黃一位立委,任何外界質疑都不會影響金管會行政調查」。

對於黃國昌質疑,邱正雄過去曾任永豐金董事,昨天卻以救火隊身份出面,質疑金管會未對邱正雄、薛琦等人追究相關責任,李瑞倉說,邱正雄是公司依據內部程序選出代理董事長,金管會必須尊重內部機制,對於本案獨立董事相關責任,金管會會請獨董到會說明,「目前為止,查出來的結果是何先生一個人違反規定」。

20170524-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24日於司法法制委員會質詢。(顏麟宇攝)
黃國昌質疑,邱正雄過去曾任永豐金董事,昨天卻以救火隊身份出面,質疑金管會未對邱正雄、薛琦等人追究相關責任。(資料照,顏麟宇攝)

王儷娟表示,有鑒於過去幾件重大案件,獨立董事功能都遭到外界質疑,金管會方面未來將督導獨立董事,確實負起監督的責任,在此同時,金管會也將要求金控業者,給予獨立董事更多行政資源,讓獨立董事推動內部調查,至於薛琦等人是否有缺失,「過去金檢結果,並沒有發現明確證據,顯示獨董未善盡義務,這個案子橫跨永豐餘與永豐金等很多產業,真的是何壽川二邊分際沒有掌握好」。

至於永豐銀行目前擔任代理總經理的魏哲宏過去曾任永豐金租賃子公司GrandCapital公司董事,被質疑可能知情何壽川違反利益迴避部分,王儷娟表示,永豐金董事會討論繼任總經理人選過程,認定魏可能是在不知情情況下,參與GC公司的增貸案,永豐銀的授信案,包括頂新集團授信案,依據內部分層負責,不需要送到董事會,永豐金董事會認為不該在本案苛責魏,經過仔細討論後,金管會已在上週核定魏哲宏擔任永豐銀總經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