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國譽觀點:番膏入課綱

2017年06月18日 06:50 風傳媒
作者認為政府的宣示與道歉都若有似無,請實質執行「番膏入課綱」在課綱內,誠實面對過去歷史,反省與挑戰現有的認知,是奠定台灣前進的基石。圖為2016年國慶日原住民表演。 (取自中華民國讚國慶臉書粉專)

作者認為政府的宣示與道歉都若有似無,請實質執行「番膏入課綱」在課綱內,誠實面對過去歷史,反省與挑戰現有的認知,是奠定台灣前進的基石。圖為2016年國慶日原住民表演。 (取自中華民國讚國慶臉書粉專)

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政府的宣示與道歉都若有似無,請實質執行「番膏入課綱」。對原住民族一知半解,卻常常消費原住民文化,是台灣常見的現象。在課綱內,誠實面對過去歷史,反省與挑戰現有的認知,是奠定台灣前進的基石。在課本中會看到「出草」,也要能看到「番膏」,呈現平衡與多元面相的歷史,才能讓現在的社會真正從認識、反省,然後相互尊重、多元共生。同樣身為阿美族青年的筆者,誠摯建議並會竭力推動,在社會轉型的大方向上,持續促進族群更多的認識與和諧。不僅口頭上的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而是實質的將「番膏」加入課綱,還原台灣多元的原生史觀,讓全台社會透過義務教育,認知早年的族群態樣。畢竟先有認識與自省的第一步,才能邁出真正相互尊重的下一步。

什麼是番膏?

至於何為番膏,以下簡介。明、清至日統時期,在台灣開墾的漢人有吃原住民的人肉和內臟(番下水),並將吃剩的人骨,熬製成藥膏(番膏)的風氣,這風氣在當時的台灣相當難以禁止。胡傳(字鐵花,胡適的父親)曾任台東直隸州知州(現花東地區,清領區域的最高官員,正五品),其所撰《臺灣日記與稟啟》一文中有記載相關事蹟:「民殺番,即屠而賣其肉,每肉一兩值錢二十文,買者爭先恐後,頃刻而盡。煎熬其骨為膏,謂之『番膏』,價極貴。」

大正十年(1921年)任台南地方法院通譯官的片岡巖所著《台灣風俗誌》(陳金田譯, 民76, P.632),標題「番肉」中,記載漢人習慣吃原住民人肉的史實:「南投廳埔里社以北鄰接番地,住民若殺一個番人時,舉庄都來慶祝,將番人首級插上槍尖…打鑼鼓歡呼遊行各庄…有人將番人屍體寸斷煮熟,然後切片分給每一個人吃…」。《台灣總督府公文類纂》也發現幾篇食番肉的紀錄。顯示直到日統時期,台灣漢人仍有食番肉的習俗,而且還有很多料理方法,除了番肉,還有番膏、番鞭、番下水等。

《原住民對台灣的貢獻》第一期,李嘉鑫所寫的「漢人獵殺台灣原住民當食補秘史大公開」一文中所述:

「清代時,台灣對中國大陸的出口貨品之中,有一樣就是以水缸包裝的原住民醃肉,從台灣鹿港出口到廈門,據說非常搶手。1875,吳光亮率領清軍打通從水里翻越中央山脈抵達玉里的八通關道路,......在開路過程與奇美社人爆發激戰,清軍以詭計盡屠奇美社人,史稱奇密番討伐之役(或稱大港口事件),根據部落耆老口述,當時吳光亮所率領的廣東飛虎軍,同樣也將所擊斃的阿美族壯丁烹煮食盡。在日治時代菸酒尚未公賣前,......有一次他搭乘渡船溯淡水河至大溪收取貨款,剛好遇到隘勇獵到一位原住民,隘勇將整個原住民屍體放入鶯歌鎮特產的陶製大水缸內,四周圍以柴火加水燉煮,並以每碗肉、每碗湯多少文錢的價格兜售,先父也因為好奇而買了一碗肉吃,記得當時筆者曾詢問先父,人肉滋味如何,先父答說:人肉鹹鹹,......」。引自台灣原住民電子報

作者:邱顯洵
作者:邱顯洵

重複過去失敗的經驗,不會成功

在諸多文獻中記載,食番肉、番下水,還有熬製番膏並出口至中國大陸地區,這些珍貴也重要的記錄,被刻意的遺漏在歷史課本的字裡行間。過去的原運先進,搭著世界人權的風潮,達到許多成就。而現今,普羅大眾的部份,對原住民仍知之甚少,在認知不足的情況下,不可能產生認同。而對原民社會部分,許多議題過於瑣碎且無跨族或跨世代的共識。所以台灣原住民族,在人口僅2%的台灣社會中,向來都只是「社會案件」。中央或地方,面對族人都是採用「福利殖民」,原民事務官員或民代,用福利政策來麻痺族人,消極的爭取選票,而當代原運面對社會大眾時,在缺乏內外部共識的情況下,只有哀兵或灑狗血的方式來搶占版面,卻對實質推動多元永續社會,起不了作用。種族歧視、刻板印象、消費族群、消費部落與跨文化溝通障礙等,在台灣仍時常發生,所以重複過去失敗的經驗,不會成功。因此筆者期許能藉由「番膏入課綱」的方式,從普羅大眾的教育開始,促進台灣社會對族群關係與溝通方式的提升。

20170602-馬耀・比吼、伊斯坦達霍松安那布、巴奈等人1日誓言要在凱道長期抗戰,直到政府將私有地納入傳統領域的劃設辦法,2日抗議區遭警方拆除淨空。 原住民族 凱道 (石秀娟攝)
種族歧視、刻板印象、消費族群、消費部落與跨文化溝通障礙等,在台灣仍時常發生,因此筆者期許能藉由「番膏入課綱」的方式,從普羅大眾的教育開始,促進台灣社會對族群關係與溝通方式的提升。圖為原住民為爭取傳統領域在凱道露宿百日,2日遭員警清場。(資料照,石秀娟攝)

多元的前進價值,從番膏入課綱開始

我們不需要去替時代辯解或做決定,但基於程序正義,並尊重現有機制,站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繼續向前。「番膏」代表了一段挑戰現代價值觀,且被刻意遺漏的台灣歷史,當我們在思考台灣史觀的轉型時,原住民都只成了那字裡行間被省略的部份。在需要強調台灣文化特殊性時,原住民卻被消費、被代表,但大社會的98%人口,對於原住民的理解與台灣的在地年譜,卻了解甚少,也不願意承認或記載下曾大啖原住民血肉的過去。

提高未來課綱對台灣這塊土地原生歷史的比例,讓原住民走入課綱、參與課綱制定,並實質「番膏入課綱」,才能讓這塊土地上的政權,擁有更高的自省與適地性。解構現在的文化霸權,才有重構後,再生的台灣。2016大選前就要求重修課綱,在這樣的願景下,台灣原生的視角,在這轉型時刻,需要更多以台灣土地與原住民為基礎的史觀,八仙洞、大坌坑、長濱、番仔園、營埔、圓山、麒麟與卑南文化等所建立起的在地年譜。除了228,重要的「番膏」極需加入課綱,族群的多元與台灣獨特史觀,是從認識在地、尊重在地開始。原住民不是台灣的配角,不該被埋沒、被消失。我們都知道需要民主的深化,民主的基本精神就是相互尊重,所有的台灣翻正行動,都需要知識的力量做後盾,公開所有的知識,有力量與知識,才能抓穩前進的方向。誠實面對各項歷史,不再逃避與掩蓋,才能開啟持續前進的未來。

*作者為台北市政府市長室聘用主任研究員。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原住民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