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第二共和」下的蔡英文

作者認為,比起台灣能否參與WHA,蔡英文更應該擔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如今又認可一帶一路,這讓台灣在亞太更人單勢孤。(蔡英文臉書)

作者認為,比起台灣能否參與WHA,蔡英文更應該擔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如今又認可一帶一路,這讓台灣在亞太更人單勢孤。(蔡英文臉書)

李登輝之後的領導人處理兩岸關係時,皆受限於李氏留下的「第二共和」框架。蔡英文給對岸「未來一中」想像,但中國不滿意。不過,她的善意不可能再無限制地提高。

一九九一年李登輝發動第一次修憲,確立他之後所稱的中華民國「第二共和」。這個結構制約了逾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台灣的兩岸政策,直到今天蔡英文執政亦然。

藉修憲催生新共和

修憲前的九○年國是會議討論憲政改革時,社會上已出現是否藉修憲進入「第二共和」的爭議。而九一年修憲隔年,日本學者若林正丈就指稱,李登輝修憲就是「中華民國第二共和」的開始。

李登輝執政時未直接用「第二共和」一詞,直到下台那年出版《亞洲的智略》才使用。他強調,透過修憲「舊國家」已質變,中華民國「不再是以往的『民國』,而是擁有嶄新內涵的『新的共和』。」而前一年他接受「德國之聲」訪問的要旨就是:經過九一、九二年修憲,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已成為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等的主權國家。

20170331-前總統李登輝31日出席「李前副總統元簇先生追思祝福會」。(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李登輝之後的領導人處理兩岸關係時,皆受限於李氏留下的「第二共和」框架。(資料照 顏麟宇攝)

從「分治」、「一國兩區」、「一國兩府」、「中華民國在台灣」到「一中兩國」,李登輝執政過程對「一個中國」定義持續變動。推崇者認為他執政之初就精心構思如何藉修憲一步步走向「兩國論」;而批評者如學者石之瑜也說李登輝「小心翼翼地不讓外界察覺他為台灣第二共和催生的理想主義。」難斷言李氏是否如此深謀遠慮,而可以確定的是,在九一年「第二共和」確立前兩個多月,他還用「一個中國」原則制定《國統綱領》,之後並開啟兩岸談判。

李登輝的「第二共和」留給台灣兩項資產/限制。而之後台灣領導在處理兩岸關係時,皆受限於李氏留下的框架。

「第二共和」留下的資產/限制

第一項是模糊的「一個中國」概念。

《國統綱領》明言「中國的統一」為遠程目標;同時在近程兩岸要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以和平方式解決一切爭端」。首次修憲中也言明是「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並把兩岸定位為「一國兩區」。

第二項則是「主權在民」,透過修憲確立:中華民國往後政權的正當性皆來自台灣人民直接選舉。

《國統綱領》雖在二○○六年被陳水扁「中止適用」,但台灣在一九九○年代與對岸達成的協議卻都是在此綱領下完成。也因此留下「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的爭議。依李登輝時代陸委會主委蘇起的說法是,兩岸對「『一個中國』問題達成『各自表述』的共識」;而中方海協會前副會長唐樹備則說,「九二年的共識」是「堅持一個中國,一個中國內涵可以不討論」。「不討論」不代表台灣可自行定義。

陳水扁政權在「一中」光譜上跳躍極大,二○○○年就職時明確提到「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還說兩岸領導人要「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但到了第二任,他廢了《國統綱領》、推「公投制憲」,並揚言「一邊一國」。

馬英九政權對「一中」則「內外有別」。對北京,不去挑戰對方主張的「一中」;在台灣內部則說:「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後者也是李登輝政權常說的,但後來「中共窄化『一個中國』定義,嚴重壓縮兩岸創造性模糊空間,為了維護中華民國的國家權益,李總統提出兩岸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說法。」(當時蘇起為「兩國論」辯護時說的。)

到了蔡英文就職時,談兩岸寥寥數語只有三個重點:一、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達成若干共同認知與諒解」的歷史事實;二、依《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推動兩岸關係。這兩部法都未否定「未來一中」,後者定位兩岸為台灣與大陸兩「地區」,提供「一國兩區」想像﹔三、尊重民主原則與民意。

從去年五二○至今,蔡英文就是不對「九二」、「一中」鬆口。北京卻不要模糊想像,兩岸進入低潮。到了今年五二○前,北京決定抵制台北世大運以及台灣參加WHA。

蔡英文可能低頭軟化嗎?這得回過頭來看「第二共和」另一項遺留:確立台灣「主權在民」。

陳水扁從「未來一中」激烈改變成「一邊一國」,被視為魯莾地激怒北京,也惹火華府。從另一方面看,他也是顧及「國內市場」。依政大選研中心研究,台灣從一九九二年以來,台灣人認同的長期趨勢一路上升。選票制約了陳水扁的選擇。

馬英九靠陳水扁貪腐上台,第一任內民眾樂見兩岸關係轉和緩,但第二任兩岸交往負作用出現,甚至引發民間反政府大抗爭,最後失去政權,元氣難以恢復。

在此民意背景下掌權,蔡英文對中國的善意不可能再無限制提高。若回到馬政權的「九二共識」,她的正當性也將受損。

小英更應擔心川普

上任一年兩岸一事無成,但據台灣指標民調最新調查顯示,蔡英文的對外政策中,民眾對兩岸相關議題的不滿意度並不高,對她的信任度也遠高於對習近平。

也許蔡英文該擔心的不是北京或選民對其兩岸政策滿意與否,而是川普(Donald Trump)近來對中國「大放送」。貿易談判美、中相互讓步,美國還幫中國「一帶一路」背書。

美國已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如今又認可一帶一路,這讓台灣在亞太更人單勢孤。而蔡政府南向政策尚無具體成果,與日本關係還因核災食品問題卡住。而這些議題的實質影響遠大於台灣能否參與WHA。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576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