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內外資不同稅 一定要股利分離課稅嗎?曾巨威建議這樣改…

2017年05月17日 08:40 風傳媒
中國科大財稅系講座教授曾巨威表示,政府如果只是為了解決內外資不同稅問題,卻把所得稅累進課稅制度基本精神破壞掉,「我認為並不值得」。(資料照,陳明仁攝)

中國科大財稅系講座教授曾巨威表示,政府如果只是為了解決內外資不同稅問題,卻把所得稅累進課稅制度基本精神破壞掉,「我認為並不值得」。(資料照,陳明仁攝)

財政部推動「股利分離課稅」箭在弦上,前國民黨立委、中國科大財稅系講座教授曾巨威警告,內資股利所得適用累進稅率,最高雖然課到45%,但股利所得係採綜合申報,有很多列舉扣除額,外界不能只拿內資最高45%跟外資20%做比較,如果只是為了解決「內外資不同稅」問題,將股利所得稅從45%降到30%,將導致台灣所得分配快速惡化。

曾巨威表示,財政部委託中華財政學會進行稅改研究,該學會期末報告把股利所得分離課稅的2個版本送給財政部參考,顯示代表學術界的中華財政學會對於2個不同改革版本好壞難以取捨,就股利所得分離課稅部分,不敢做成結論,因此把最後決策權交給財政部,財政部最後的決定,將不再只是學術專業,而是依據政治現實客觀環境做決策,這將使稅改的最後結果更加不確定,社會各界意見分歧程度,也將更加嚴重。

先課營所稅再課綜所稅 有重複課稅嗎?

「我一再強調,這次稅改的起因,在於股利所得課稅稅率比較重,如果是這樣,應該從兩個面向進行思考,首先,股利所得在分配前先課17%營所稅,分配後再併入綜所稅,最高課徵45%,這樣的稅負有沒有太高?如果世界各國都認為,先課營所稅再課綜所稅,沒有重複課稅的問題,營所稅與綜所稅的稅率調整,就應該分開討論,不會把營所稅的部分,再討論綜所稅時又拿進來討論。」

第二,在排除營所稅討論後,綜所稅目前的累進稅率,是否有必要因為「內外資不同稅」,另外就股利所得部分,設計不同的累進稅率?

20160322-立法院.「遺贈稅法制改革」公聽會.政大榮譽教授曾巨威(陳明仁攝)
中國科大財稅系講座教授曾巨威表示,如果只是為了解決「內外資不同稅」問題,將股利所得稅從45%降到30%,將導致台灣所得分配快速惡化。(資料照,陳明仁攝)

綜所稅還有扣除額 只比較稅率公平嗎?

曾巨威表示,國內應稅所得超過1000萬元以上富人,在2014年稅改後,其股利所得適用45%稅率,雖然比外資大股東20%的稅率高一些,但高出的幅度不是這麼可怕,內資股利所得最高雖然課到45%,但股利所得係採綜合申報,有很多列舉扣除額,如果只拿稅率做比較,在討論過程會被明顯誇大,「我不希望大家談這個問題只看到稅率差異,還是要看到這兩種稅制計算基礎的不同。」

事實上,目前台灣富人的實質有效稅率49.675%,和目前外資33.6%的確有差異,但曾巨威認為,世界各國稅制「內外有別」,本來就是常態,所得稅制針對本國居住者採取累進稅制,就是考量到稅負公平性與財富重分配效果,目的對象當然是針對自己人,外人與本國人的所得差異,並不是所得稅制主要考量。除非內外資稅率差距,已經大到讓多數內資轉外資,否則沒有必要為了「內外資不同稅」,破壞原有的累進稅制。

20170425-SMG0035-風數據/稅改專題。蔡英文心中的痛。切割圖-2
 

曾巨威表示,「內外資不同稅」問題,如果是因為2014年稅改後,導致內外資稅率擴大,他建議這次稅改,應該把綜所稅最高45%稅率,調回稅改前40%稅率,調整完以後,如果大股東與內資還嫌不夠,或許可以就股利所得部分,訂定定額、定率免稅,藉以拉近內外資稅率,「這是對現行稅制改變幅度最小,又能減輕內外資不平的改革方案。」

「股利分離課稅 將導致所得分配嚴重惡化」

曾巨威表示,證券金融圈之所以主張股利所得分離課稅,因為他們知道一旦分離課稅後,股利的稅率將從45%降為30%,但這樣的稅改方案,將導致台灣所得分配嚴重惡化,因為股利所得「分級分離課稅」後大幅降低股利所得稅,以目前台灣高所得者股利所得占整體所得6、7成計算,分級分離的最大受惠者將是高所得者。

20170425-SMG0035-風數據/稅改專題。菜籃族vs.大股東。切割圖-4
 

「股市聞人主張30%分離課稅,背後的邏輯都是調降股利所得稅,有助於內資回流,增加股市大戶投資意願,從2014年證券交易所得稅『大戶條款』到現在,這樣的聲音一直很大聲,然而,從過去到現在,從來沒有客觀數據證明,採用這種方式,對提振股市,帶動內資回流有明確效果。」

「破壞所得稅累進課稅制度 不值得」

曾巨威表示,民進黨政府如果只是為了解決內外資不同稅問題,追求一個不確定能否達成的目標(內資回流、經濟成長),卻把所得稅累進課稅制度基本精神破壞掉,「我認為並不值得」。

「這次中華財政學會沒有拿出學術勇氣,我很遺憾」,曾巨威認為,股利分離課稅由於有明顯爭議,這樣的政策恐將重蹈《勞基法》修法、前瞻基礎建設,即便政策到送到立院,還會繼續紛亂下去。

曾巨威說,民進黨上台後,他原本認為應該給民進黨政府一點時間,但民進黨如今執政快1年,很多關鍵財經政策,從專業判斷上的確愈來愈讓人擔心,行政與立法部門重要政策,只要有公聽會、委託研究等形式的溝通做背書,在政策推動上,「一有定見即義無反顧,什麼障礙都不理你」,如果不適時提醒他,台灣社會會很危險,因為他每件壞事都幹得成。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