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讓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再次偉大?中國版馬歇爾計畫的風險和挑戰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在北京開幕。(美國之音)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在北京開幕。(美國之音)

這個週末,將近30個國家的領導人將聚集在北京,參加5月14日到15日在此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北京表示,「一帶一路」將會給中國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創造前所未有的機會,但是,觀察人士指出,「一帶一路」依然面臨許多風險和挑戰。另外,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對中國來說,「一帶一路」計劃的戰略意義遠遠大於經濟意義。

「一帶一路」是什麼?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全稱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目的是將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乃至非洲和歐洲連接起來。中國官方的說法是,通過建設「一帶一路」沿線急需的公、鐵路、港口和資源管線等基礎設施,中國希望打造一個「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

一旦建成,「一帶一路」覆蓋全球65個國家,44億人口以及40%的經濟產出。中國說,「一帶一路」將為「其他發展中國家創造前所未有的機會,也將幫助中國更好地利用國內外市場和資源,強化自身經濟實力,繼續擔當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

根據中國方面的資料,目前已經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參與了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同30多個沿線國家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同20多個國家開展國際產能合作。

中國版「馬歇爾計劃」?

雖然中國一再強調「一帶一路」的經濟意義,但是,西方學者和官員認為,對中國來說,這個計劃具有地緣政治和經濟雙重意義,而且地緣政治意義可能高於經濟意義。

已經有人指出,「一帶一路」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馬歇爾計劃」又稱「歐洲復興計劃」,是二戰結束後不久美國參與西歐國家重建並提供經濟援助的計劃。「馬歇爾計劃」幫助歐洲有關國家實現了戰後復興,但是也推動建立了北約組織,鞏固了美國主導的布雷頓森林經濟體系。美國在這​​之後成為世界超級大國。

他們認為,通過推行「一帶一路」戰略,中國將提升境外直接投資、開闢海外市場、擴大產品出口、消化過剩產能、破除貿易壁壘、最終確立符合中國長遠利益的全球貿易和貨幣體系。不過,這個關於中國版馬歇爾計劃的比擬遭到中國官員和中國官方媒體的反對。

美國有線新聞網援引《中國的亞洲夢:在新絲綢之路上建立帝國》一書作者湯姆·米勒(Tom Miller)的話說,「一帶一路」是中國重鑄歷史上亞洲主導大國的計劃的一部分。也就是期待讓「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再次偉大。」

目前正在北京訪問的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重新連接亞洲項目」主任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中國希望藉「一帶一路」達到多重目的,但最重要的是促進中國與亞洲和其他地區的融合。他說:「中國希望與鄰居和周邊國家聯繫起來,促成亞洲的融合,這是最主要的目標。」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項目副主任、中國政治與經濟研究課題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一篇文章中說,一帶一路符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發展「周邊外交」的戰略理念。在區域基礎設施建設資金普遍缺乏的情況下,「一帶一路」是中國向亞洲國家遞出了大胡蘿蔔,吸引亞洲國家與中國合作。

甘思德說,從中長期看,如果「一帶一路」政策能夠成功執行,將進一步加強地區的經濟融合,促進歐亞國家間以及區域外國家的貿易和金融流動,並進一步確立一種以中國為中心的貿易、投資和基建模式。這樣一來,中國作為貿易夥伴國的重要性得到提升,中國在地區的外交制衡力也得到相應的增加。而且,甘思德說,對中亞地區能源和礦業的投資最終會減少中國對通過海上運輸物資的依賴,特別是通過馬六甲海峽的石油運輸。

不過,甘思德認為,鑑於中國經濟目前的狀況:國內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債務高企、經濟增速下滑、出口疲軟、實體經濟等待轉型、環境污染等等,中國應該是更側重一帶一路的經濟意義。

「一帶一路」的挑戰與風險

中國方面說,2014年到2016年期間,中國已經與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簽署了價值超3000億美元的項目合同,當然,這其中一些項目經過了多年的準備。但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希爾曼說,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狀況, 中國確實給他們帶來的希望,但是「一帶一路」面臨不少風險。他說:「這些風險包括安全方面的、政治方面的、還有腐敗、環境和社會風險等。」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一些中國官員的話說, 一帶一路倡議可能是個「陷阱」——可能令中國捲入從無效投資到地區爭端在內的各種問題。

曾考察過「一帶一路」經濟帶的一位中國省級官員私下里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整體環境不錯,資源也豐富,但是這其中很多國家都是貧困國家,基礎設施太差,都指望中國投資。如果中國投資,回收成本過程太長,難度太大。另外,一些國家的民族、宗教矛盾和安全問題也令中國擔心。所有這些擔憂令他們決定暫停對「一帶一路」的投資。

550億的中巴經濟走廊(China 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是很好的例子。中巴經濟走廊是新絲綢之路上的最大項目之一,但是,因為穿過印度和巴基斯坦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引發了印度的不滿。印度財長賈特里(Arun Jaitley)近期在訪問日本時表示,因為主權問題,我們對此持嚴重保留態度。

另外,經濟走廊的建設還引起巴基斯坦民族、政治和經濟問題的集中爆發。經濟走廊的走向問題曾引發巴基斯坦人的抗議遊行。另外,由於伊斯蘭武裝的威脅,政府不得不在這條經濟走廊地帶增加了一個師的兵力。

這也許是解釋了為什麼近兩年中國對「一帶一路」投資在下滑。《金融時報》援引中國商務部的數據稱,2016年,中國向被認定為「一帶一路」倡議涵蓋國家的對外直接投資下滑了2%, 而2017年繼續下滑18%。去年,對53個一帶一路國家的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總計為145億美元,只佔中國全部對外投資的9%。

日本網絡雜誌《外交官》最近刊載的一篇文章總結說,一帶一路面臨一些結構上的挑戰,諸如,中國內部各個省份和各個部門之間的協調;中國與區域其他國家之間的合作;以及中國如何解決美國等一些西方國家對中國的質疑等等。

關於與其他國家的合作,作者指出,「一帶一路」的實施將會受到沿線國家民族和宗教矛盾,政權更替的影響。關於西方國家的質疑問題,文章說,印度、澳大利亞和美國等國,一直懷疑「一帶一路」是中國實現崛起並進而稱霸的戰略設計,而中國也無法讓他們放棄這樣的懷疑。

從這次參與一帶一路國際論壇的嘉賓名單也能一窺端倪。許多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尤其是工業七國集團和經合組織成員國的領導人,都沒有參加這次峰會。他們認為這是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共產黨的宣傳造勢活動。美國祇派出了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 出席北京的會議。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