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譚盾喜獲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即將奏響敦煌「千年遺音」

音樂家譚盾(中)去年10月12日在德國萊茵河畔路德維希港舉辦的音樂會上謝幕(新華社)

音樂家譚盾(中)去年10月12日在德國萊茵河畔路德維希港舉辦的音樂會上謝幕(新華社)

活躍在國際舞臺上的著名作曲家譚盾日前再獲殊榮。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日前決定將其終身成就獎「金獅獎」授予跨界創作的譚盾,表彰其音樂既紮根於中國傳統文化,又給世界文化藝術帶來創新。

獲悉得獎時分,譚盾正在上海,忙碌籌備即將在今年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上首演的新作──發掘自敦煌手稿中的「千年遺音」。他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回顧自己多年來行走於中國傳統文化與世界多元文化之間的經驗。

「誰都知道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然而如果要讓全世界瞭解中國文化或與之發生共鳴,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把心靈的鑰匙,把觀眾的心門打開。作為一個做音樂的手藝人,我怎麼去打造這把鑰匙?」譚盾向自己提問。

「近幾年來,我越來越強烈地感到:自己就像一個鎖匠,每天苦苦研究中國傳統文化,想著要用它打磨出一把怎樣精彩絕倫的鑰匙,好去打開人類的心門,打開世界各種不同的燦爛文化之間尚未完全敞開的大門。」譚盾對記者感言。

其實,獲獎,包括獲國際大獎,對於今年8月即將迎來「花甲之年」的譚盾而言,並非稀罕事。從湖南湘西鄉村走出的譚盾,此前已經憑藉與李安合作的電影《臥虎藏龍》配樂,手握奧斯卡小金人與格萊美唱片獎。

但此次威尼斯雙年展將大獎送給譚盾卻頗為「跨界」。上屆威尼斯雙年展期間,譚盾獲邀為中國館的開幕創作了行為藝術《聲音河流》與影像音樂裝置藝術《活在未來》。他用150位來自全球的小提琴手沿著威尼斯大運河順流而下、且行且奏樂,讓音樂沿著水流形成了一道「聲音河流」,一時成為藝術展焦點。在另一個作品中,譚盾又以來自湖南、瀕臨失傳的古老「女書」與現代音樂互動,向各國觀眾闡釋「如何讓你的每一天都活在未來」。

這些讓人驚歎的創意,是如何萌發於六十歲的譚盾腦中?譚盾直言,靈感並不是從天而降,而來自十年如一日的文化考古。「除了音樂家的身份,我會像一個人類學家、一個考古工作者一樣,去追尋和發掘中國傳統文化最深邃、最精彩、最具精神和靈魂價值的部分。其實,每一天我都在苦苦思索,怎樣用中國傳統文化和其他民族的文化產生互動和連接。」

早年間,譚盾以自己出生之地湖南的楚文化為靈感,創作了水樂、紙樂,令西方作曲家驚豔。近年來,他為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委約創作歌劇《秦始皇》,在全球巡演歌劇《馬可波羅》《茶》,視野越來越開闊,而主題也漸漸對準傳統文化的宏大脈搏。

一個月前,譚盾為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舉辦的《秦漢文明》特展創作了一部《色彩交響樂:陶俑》。他經過考證,發現當年的兵馬俑並非灰撲撲的,而是有著白色、紅色、紫色等多種色彩,於是他決定用音樂去「復活」一個生機勃勃、色彩斑斕的帝國之夢,演出大獲成功。

「可以說,佔據當今世界主流的當代藝術,是觀念性的,是從人類的骨頭、血液、記憶、思想之中,去產生顛覆性的思考、想像力、價值。因此,眼下所有創新都是從傳統深處誕生。而這正是擁有悠久傳統的中國的優勢。」譚盾認為,中國藝術家的「美妙時刻」才剛剛開始。

「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座寶庫,這不是陳詞濫調」。譚盾告訴記者,兩年前在大英圖書館,他發現了從敦煌流失的10世紀《心經》全譜,共有大約1500件手稿,其中記錄著失散千年的敦煌遺音。

譚盾心目中的「敦煌遺音」,將在今年五月的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上奏響。譚盾說,敦煌壁畫裏繪有四五千件樂器,他在世界各地拜訪樂器製造者,嘗試著「復原」一些敦煌古樂器。這次首演音樂會中,他將讓國人聽到敦煌反彈琵琶、唐代壓腳鼓、敦煌五弦琵琶、敦煌古代奚琴這四種樂器。

這些樂音穿越千年,自中國歷史深處而來,在譚盾心目中恰如「兩分鐘的音樂、復活了兩千年的故事」。

譚盾說,他的下一個夢想,是復原12件敦煌壁畫中的古樂器,成立一支敦煌樂團,用音樂去講述一個「沒有任何人能講述的中國故事」。那是中國的故事,也是人類文明的精彩故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