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蛇籠拒馬後面 總統的容顏

蔡英文總統針對四一九反年金改革抗爭出面強調,改革的路一定要走下去,脫序行為一定要嚴辦。(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針對四一九反年金改革抗爭出面強調,改革的路一定要走下去,脫序行為一定要嚴辦。(蘇仲泓攝)

三次政黨輪替,四位民選總統,蛇籠拒馬舖陳的「幅員」愈來愈遼闊,總統一任比一任寂寞,回首三十年,過去是不改革要抗爭,如今是改革也要抗爭;過去是人民圍城,如今是拒馬圍城。

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感慨,「政治凌駕專業」,讓第一線執法員警無所適從。侯友宜說對了一半,台灣民主開放迄今,政治凌駕各行各業,豈止對第一線員警造成困擾,從財經圈到學界,從文化圈到醫界,當然還包括媒體…藍綠隱隱成為人我群分的界限,是非準據在藍綠之前,不是模糊而是錯亂了。

四一九反年改團體在立法院抗爭,總統官邸同樣被柵欄層層圍住。(陳明仁攝)
四一九反年改團體在立法院抗爭,總統官邸同樣被柵欄層層圍住。(陳明仁攝)

當網路上充斥二0一四年太陽花學運,從民進黨、台聯、獨派乃至學運領袖痛斥「(馬)政府暴政」、「任何人都可以批評暴力,就是小英不能」的各種說詞的同時,反應的正是侯友宜所謂「執法不能兩套標準」的感慨,就像當太陽花佔領立法院,法官以「公民不服從」為理論基底判決無罪時,所有反年金改革的老人家們大為不服,並聲言「公民一起不服從」,從抗爭不論有沒有理,不因世代而有差異,都是人民的基本權利,面對人民抗爭,除了第一線執法者的公心之外,其實最終能解決還是得靠「政治」。

強調最會溝通的政府 卻不斷刺激反年改動能

蔡英文總統的難題在於,她號稱要組建最會溝通的政府,且蔡政府某種程度是應群眾運動而生的政權,然而,就任一年不到的時間中,這個政府顯然並未展現足夠化解爭議的溝通能力,群眾的憤怒並未因為她倚仗的各種國是會議或各種諮詢委員會而得到緩和,遑論消解。讓人心驚的是,當政府高舉改革或轉型正義大旗揮刀砍向既得利益者的同時,她的執政團隊遠遠不若她所曾經承諾要表現的「耐心」,當反年改人士竟公開呼籲「拖垮政府能撈就撈」,就有人反擊「清明節為什麼不早點去死」?反而刺激了反年改的動員能量。

2017-04-19-反年金改革軍公教團體包圍立法院抗議-官員進入立院後,抗議民眾暫時休息-曾原信攝
反年金改革軍公教團體包圍立法院抗議-官員進入立院後,抗議民眾暫時休息。(曾原信攝)

朝野陣營對壘不是新鮮事,但是社會情緒對立所造成的裂痕,不論年金改革方案最後是否通過,或以何種版本通過所能撫平,情緒深化了藍綠壁壘,但是,不論三年前的太陽花學運反服貿,或此刻的年金改革抗爭,真的能從這麼簡單的藍綠二分法來解釋嗎?

以年金改革為例,法案通過豈只是退休軍公教利益受損?現職軍公教的退休待遇基礎立刻下調,政黨輪替三次之後的台灣,要用牛刀還是手術刀才能切割軍公教是藍是綠?如果一定要將軍公教或退休軍公教定性為「藍」,那麼群眾人數遠遠超過軍公教的廣大勞工或白領,難不成要被定性為「綠」?如果這樣的「硬定性」邏輯可通,莫怪蔡政府有恃無恐,就算蔡英文總統不是站在「絕對正確」的一方,至少她站對人「人數(選票)肯定比較多」的一方。

人民不滿就抗爭 藍綠二分法無助解決爭端

台灣民主開放三十年,群眾抗爭街頭運動幾成常態,不論總統聲望是高是低,是藍是綠,不變的是,人民總有不滿,不滿就上街,執法者的標準其實差異沒這麼大,用最簡單的話來說,想要逃過警方偵辦和檢方起訴的可能性極低,但法官心證相對隨著政治形勢的開放,愈來愈站在人民這一方,而抗爭者顯然未盡能以藍綠一概而論。

以前總統李登輝在任期間,抗爭規模最大的五二0農民運動為例,警民「激戰」二十小時,警棍與石塊齊飛,連汽油都上陣,結果總指揮林國華等十九人以妨害公務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到三年不等。

前總統陳水扁弊案引致的紅衫軍圍城,同樣被起訴,但法官以「此集會雖未經許可,但未造成民眾不便」為理由,全部皆「無罪定讞」。

前總統馬英九任內的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最終以「公民不服從」,判決無罪,佔領行政院還在繼續打官司;至於現任立委王定宇當年在台南推倒張銘清,被判決四個月徒刑可易科罰金;野草莓的圓山抗爭被視為「首謀」的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被起訴但因此促成大法官釋字第 718號解釋,法官最後援引這號解釋,認定這場抗議集會屬緊急、偶發事件,無須申請,判決無罪,循此案接續的集遊法修正案目前在立法院初審通過,尚未完成三讀。

紅衫軍倒扁圍城。(Dowdot~commonswiki/維基百科)
紅衫軍倒扁圍城,最後全部無罪定讞。(Dowdot~commonswiki/維基百科)

從過去的案例來看,侯友宜不必感慨「政治凌駕專業」,只要員警以公心執法,就沒有被政治凌駕的可能,偵辦移送是第一線執勤者的工作,至於之後是否起訴或判決如何,不是警察的事;至於前台北市長郝龍斌說要為反年改抗爭者組律師團,那也是他們的權利,反年改者可能要想的反而是:為什麼他們的抗爭愈激動,社會支持度卻未相應提高?

執法者有公心 政治就凌駕不了

年金改革歷四任總統,馬英九卸任前的遺憾之一,就是年金改革功敗垂成;即使蔡政府推動成功,這個年改方案也不過延緩破產,換言之,算不準幾任之後又要再來一次,就像馬政府二代健保,消耗一位衛生署長,蔡政府又準備啟動三代健保的規畫,更重要的,即使通過,四十歲以下的年輕人還是可能領不到,年輕人低薪化的趨勢也不會因此改善;所以,就寧可眼睜睜的看著國家財政破產而不推動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在蛇籠拒馬後面,義正詞嚴強調「脫序行為一定嚴辦…歷史會記住」的蔡英文,比諸三年前蛇籠拒馬後面的馬英九,擁有的優勢是同樣國會絕對多數席次卻有通過法案的絕對執行力,多罵無益,也不必多想歷史會記住什麼,二十年後年改還要再改的時候,評價未必正面;倒是應該反覆回望過去這一年,此起彼落的抗爭,圍城範圍不斷拉大的拒馬,長輩上街頭,年輕人也沒鬆手,年改法案終究會在她手上完成,年改的道路卻沒因此到盡頭。她應該反問自己:得到了權力,失去了什麼?溝通的能力?還是謙卑的溫柔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