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悲歌─政府篇》從柯文哲扮「漩渦鳴人」 看出官員對智慧財產權的漠視

台北市長柯文哲為宣傳活動扮成日本漫畫角色「漩渦鳴人」的造型,卻未注意到著作權及授權問題。(取自台北響樂趣臉書專頁)

台北市長柯文哲為宣傳活動扮成日本漫畫角色「漩渦鳴人」的造型,卻未注意到著作權及授權問題。(取自台北響樂趣臉書專頁)

「文化就像櫻花,今天種下去後要十年遍地開花,不是種下去就要馬上看到結果。」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為宣傳活動扮成日本漫畫角色「漩渦鳴人」的造型,在網路上引起高度討論。然而看似趣味、結合動漫文化的宣傳活動,卻反而顯露了政府機關對文創產業的不重視?台北市漫畫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鍾孟舜便指出,當被質疑是否有取得原作授權時,北市府的回答竟只是「非用於商業用途」這樣不犯法就好的層次,而忽略了市長身分的高度。

「合約是排在最後面的問題」政府、人民要重視智財

近日漫畫、音樂、影視、戲劇圈接連爆出侵權爭議,再再凸顯創作圈在法律上的弱勢。而對此鍾孟舜認為,「合約是排在最後面的問題」,最根本的還是要從源頭解決,政府、人民要重視文化產業,才有辦法根絕這種現象。

火影忍者劇場版,血獄。(翻攝電影官網)
台北市長柯文哲為宣傳活動扮成日本漫畫角色「漩渦鳴人」,鍾孟舜認為,政府、人民要重視文化產業,才有辦法根絕這種現象。圖為火影忍者劇場版。(翻攝電影官網)

鍾孟舜舉例,柯文哲為宣傳陽明山海芋季扮成漫畫角色「漩渦鳴人」,遭質疑是否有取得授權,後來北市府竟回答「是用於推廣政策,而非商業用途」,表示並無侵犯《著作權法》。對此鍾孟舜批評,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標準,柯文哲的市長身分具有領頭羊的效果,卻還停留在「不犯法就好」的最低層次。鍾孟舜並強調,並非一定要用國產漫畫角色,但若要用國外漫畫人物,至少應該要取得授權。

雲林燈會吉祥物 公布後才匯權利金

鍾孟舜接著又舉日前雲林縣燈會的吉祥物「綺麗籽」、「奇萌籽」為例,當時雲林縣政府在畫家「呆尼爾」只是比稿階段、未簽屬授權書的情況下,竟然直接把作品拿來使用,而雲縣府更是在鍾孟舜披露此事後,才將權利金匯給畫家。而對此,當時經濟部智財局卻僅發公文表示,此事並非該單位主管事項。

雲林縣燈會的吉祥物「綺麗籽」、「奇萌籽」為例,當時雲林縣政府在畫家「呆尼爾」只是比稿階段、未簽屬授權書的情況下,竟然直接把作品拿來使用。(中評社)
雲林縣燈會的吉祥物「綺麗籽」、「奇萌籽」為例,當時雲林縣政府在畫家「呆尼爾」只是比稿階段、未簽屬授權書的情況下,竟然直接把作品拿來使用。(中評社)

文化部設漫畫基地 原本竟要賣日漫

國產漫畫的處境到底多艱困?鍾孟舜則表示,文化部要在華陰街設立一個漫畫基地,提供工作室給本土漫畫家使用,大樓1樓則有商品販賣區。然而最初規劃時,文化部找了他當漫畫家代表,跟出版社代表、同人創作圈代表一起討論。但鍾孟舜透露,「因為出版社跟同人誌都是跟著日本漫畫跑」,這2位代表因此大力反對販賣區賣國產漫畫,希望改賣日本漫畫,最後鍾孟舜丟出「政府辦的漫畫基地,裡面卻不賣台灣自己的漫畫,只賣外國漫畫,傳出去能聽嗎?」這番話,才讓文化部同意要在販賣區賣本土作品。

20170319-新台灣和平基金會「第二屆台灣歷史小說獎頒獎典禮」,文化部長鄭麗君出席。(甘岱民攝)
文化部要在華陰街設立一個漫畫基地,提供工作室給本土漫畫家使用,原本販賣區不賣國產漫畫。圖為文化部長鄭麗君出席。(資料照,甘岱民攝)

對於國家漫畫發展政策,鍾孟舜也舉出近年文化實力大躍進的韓國,指出韓國的漫畫影像振興院除了每年有新台幣40億元的預算、提供500間工作室給漫畫家使用外,也給予每個漫畫家1到10萬的補助,「而且不是補助已經有成績的作品,是補助冷門漫畫」,鍾孟舜指出,這是因為韓國的熱門作品已經扶植出成績,可以單打獨鬥,所以產業政策可以走入下一個階段,開始挖掘尚未成功的題材。

不只對內扶植,韓國對外的行銷也是絕不手軟。鍾孟舜表示,漫畫振興院每年會舉辦兒童漫畫節,出機票、食宿經費邀請全世界的漫畫出版商參加,並安排他們與韓國本土的漫畫家、工作室面談,直接洽海外版權,好把國產漫畫打進世界級的市場。

「文化是血淋淋的戰爭」韓國已有與日本漫畫對抗實例

「文化是血淋淋的戰爭」,鍾孟舜指出,透過這樣的模式,韓國漫畫已逐漸有與日本漫畫對抗的能力,而文創作品的滲透力,遠強過飛機大砲,「漫畫國防」是政府未來必須思考的。

台北市漫畫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鍾孟舜便指出,目前漫畫圈內遇到的法律問題,幾乎都是由漫畫工會負責處理。(取自鍾孟舜臉書)
台北市漫畫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鍾孟舜指出,韓國漫畫已逐漸有與日本漫畫對抗的能力,而文創作品的滲透力,遠強過飛機大砲。(取自鍾孟舜臉書)

而台北市音樂創作職業工會MCU的總幹事彭季康也認為,目前台灣處理著作權問題的速度太慢,都只能用被動的方式,是因為主管機關層級太小,他舉例,中國甚至有個專屬習近平的部門來處理智慧財產權的問題。彭季康並強調,這是國際戰略的層面,甚至會成為國安危機。

談到中國以及近年新創企業圈朗朗上口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彭季康指出,目前台灣音樂創作人收取權利金的窗口,是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MUST,而MUST的上位組織,是聯合國的國際作者和作曲者協會聯合會(CISAC) ,不只管音樂,也會管理全世界的智慧財產權事務,目前副主席是中國知名導演賈樟柯,也說明中國近年在推展IP上影響力很大

2017-04-16-台北市音樂創作職業工會MCU的總幹事彭季康-吳尚軒著作權專題配圖-吳尚軒攝
台北市音樂創作職業工會MCU的總幹事彭季康指出,目前台灣音樂創作人收取權利金的窗口,是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MUST,而MUST的上位組織,是聯合國的國際作者和作曲者協會聯合會(CISAC) 。(吳尚軒攝)

央視願付權利金 台灣尚有文化優勢

彭季康並分析,以前中國拿台灣音樂去用,台灣這邊幾乎拿不到錢,但現在中央電視台帶起風氣,開始會付權利金。且近年風氣逐漸開放後,中國的創作人開始敢碰觸文革這「失落的一代」,而因為台灣使用繁體字,也保留著許多文化細節,因此中國創作人許多的文獻、素材都會從台灣這裡借用,「 台灣應該趁現在,在還有優勢的時候成為文化輸出國」。

談及政府、官員目前對待創作人的態度,彭季康則透露,廠商辦演唱會,歌手可以拿到表演權的權利金分紅,MUST依智財局規定,開出來的費率是2.2%左右,1000塊的票扣稅之後,歌手、經紀公司只能收到10幾塊,甚至還有廠商拜託立委,要將費率壓到0.8、0.9%。

2016-12-31台北2017跨年演唱會,101。(顏麟宇攝)
廠商辦演唱會,歌手可以拿到表演權的權利金分紅。(資料照,顏麟宇攝)

而在藝文環境的塑造,彭季康也表示,國外的展演空間、藝文場所都與民眾居住的建築共構,但台灣像活動中心等建築,都是另外蓋在一個地方,民眾還要特地跑去,無法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夠接觸。對於近年各地興起的文創園區,彭季康認為如果要做,那功能性要夠,並應該給周邊的從業人員居住上的配套優惠,而不是只是蓋園區搞建設。

文創產業仍是硬體取向 官員只想做政績

彭季康也認為,現今政府的文創產業方向仍舊是硬體取向,官員都只想著蓋建設,因為這樣比較好當作政績,然而「文化就像櫻花,今天種下去後要十年遍地開花,不是種下去就要馬上看到結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