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悲歌─案例篇》滅火器、茄子蛋樂團都控訴 有料音樂屢傳糾紛仍獲補助

今年3月傳出獨立樂團「茄子蛋」的作品在未經授權下,遭有料音樂用於請領文化部補助,該金額更高達新台幣600萬元,雖然最後被文化部追討,但相關案例可以作為智財權參考。(取自茄子蛋紛絲專頁)

今年3月傳出獨立樂團「茄子蛋」的作品在未經授權下,遭有料音樂用於請領文化部補助,該金額更高達新台幣600萬元,雖然最後被文化部追討,但相關案例可以作為智財權參考。(取自茄子蛋紛絲專頁)

「文化部補助案的評審委員,口袋名單分類不夠細,可以選的人不夠多,才導致來來去去都是同樣幾個人在當評審。而且補助案的對象都是廠牌、公司,不是個人,因此有些人才能拿名下的其他公司一直去投標案。」

有料音樂旗下的這牆展演空間(The Wall Live House)一直是台北地區獨立樂團、音樂創作人的活動重鎮,然而今年3月,卻傳出獨立樂團「茄子蛋」的作品在未經授權下,遭有料音樂用於請領文化部補助,該金額更高達新台幣600萬元,最後文化部決議撤銷有料音樂補助資格、追討補助金。然而,這卻不是有料音樂唯一一次面對糾紛,連續數次與音樂人的官司問題,卻持續獲得政府補助,相關問題值得探討。

有料音樂屢傳爭議 文化部補助查核有漏洞

此事爆發後,不僅有料音樂負責人傅鉛文與其女友祝驪雯過去屢次積欠旗下樂團、合作夥伴款項的事件,再度成為獨立音樂圈話題,同時有料竟能以不實資料申請補助通過,也暴露出文化部的補助查核有明顯漏洞。

有料音樂旗下的這牆展演空間(The Wall Live House)一直是台北地區獨立樂團、音樂創作人的活動重鎮。(取自thewall.tw網站)
有料音樂旗下的這牆展演空間(The Wall Live House)一直是台北地區獨立樂團、音樂創作人的活動重鎮。(取自thewall.tw網站)

還原事件始末,茄子蛋樂團於3月13日在官方粉絲專頁發表貼文,表示Orbis(傅鉛文英文名)去年3月找上樂團,希望可以合作新的專輯,然而7月時,茄子蛋決定自己經營,暫先停止與有料的合作,告知傅鉛文後便無再聯絡。

貼文中並提到,茄子蛋於去年12月得知有料音樂在未獲得授權的情況下,將樂團放在網路上的6、7首歌曲燒錄成CD,加進有料申請文化部2015年度「流行音樂產業輔導促進計畫」補助案的結案報告裡,並宣稱這是由有料音樂製作的茄子蛋首張專輯,而該補助案款項更高達600萬。

有料音樂也於當日發表聲明,表示一開始申請補助的計劃書中,含有包括製作滅火器樂團等數個樂團的音樂作品與巡演計畫;但滅火器樂後來與有料音樂因合約糾紛拆夥,有料於是變更方案,以製作茄子蛋專輯的計畫填補缺口。

有料音樂也於聲明中表示,雖然最後沒有簽約,但之前確實有獲得茄子蛋口頭同意簽署全經紀合約。但當時茄子蛋亦回應,並未以任何形式答應簽署經紀約。

沒有同意書 有料音樂通過審查成疑點

而2015年的流行音樂產業輔導促進計畫申請規定中,「申請案應備文件、資料」第5點明訂須具備「主要合作對象的意向書及國籍說明」。對此記者向目前負責經營茄子蛋樂團事務的音樂製作人李孝祖查證,李證實茄子蛋並未簽署過意向書等文件。在此情況下,缺乏茄子蛋意向書的有料音樂為何仍能通過審查,便成了此案中的一大疑點。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3月22日曾偕茄子蛋樂團召開記者會,會上黃國書質疑,茄子蛋得知歌曲遭盜用後致電文化部詢問,卻在不久後便收到來自有料音樂的質問電話,懷疑是內部人員內神通暗鬼。對此,記者致電承辦該計畫的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僅獲流行音樂產業組長曾金滿的秘書回應,這是因為收到茄子蛋的電話後,文化部便立刻找有料音樂進行查證,絕非是有人通風報信。

20170322-「詐領補助連環爆 流音補助竟成廠商造假提款機?」記者會,立委黃國書。(甘岱民攝)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3月22日曾偕茄子蛋樂團召開記者會,會上黃國書質疑,茄子蛋得知歌曲遭盜用後致電文化部詢問,卻在不久後便收到來自有料音樂的質問電話,懷疑是內部人員內神通暗鬼。(資料照,甘岱民攝)


此外,在記者會當時,文化部影視局副局長許淑萍也承諾黃國書,將重新檢視此案及同類型補助案、清查內部人員是否人謀不臧,同時建立旋轉門與廠商汰劣機制,並於1個月內提出檢討報告。此外許淑萍也表示,將撤銷有料音樂補助資格、追討補助金。

20170322-「詐領補助連環爆 流音補助竟成廠商造假提款機?」記者會,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副局長許淑萍。(甘岱民攝)
文化部影視局副局長許淑萍也承諾黃國書,將重新檢視此案及同類型補助案、清查內部人員是否人謀不臧。(資料照,甘岱民攝)

如今4月22日的期限將至,文化部如何追討600萬補助金,並落實制度檢討仍待檢視,對此,記者僅獲文化部影視局官員回覆,相關事項皆在行政程序中,也一定會在期限內提出檢討報告。

財務不透明 滅火器要求中止合約

此外,傅鉛文與音樂圈的糾紛也非是首例,去年4月,滅火器樂團便要求中止跟有料音樂原定2020年才到期的經紀約。滅火器並發出聲明,表示傅鉛文身為經紀人,卻將樂團當成各種談判的籌碼,且在合作期間,儘管滅火器曾多次請求,傅鉛文卻長達1年半時間沒有提供實體唱片及周邊商品的財務報表。

而在滅火器提出合約終止後,有料音樂結算合約終止前發生之應付款項尚有160萬6117元未付,終止後則有32萬元未給付。此外2015年的數位音樂、實體唱片、商品等版稅等款項皆未結算。

滅火器樂團於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就職典禮上演唱向前行及島嶼天光。(顏麟宇攝)
在滅火器樂團(見圖)提出合約終止後,有料音樂結算合約終止前發生之應付款項尚有160萬6117元未付,終止後則有32萬元未給付。(資料照,顏麟宇攝)

對此傅鉛文當時則再回應,「請大家留給我們一點空間,合約層面的問題讓理性去解決。感性的部分旁人何能置一詞。」

而在同年5月,樂團「猛虎巧克力」的吉他手徐振偉也在臉書上,指控有料音樂積欠樂團版稅達 63萬7276 元。祝驪雯並於留言解釋,已和主唱鄭宜農談好會分期償還,卻又被爆出和前員工的資遣費爭議,當時傅鉛文並回覆媒體,「不會再對這種事情做出回應」。

有獨立音樂圈人士就透露,不僅傅鉛文與祝驪雯積欠款項時有所聞,此外傅還是文化部很多案子的評審,文化部的補助案中,「常常來投這個案子的人,可能會是另一個案子的評審」。該音樂人並無奈表示,目前文化部的補助案並沒有旋轉門條款,才會讓這樣的情形一再發生。

對於文化部標案、補助案評審名單的爭議,常與創作圈接觸的律師蔣昕佑則指出,「有些人雖然對音樂圈可能不OK,但對文化部可能是OK」,蔣昕佑認為,除非負面新聞會燒回文化部,讓業務執行發生困難,不然公務員行事通常比較保守,一個活動最好能直接拿先前的企劃參考,很少會在業務執行上標新立異,因此才會有同一個人不斷擔任評委的事情發生。

律師:部份創作人缺乏與政府交涉特質

蔣昕佑也認為,不同圈子有不同的語言,跟政府交涉需要的特質,是很多創作人缺乏的,有些人雖於創作圈中打滾,卻剛好具備這些特質,懂得用官員的語言跟他們打交道,加上文化部或許需要一些招牌的名聲來提升活動知名度,部分人士才能不斷得到文化部信賴。

三一八運動結餘款捐贈法扶記者會,信託受託律師蔣昕佑-甘岱民攝
律師蔣昕佑認為,不同圈子有不同的語言,跟政府交涉需要的特質,是很多創作人缺乏的。(資料照,甘岱民攝)

文化部補助案評委 都是同一群人

台北市音樂創作職業工會MCU的總幹事彭季康則指出,還有一個問題是文化部補助案的評審委員,口袋名單分類不夠細,可以選的人不夠多,才導致來來去去都是同樣幾個人在當評審。而且補助案的對象都是廠牌、公司,不是個人,因此有些人才能拿名下的其他公司一直去投標案。

彭季康也指出,目前音樂圈一直希望推動補助案的廠商履歷制度,廠商投補助案時會羅列出廠商跟負責人過去接觸過的事項,以避免有人能利用一次性的空殼公司不斷請領補助。

2017-04-16-台北市音樂創作職業工會MCU的總幹事彭季康-吳尚軒著作權專題配圖-吳尚軒攝
台北市音樂創作職業工會MCU的總幹事彭季康指出,目前音樂圈一直希望推動補助案的廠商履歷制度,避免有人能利用一次性的空殼公司不斷請領補助。(吳尚軒攝)

相關指控 有料音樂不回應

關於諸多對傅鉛文的指控,記者致電有料音樂辦公室,工作人員則回應目前公司不會再對外回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