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撒錢不一定救得了中南部空汙

要整治空污,與其補助淘汰舊車,不如加嚴中古車汙染標準。(資料照片)

要整治空污,與其補助淘汰舊車,不如加嚴中古車汙染標準。(資料照片)

13日行政院通過「空氣汙染防制策略」,將投入365億元,三年內改善空汙18.2%,讓PM2.5年平均值達到18微克。這是國內第二個院版級空汙改善計畫,前一個是2015年8月行政院長毛治國的「清淨空氣行動六年計畫」。

比較兩者,林全版最大的亮點是「撒錢」,本來可以用行政手段處理的,現在通通用錢解決,這可謂一魚兩吃,既改善空汙、又可以討好選民。但政府的職責是行政管理,如果凡事用錢解決,大概也不需要環保署了。而撒錢之後真能一掃中南部的霾害嗎?以目前的減量目標來看,也是不可能的。

一、補助淘汰舊車,不如加嚴中古車汙染標準

這次365億中,有83%、304億用於補助老舊車輛汰換、或加裝濾煙器。例如淘汰老舊柴油車,一部補助20萬,汰舊後買新車再補助5萬,光是這個就要花137億。另外補助較新的三期柴油車加裝濾煙器,總計需要26億元。

將老舊柴油車列為優先改善策略是對的,因為柴油車的PM2.5排放量高居第一、占16.8%,而且柴油是一級致癌物,對健康影響很大。但目前柴油車最大的問題是,一個汙染標準用到底,一部30年前買的車,開到廢棄為止,用的都是30年前出廠時的超低標準,這是政府在放任烏賊車滿街跑。

毛版的方案至少還提到未來要「評估加嚴使用中車輛排放標準」,也就是說,舊車不再適用車子出廠時的標準,一旦舊車採用較嚴的標準,不符合標準的車就不得上路而自然淘汰,這才是與時俱進的做法。

至於該加嚴到什麼程度可以討論,但環保署卻始終用「信賴保護」來卸責而不檢討。如果大家可以接受車子的汙染標準有信賴保護原則,那工廠應該要抗議才對,因為工廠的汙染標準一旦修正,就必須限期內符合新標準。

而毛版只提出「補助老舊柴油車加裝濾煙器」,林版則加碼137億補助業者淘汰舊車,這當然會更有效,毛治國沒提出來是他比林全笨嗎?當然不是,因為這種補助不符合公平正義。而且就像前文說的,這原本可透過行政手段來達成改善目的,但林版卻基於選票考量,直接用錢解決。

同理也適用於補助淘汰老舊機車,然而20多年來,機車補助政策幾乎從沒成功過,包括三次電動機車政策,還有環保署長沈世宏在任時推動的統一規格電池,以及經年累月在做的補助汰舊換新,這次補助會成功嗎?而就算把所有二行程機車都淘汰掉,也不過占PM2.5總量2%,這還沒扣除又買新機車所增加的汙染量。

另外占PM2.5排放量一成的電力業也應該列為改善重點,但提出來的改善項目都不明確,例如「老舊高汙染機組除役」這一項,如何除役、時程為何?還有「空品不良季節配合降載」這點,依過去經驗降載都是無效的。如果沒有明確目標,電力業的汙染能改善多少還很難說。

空污相關表格(朱淑娟提供)
 

二、減量18.2%,中南部的空汙依然超標

從環保署長李應元的說明很清楚可以看到,國內最嚴重的空汙問題,發生在秋冬時節的中南部,一半以上的天數達到菊色警戒(對敏感族群不健康)。所以空汙改善的目標很明確,就是「中南部的秋冬季節」,那林版的策略可以達到這個目標嗎?以下2個疑點可能導致目標落空。

其一,李應元提出的改善目標是:全國年平均PM2.5濃度,從2015年每立方公尺22微克,改善到18微克,改善率18.2%。但如果改善目標是「中南部的秋冬季節」,就應該縮小打擊面為「10月到3月的中南部」,而不是用「365天的全國平均」,因為這樣會稀釋掉應該改善的目標。

而且就算用全國平均,中南部各縣市除了屏東以外,即使改善18.2%,也無法達到18微克的目標。因為2015年中南部的PM2.5年平均濃度,除了屏東以外,其他8縣市全數高於全國平均值22微克。台中24.5、彰化26.4、南投27.8、雲林32.3、嘉義縣27.1、嘉義市30.5、台南27.9 高雄27.3。以改善18.2%來計算,除了屏東,其他全數無法達到18微克。

其二、李應元在說明淘汰老舊柴油車時特別提到,依「高屏空汙總量管制計畫」,工廠要新設或變更,必須買汙染量來抵,這部分可以透過淘汰舊柴油車來抵用。而這樣一減一加,高雄的空汙會實質減量嗎?

空污相關表格(朱淑娟提供)
 

還有多年來環保署不忘提醒「境外汙染占四成」,但這些年來環保署發布沙塵暴的機會減少很多。秋冬時節即使有境外汙染,受影響最大的是北部地區,中南部的汙染還是以境內汙染為主,並不需要特別強調境外汙染。

三、空汙基金舉債,是在預支汙染

最有意思的是,李應元提出空汙基金要融資借款這件事。這次要投入的365億中,約200億要從「空汙基金」支出,但空汙基金每年滾存到現在約80億,不足以支應200億的開銷,於是提出拿空汙基金融資的想法。

這跟行政院舉債編列前瞻基礎建設的想法一樣,如果是舉債治空汙,合理性或許還可以討論一下,但套用在空汙基金融資就很奇怪。因為,空汙基金的收費原則是汙染者付費、且要專款專用,也就是必須在基金額度內運作。

而且跟業者收錢不是目的,而是透過收費這個機制促使業者投資設備改善,汙染減少,空汙費就會少繳。空汙基金如運作得宜,空汙費應該愈收愈少才對,過去環保署曾有一個想法,當空汙基金滾存到200億時就停止徵收。

也可以這麼說,空汙基金運作的終極目標是「消滅空汙基金」。但現在卻要去借貸,等於是預支未來的汙染。非但如此,還要調高汽柴油空汙費,這真是匪夷所思,汽柴油空汙費的費率是提款機、需要錢的時候就調一下嗎?

綜上,政府的角色是訂定合理的管理方法、及管制標準,好讓人民依循,鼓勵好的、處罰壞的,而不是丟棄自己的管理職責,只想撒錢解決問題,何況還不一定解決得了。改善空汙的方法很多,少一點政治算計,多一點真心為人民,不必撒錢,相信人民也會感受到的。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