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政府不要成為「人民公敵」

2017年3月18日,蔡英文總統出席磐石會第19、20屆會長交接典禮,對一例一休爭議,強調勞資應該坐下來談「創造三贏」。(總統府)

2017年3月18日,蔡英文總統出席磐石會第19、20屆會長交接典禮,對一例一休爭議,強調勞資應該坐下來談「創造三贏」。(總統府)

一例一休實施至今,百物飛漲、勞工薪資不增反減、資方成本增加又人力調配困難,造成勞資消費者三輸。而蔡政府依然漠視各方(包括美國商會及廿二縣市長)意見。行政院不只拒絕修法,林全還怪罪企業界在修法時不表達意見,並說以上抱怨都與一例一休無關,是因過去勞基法未落實。行政院發言人也反駁「不可能會三輸」。日前蔡英文參加上市櫃公司台中磐石會會長交接,面對新舊任會長要求暫緩一例一休,給企業三年彈性,蔡同樣要企業主回去與工廠勞工談、與勞動部談,「坐下來談就會創造三贏」

明明蔡政府是事主,禍是他們惹出來的,現在居然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既指責企業不事先表達意見(其實企業界及媒體在修法前就一直要求「彈性」、反對「加班費加成太高」「把所有勞工當成生產線勞工」),又否認「三輸」事實(物價漲翻天了,連鎖事業服務減少了,週末車班更少、乘客更擁擠了,莫非行政院是瞎子沒看到?莫非蔡政府以為各行各業增加人力如此好找?),蔡英文還三番兩次扮演公親,要資方勞方自己解決問題。這種放完火又逃避責任的態度,政府不怕成為「人民公敵」嗎?

蔡政府想增加勞工收入與休假時間,立意不為不善。但蔡英文只在意勞團抗議,說「這是民進黨心中最軟的一塊」,不斷加碼討好勞團,卻忘掉生活較佳的勞團並不代表需要加班賺錢才夠養家活口的大多數勞工。蔡政府討好勞團,其結果就是犧性大多數勞工,惡化勞資關係,讓勞資雙方都不滿意。而且「城門失火 殃及池魚」,消費者荷包及服務跟著縮水。例如週末上藥妝店買藥,藥師竟然一例一休不上班,現場職員則拒絕解說或推荐藥品,說顧客必須等藥師上班再問他。

20170118-立法院.「長照人力現況與困境─兼論一例一休對長照人力衝擊」公聽會.立委劉建國等委員.邀相關部會官員.團體與會.現場相關照護團體舉牌表達訴求.(陳明仁攝)
立法院.「長照人力現況與困境─兼論一例一休對長照人力衝擊」公聽會.,現場相關照護團體舉牌表達訴求.(陳明仁攝)

蔡英文去年因勞團抗議而安排媒體專訪時曾說:「台灣面臨經濟轉型期,最困難的是中小企業。政府面臨中小企業生存和勞工過勞、工時過長之間求取平衡的抉擇。」她沒有注意,台灣產業外移、經濟西傾、產業微利化,中小企業及其員工同受其害;特別在經濟成長趨緩、M型社會擴大、中小企業生存困難、基層勞工低薪現象嚴重的情況下,該優先解決的是創造商機、保障就業機會、保障薪資。但一例一休卻將工時及休假列為優先,又將加班費加乘過度拉高,雇主被迫要轉嫁,反而造成百物飛漲及「政府要逼雇主加薪,卻讓雇主更有理由不加薪」,不只惡化低薪現象,也讓實質薪資(購買力)倒退,大家都是受害者。

辛炳隆教授早在二月就在〈自由時報》專訪指出:「全世界只有十三個國家以法令規範週休二日,都是小國,且歐洲國家加班工時都比台灣有彈性,加班費加成也沒這麼高。我們真的矯枉過正了。政府也要認清,勞基法對勞工已不能一體適用,堅持一體適用會有問題。」「當時討論一例一休,曾設算成本影響,沒想到業者借此機會漲價。過去五年經濟不景氣,業者一直沒有漲價,這次剛好一次調漲。而且林全院長又說漲價是一例一休必然結果。院長都這樣講了,本來不想漲的也就跟著漲了。」

修法「矯枉過正」、「惡化低薪」,漲價「政府帶頭」、「百業跟漲」,承受苦果的卻是低薪大眾。雖然主計總處公布去年受薪員工平均月薪近五萬,創調查以來歷年最高;但實質薪資卻倒退十七年,也就是網友說的「名目薪資創新高是假的,購買力下滑才是真的」。而據統計,去年全體受薪就業者中有36.7%月領不到三萬元,有68.3%月薪不到四萬元,三十歲以下年輕人受薪就業者更有55.4%月薪不到三萬元,年輕人總失業率也超過全國平均率二、三倍。換言之,一例一休的最大受害者就是他們。

「2016工人鬥總統」今(3)日至勞動部召開記者會,批評政府一例一休政策倉促上路。(洪與成攝)
「2016工人鬥總統」在勞動部召開記者會,批評政府一例一休政策倉促上路。(洪與成攝)

蔡政府有選擇性的讓部分行業如物流丶瓦斯零售等採較彈性工時,並沒有太大用處。如同一位司機說的:「若物流業週六上班,但上下游客戶都強迫週休,週六要去哪裡收件及送貨?」

至於其他受害者,如一位紡織退休人士寫《一例一休將成劫難嗎?》、一位企業主寫《非要把勞資關係逼到死角嗎?》。前者說「資本額不到一億元的中小型企業受政府一例一休這樣大衝撃,全無緩衝期,真的會被玩死。」後者說「自從全社會開始追究台灣薪資偏低兇手,歸咎為富不仁的老闆後,政府的一切作為都朝向嚴格規定企業責任,從嚴格勞檢、一例一休,到LINE訊息的判決,都是秉此基調進行,殊不知這將徹底摧毀台灣的勞資關係。」

而最語重心長的是一位從商者的《一例一休裹腳布》投書,說一例一休施行後,幾乎所有民調都反對;所謂「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但蔡總統及林全院長卻視這為改革中的適應期。殊不知這可不是適不適應問題,而是將斷送台灣經濟發展的問題。幾十年台灣經濟發展的優勢,包括靈活應變、老闆和員工彼此相互打拼等。如今制定出一個錯誤政策,就如本來穿木屐的,要他裏腳,台灣將失去靈活和速度。希望政府趕快再修正。人民可不想等到三年後,再把不知民之所欲的政府換掉;因為台灣在纏足後,未來三年將無法和國際競賽,而一步步落後。

在專制或民智未開時代,正直敢言的人往往被打為「人民公敵」,如易卜生劇中的史杜曼醫師,如一九七九年高雄美麗島事件的黨外人士。但在民主時代,民智開啓,三年前的太陽花運動更被視為台灣公民社會元年,此時「人民公敵」已變成政治誠信破產,又一心逃避責任、無法取信於民的政府及國家領導人。一例一休爭議正是政府無法取信於民又逃避責仼的例子。希望蔡政府不要步馬政府後麈,成為「人民公敵」。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