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十二年國教作文如何「作」滿分?

十二年國教第一屆國中會考,為了作文成績比序整倒無數考生,馬政府自己也被罵整得滿頭包。(余志偉攝)

十二年國教第一屆國中會考,為了作文成績比序整倒無數考生,馬政府自己也被罵整得滿頭包。(余志偉攝)

搖擺不定、擾攘多年,號稱免試入學的十二年國教,今年倉皇上路,此與馬總統限期推動,「一面走,一面修」的態度有關。國三應屆學生首當其衝,成為十二年國教的第一批實驗品。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中央、直轄市、縣市對國中會考及其評量標準不同調,亂成一團。

這次國中會考的作文計分及排序方式最被詬病,聯考時代作文屬於國文考題的一部分,基測的寫作測驗雖獨立一門,亦未居關鍵地位。首屆國中會考作文單獨成科,大部分地區作文也沒成為關鍵科目,例如高雄市作文計分排在各學科之後,桃園地區甚至不予計分。唯獨北基作文成為能否進入第一志願的決定性因素。換句話說,就算考生五科A++,作文未達六級滿分,考上第一志願的希望便會落空。雖只有北基實行這種排序計分方式,但台北市不是等閒之地,乃全國首善之區,菁英薈萃,國中會考作文凌駕所有學科分數之上,不但引起台北市眾多考生及家長的撻伐,也讓全國學生與家長再度進入集體焦慮。

作文不比數學、理化,有科學的計分方式,也不像歷史地理有基本的史地知識可作為評分的標準。考生作文,除了字跡娟秀整齊者恆占便宜,有相當程度與閱卷老師的主觀意識,例如國家認同及其對性別議題、公共事務的態度有關,這些因素皆影響老師對考生作文內容的評斷。

我唸中學的古早年代,作文以議論文為多,講究理念正確,敘述通順,起承轉合妥適,如「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反攻必勝,復國必成」之類,就算抒情文,寫到最後也要加幾句「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喊話。記得一九六五年東京奧運,台灣奪金牌熱門人物的十項選手楊傳廣,全國寄予厚望,臨陣失常,淪落第五名,舉國一片惋惜,國文老師當下就以「不以成敗論英雄」為題,要同學作文申論。

我在中小學寫作文行禮如儀、按表操課,老師給的等級都在乙等以下,未曾得過甲等,更不要說甲上了。同班同學有幾位是老師認定的議論文高手,經常參加作文比賽,同學也常半開玩笑地、半欽佩地稱他們為「大文豪」。有一次作文,題目已經忘了,大概仍是「暴政必亡」的議題,這次我沒寫傳統八股文,而用了「王師西指,躍馬中原」這個不知靈感來自何處的新八股,國文老師特別在這幾個字旁邊用紅硃筆畫了好幾個圈圈,得到「乙上」,算是我歷年最好的成績了。

高中畢業後,回頭看當年書寫的作文,形式僵化,內容空洞,幾乎看不到自己。大學同學也多有同感,談到「作文」、「作文比賽」,常語帶雙關,其一是好好寫篇文章,優秀者參加作文比賽;其二則帶有「做作」的性質,為賦新詞強說愁,刻意擠出一堆文字,作文比賽更是看一個影生一個囝的競賽。

十二年國教的政策目標是提升學生能力,打破幾十年來根深蒂固的明星學校思維,社區化的國、高中都有機會變成「明星」學校。立意良善,然過於一廂情願,容易流於形式主義。事實上,許多家長──包括國中小老師,從孩子念幼稚園開始,就想盡辦法(如遷移戶籍),讓孩子進入明星國中、明星高中,預先為進入明星大學鋪路。

這次國中會考的志願排序因為組距量尺寬,而且不夠精確,考生、家長無法瞭解別人分數的落點,因而填寫志願得碰碰運氣,考生即便想「就近入學」念社區高中,也未必能如願以償。許多人下修志願,還傳聞有人「博杯」填志願,有些家長送孩子到補習班拚七月特招。

我很難想像如何作文才能拿到六級分?難道僅依教育部頒佈的寫作測驗評分規則:「立意取材、組織結構、遣詞造句……」就能滿分?國中會考評量方式,讓家長更關心孩子的作文能力,坊間因而作文補習班激增,據媒體報導,這一年寫作/作文類的書籍出版量大增,而在會考成績公布後3日較前3日的銷售量成長3倍,比去年同期成長175%。

學生寫作文某種程度代表其觀察、思考、邏輯及文字能力,也反映他的閱讀與生活經驗,而學童上校外的作文班不始於今日。不過,以前是當作課後才藝班學才藝,現在卻變了調,成為像英數理化一樣的考試補習班了。有些家長則乾脆讓孩子直接報考私中,台北市的私中因十二年國教的紊亂而水漲船高,生意興隆。

十二年國教何去何從,明後年有何變化?不僅尚未上陣的國一、國二學生及其家長弄不清楚,國三學生、家長、老師也不見得全盤瞭解。執行此事的教育界大老再三強調,十二年國教「政策是正確」,但接下來應有一句話:「執行有偏差」。台北市教育局長聲稱五科總分後,以作文決定考生成績,是教育部要求訂定。推動各項改革應有一套核心價值與執行策略,馬政府能把一個制度搞成這樣,實在有夠天才。

面對國中會考的亂象,教育部長蔣偉寧溫良恭儉讓地出面道歉:「……確實是很不好意思。」「責任到我為止」,說得雲淡風輕,空口說白話,難怪進一步激化家長怒火。少子化的時代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尤其是台北市的中產階級,平素希望社會安定,對學運、工運、民生議題未必關心,但對攸關孩子前途的考試制度、分數計算,斤斤計較,遇到不平,非跟你拼命不可。首度十二年國中會考考生逾二十七萬,如進一步計算,加上孩子的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以及叔叔、姑姑、舅舅、阿姊,超過百萬的人數,足以動搖(國民)黨本了。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