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訊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王宗偉觀點:國民黨的新黨化與舊黨化?

圖為國民黨106年新春團拜。(陳明仁攝)

圖為國民黨106年新春團拜。(陳明仁攝)

從2016年國民黨敗選下台,一直到在這次群雄競逐的黨主席選舉當中,一個鬧得沸沸揚楊的問題是,國民黨會不會新黨化?這句話的意思是通常是說,國民黨會不會因為領袖與若干特定核心群眾擁護他們個人獨特的,與社會大眾有相當距離也無法說服更多人支持的強固意識型態,而最後變成一個主張無條件支持與中國統一,在國內政壇淪為一個無足輕重的小黨?

但在這件事情發生以前,更有必要檢討的是,到底新黨在台灣的政壇上應該扮演的政治符號是什麼?這樣純粹單一的定義,對於也在台灣政壇發光發熱過的新黨,真的公平嗎?

曾經做為南方朔口中努力經營其改革形象的新黨,一開始並不是只有國民黨基本教義派這個身分認同而已。新黨創黨至今24年走過的道路,也絕非毫無今日國民黨從谷底翻身時可借鑑正面之處。

在審檢辯正在為了選出司改國是會議的代表而吵得不可開交時,最近有一位強烈支持台獨的法律背景出身,暢銷書女作家,發現了在一個律師公會的讀物上出現了1988年吳蘇案的兩位主角,已轉任律師的前司法院第四廳廳長吳天惠與其妻蘇岡律師的專訪,回憶兩人鶼鰈情深的法律身涯,而在臉書上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在這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前夕,在年輕法律人的領域中掀起小小漣漪。

按照網路上各種資料的記載,吳蘇案起於當時負責司法官紀律風氣的司法院第四廳廳長吳天惠之妻蘇岡律師,以利用其夫的權位能向承審法官關說為賣點,向委託人索取鉅款,販賣司法公正。吳蘇夫婦當時企圖影響新竹地檢陳松棟檢察官所負責的一宗貪瀆案件,多次經由吳天惠以廳長身分打電話向承辦人員施壓。陳松棟檢察官感到十分無奈,也預示著基層司法行政實務工作的怒火即將爆發。

在陳松棟向竹檢的同事高新武檢察官說明了此事後,高新武檢察官遂決定在未知會檢察長的情況下,在為了紀念司法獨立的「司法節」當日,未向任何上級報告,跨轄區至台北搜索且逕行拘提吳天惠及蘇岡。高新武不依規定知會台北地檢署的行為,驚動了保守的司法行政高層。各種不同面目的神秘力量一齊出籠,速速出手阻攔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高檢察官。

由於本案發生於剛解嚴的,各種社會力量躍然欲動的台灣,這很快就成為司法改革運動的導火線。這場怒火足足燒了快30年,直到現在燒出了這場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還沒有燒完。

最後本案以吳天惠被判無罪結束,高新武本人與現任法務部長邱太三在內的多位與本案相關的檢察官與法官憤而去職,而匆匆畫下司法行政體系內部的句點。高新武結束其檢察官生涯的當年那份鏗鏘有力的辭呈,到現在讀來仍舊令人動容:「國家司法之振衰,繫乎主事者之正心誠意及制度之徹底興革,職一介匹夫,其去其留,曾何足以雲有所損益於司法?俟河之清,人生幾何!今動秋風之思,有遯歸之意,庶得返諸寧靜,還我本色。臨行徘徊,心豈無感,辱蒙諒察,則職無任感禱矣。」。

高新武(南方人物周刊資料照)
高新武(南方人物周刊資料照)

從高檢的辭呈開始,一場全面性風起雲湧的社會改革正在蓄勢待發,並且由此踏上了征程。20多年後終於以民進黨在行政立法權力領域的全面執政,秋風掃落葉式的大獲全勝,而全面收割這甜美的果實。就如同公眾現在只記得如今貴為部長,但是當時並非本案核心人物的邱太三,英年早逝的高新武檢察官反而不再被人記得其之後的人生軌跡。

現在有趣的問題來了,解嚴初期的司改英雄高新武不當檢察官以後,跑去幹什麼了?

高新武和邱太三,以及另一位在桃園地檢署也以挑戰權貴出名的檢察官彭紹瑾,後來都參與在野黨投身政治,挑戰既得利益結構。但是與彭邱這兩位識時務者,至今仍舊在台灣政壇春風得意馬蹄疾的同事相比,高檢選擇的行動路線就很不一樣,高新武後來與趙少康、王建煊等人在1993年一起成立了新黨。

在現在許多有志於改革的進步青年心目中,新黨早就已經是一個與妖魔鬼怪無異的,政治上極端被汙名化的符號。至於神聖無比的司法改革,更是永遠專屬於

親民進黨反國民黨側的公民運動高潔光環,代表性人物是去年一年內歷任律師、立委與主委的某位偉人。這怎麼可能會有污穢萬分從頭爛到腳的國民黨乃至於新黨的甚麼關聯呢?

但在上世紀末台灣民主化初期的新黨,創黨時期聲名鵲起的各個重要的頭面人物,幾乎每個人都背負著一個特定專業領域的改革旗幟。趁著進步青年還沒有把我們這些老人親歷過的時代與人生軌跡,照著她們所期待的方向把台灣社會的集體記憶修改完畢,還是要把這些事情誠實的紀錄下來。

20170215-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上午出席競選黨主席中興後援會成立大會,會中也登臺致詞爭取支持。(蘇仲泓攝)
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也曾是新黨黨員,而後重回國民黨。(蘇仲泓攝)

在那時趙少康曾任環保署長,他可以擔任環境正義的吹鼓手。王建煊曾任財政部長,人盡皆知他對稅賦公平的理念與當道不和。郝龍斌雖是黨國大老之後,但是他本質上是一位科學家。朱惠良代表藝文界,鄭龍水代表身障人士,還有礙於篇幅無法一一歷數的許多社會菁英,都掛起了黃旗參戰。這時的新黨是多元包容,開闊鳴放的,基本上相當全面的滿足了都會中產階級希望對各種政治與社會改多路齊頭並進,穩定中求改革的想像。更不用說高新武在司法改革路上樹立的不為權貴里程碑,至今也還被當代基本上綠大於藍的司法專業人士所銘記。

對所謂的天然獨世代而言,這是一件極難想像的事情。曾經有那麼一個時刻,新黨與其前身新國民黨連線,也與統獨光譜上另一端的民進黨一樣,在冰炭難容的迥異國家定位政治主張以外,承載著多采多姿形形色色的改革理念。尤其難得可貴的是,兩在野黨除了統獨立場以外,在其餘社會改革議題的理想藍圖相差很少。因此在新黨甫創黨之時,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就表示民進黨未來不排除與新黨聯合執政的可能。更不用說到了施明德當民進黨主席時,有了現在更難以想像的大和解咖啡。

在社會高度撕裂的後太陽花時代回首前塵,那兩個在野黨創黨都不到十年,因為與台灣社會各種力量充分健康對話,而都能英姿勃發的1990年代,恐怕是台灣社會最幸運的年代,也是建黨至今並不久遠的新黨最光輝的時期。

更值得台灣社會深思的是,當前所謂國民黨即將新黨化的警告,是在指國民黨將要化做哪一個新黨?高新武固然墓木已拱,但是王建煊趙少康與郝龍斌等一眾改革派新黨創黨時期的政治領袖不也都還在嗎?大家都忘記了新黨成功的秘訣與失敗的教訓了嗎?

新黨成功的秘訣在於王建煊等人確實在兩岸穩定以外,也提供了一套至少在外觀上令人耳目一新的包含賦稅在內的各種改革方案,在這角度上確實足以擔當公眾這個「新」字。甚至當時有人因為認定王建煊的稅改方案太過急進,而形容王建煊的新黨像似了他的本家,北宋宰相王安石變法時的新黨。

把王建煊的新黨比擬為王安石的新黨,這應該是王建煊與他創立的新黨,在歷史上所能得到的最高榮譽吧?

洪秀柱參加新黨光復節晚會,並和郁慕明主席跳PPAP舞蹈(陳明仁攝)
洪秀柱參加新黨光復節晚會,並和郁慕明主席跳PPAP舞蹈(陳明仁攝)

而現在國民黨的主流路線問題就在於其政策主張一點也不新,事實上走的是一套一切因循於過去既有意識形態論述的全面守舊,希望能把時光倒流倒回解嚴前的路線。如果按照中國傳統對新舊黨爭陣營的劃線,國民黨由於不能因應台灣社會當前遇到的內外巨大挑戰,提供針對性成套的任何改革變法的政策建議,事實上早就已經是一個十足十的「舊黨」。

後太陽花時代兩個藍營政黨給青壯改革世代人的印象,是國民黨窮的只剩下錢,新黨詞窮到只剩下統一。如今國民黨有一批青壯政治工作者表態希望參與2018年的地方選舉,這當然是一件世代交替的好事。但媒體上呈現的公眾印象卻只有他們的外貌背景與口才便給,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各種議題上社會改革理念是什麼。

假如國民黨的新黨化,是指找回1990年代中期新黨創黨初年那種銳意改革多元包容的精神,成為一個鼓吹變法維新的,道道地地的「新黨」。而不是像某些人所相信甚至所期盼的,詞窮到只剩下兩岸統一,像這樣現在繼續發展下去的徹頭徹尾的「舊黨」。那就正是當前台灣社會所急需的新氣象,台灣民眾擁抱這樣的改革者猶怕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會讓這樣的政黨泡沫化呢?

揚帆啟行吧,年輕人。假如你投身政治的同時也已經準備好這個國家政治與社會改革的藍圖,就接受民眾的挑選吧。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