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歷史上的今天》1月11日──是英雄也是屠夫 以色列前總理「推土機」夏隆逝世

夏隆。(美聯社)

夏隆。(美聯社)

「他是以色列偉大的捍衛者與擘劃者之一,他不知畏懼為何物,更不畏懼將眼光放遠。」──以色列前總統裴瑞斯(Simon Peres)給夏隆的悼詞。

2014年1月11日,以色列前總理夏隆(Ariel Sharon)在特拉維夫的醫院逝世,享年85歲。有人尊稱他為「猶太之王」,有人仇視他是「貝魯特屠夫」,強硬作風更獲得「推土機」(The Bulldozer)的名號。他長長的一生中,從1948年以色列建國以來,幾乎每一次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戰爭、衝突都無役不與,甚至自己就是發動戰爭的人。鷹派作風使他成為以色列最受歡迎的領袖之一,也多次成為以巴衝突的爭議核心。

夏隆。(美聯社)
夏隆。(美聯社)

從士兵到總理

1928年出生的夏隆,雙親都是狂熱猶太復國主義者,夏隆父親建立了一個準軍事組織,專門對抗同在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排猶活動。夏隆14歲便加入組織,在耳濡目染下,小夏隆深深相信,唯有透過武力阿拉伯世界才會接受以色列。

1948年獨立戰爭,夏隆以連長身份參戰,靠著戰功一路晉升,1953年創立「101突擊隊」,專門報復阿拉伯人的攻擊,曾一次殺死69個巴勒斯坦平民。夏隆曾在英國坎特伯雷參謀學院、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和特拉維夫大學進修,1967年就已得到少將軍銜,同年的「六日戰爭」,夏隆出奇制勝指揮下,以色列軍隊大舉擊敗埃及,夏隆也在以色列人心中奠定「英雄」地位。

夏隆。(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夏隆。(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73年「贖罪日」戰爭(Yom Kippur War)中,阿拉伯聯軍出其不意發動攻勢,令以色列初始節節敗退,但已退役的夏隆重披戰袍,親自帶領部隊殺進西奈半島、越過蘇伊士運河,幾乎殲滅埃軍第21裝甲師,一舉扭轉劣勢。

夏隆在贖罪日戰爭中立下顯赫軍功,隨後轉戰政壇,從1977年當選國會議員開始,歷任農業部長、國防部長、工業與貿易部長、外交部長等要職。1999年出任以色列聯合黨黨魁,2001年在大選獲勝後成為以色列總理。

以強硬姿態著稱的夏隆(左)。(美聯社)
以強硬姿態著稱的夏隆(左)。(美聯社)

屯墾、屠殺、隔離牆──是英雄也是屠夫

多場以阿戰爭中,夏隆輝煌戰績鞏固其「猶太守護者」地位。但另一方面,在巴勒斯坦人眼中,夏隆的戰績等同「屠夫」。

夏隆進入政治圈後,最主要的政績便是推動屯墾政策,讓猶太人進駐巴勒斯坦佔領區。夏隆堅決反對「在以色列領土上建立巴勒斯坦自治國」,他更認為,在巴勒斯坦建立起200萬人的猶太屯墾區,以色列才能獲得保障。

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自治區約旦河西岸興建的屯墾區(簡恒宇攝)
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自治區約旦河西岸興建的屯墾區(簡恒宇攝)

1982年,時任國防部長的夏隆指揮第五次中東戰爭,攻入黎巴嫩,企圖剷除以黎國為大本營的巴勒斯坦游擊隊。但他默許黎巴嫩基督教武裝組織「長槍黨」(Phalanges)屠殺難民營的巴人老弱婦孺千餘人,引來國際社會痛責,阿拉伯世界也因此視夏隆為「貝魯特屠夫」。

1999年,夏隆出任聯合黨領導人。時任工黨總理的巴拉克積極和談,但「以土地換和平」政策被巴解領袖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拒絕,激起夏隆為首的強硬派大反彈。2000年9月國會大選前,夏隆在數千名以色列軍警保護下,強行踏上被巴人視為「禁地」的耶路撒冷舊城聖殿山(Temple Mount),巴人將其視做以色列佔領聖殿山的預告,於是揭開長達5年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the second intifada)。

夏隆硬闖聖殿山,引發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夏隆硬闖聖殿山,引發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不安局勢讓夏隆再度當選以色列總理。這一次,夏隆決定築起長達7百公里的「隔離牆」(segregation wall),保護猶太屯墾區,同時嚴格限制巴人進出以色列,巴人日日在檢查哨遭受以軍刁難,為修建隔離牆,以色列也經常摧毀巴人房屋,夏隆也因此獲得「推土機」名號。以色列此舉遭到國際普遍譴責,2004年海牙國際法庭宣布隔離牆違反國際法,以國應終止修建同時拆除現有隔離牆,但以色列未曾理會。

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區築起數百公里的隔離牆。(圖/Wall_in_Palestine@flickr)
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區築起數百公里的隔離牆。(圖/Wall_in_Palestine@flickr)

180度轉變:撤出加薩

不知是老來性格轉變、抑或為政治前景考量,夏隆自2003年一改鷹派態度,提議撤出加薩屯墾區,引發以國軒然大波,夏隆另行籌組以與巴人劃定永久疆界為宗旨的前進黨(Kadima)。2005年夏隆又不顧反對,單方面撤出加薩走廊的以國軍隊與屯墾區,結束38年的占領。國際多讚揚其決策。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曾說:「世人將銘記他的勇氣和決心」。

就在夏隆態度丕變,從「推土機」搖身一變成為和平倡議者的同時,長期受肥胖、高血壓困擾的他,突然嚴重中風,昏迷成為植物人,整整躺在醫院8年,再也沒有醒過來,2014年宣告腎功能衰竭而去世。

美國副總統拜登在夏隆葬禮上致詞。(美聯社)
美國副總統拜登在夏隆葬禮上致詞。(美聯社)

夏隆一生,以強硬武力和堅定意志全力捍衛以色列利益與安全,儘管加劇以巴隔閡,但對以色列人來說,夏隆確實是奠定以色列存活、發展的重要基石,以色列為夏隆舉行國葬,前總統裴瑞斯(Simon Peres)曾哀悼:「夏隆是以色列偉大的捍衛者、最重要的擘劃者之一,他不知畏懼為何物,更不畏懼將眼光放遠。」

另一方面,巴人聽聞夏隆死訊則是欣喜若狂,控制加薩走廊的「哈瑪斯」(Hamas)聲明,「這世界又少了一個罪犯,他的雙手沾滿巴勒斯坦人的鮮血。」巴人甚至上街慶祝,有人焚燒夏隆肖像,黎巴嫩的巴人難民營更有人放煙火,慶祝貝魯特屠夫的死亡。

巴勒斯坦人恨夏隆入骨,聞其死訊後焚燒他的肖像。(美聯社)
巴勒斯坦人恨夏隆入骨,聞其死訊後焚燒他的肖像。(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