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任教師的油麻菜籽命:南北奔波月薪22K 寒暑假3個月吃老本

2017年01月10日 08:30 風傳媒
面對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後恐因此遭到解職,任教於南應大的兼任教師蔡老師形容自己是「油麻菜籽」,風吹到哪,就在哪個土地長出來,現在先打算未來也沒有用。圖為南應大。(資料照,取自南應大網站)

面對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後恐因此遭到解職,任教於南應大的兼任教師蔡老師形容自己是「油麻菜籽」,風吹到哪,就在哪個土地長出來,現在先打算未來也沒有用。圖為南應大。(資料照,取自南應大網站)

去年底是大專院校105年度第1學期的尾聲,不少教師準備開始進行下學期的排課作業,但有一群教師遲遲未收到排課通知,正是因為勞動部日前預告「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將於今年8月適用《勞基法》,卻造成反效果,讓欲壓低人事成本的私校開始向各系所發放調查表,調查有哪些教師不具本職,未來恐將不續聘,以避開《勞基法》適用後的人事成本,這個解聘,恐怕不是7個月後的那一學期,而是1個月後就會發生,蔡老師就是其中一例。

「我們學校其實是講得很明白,他們認為沒有本職的老師排課會比較慢,順位會放在比較後面,有本職的老師優先排課。」目前任教於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的兼任教師蔡老師還沒收到排課通知,她無奈地說,已經有預期準備,排課順位比較後面可能會排不到課,雖然南應大本來就比較慢排課,但也會讓老師有心理準備,甚至在她簽完那張調查表後,排課的行政人員也告訴她,校方的動作不一定是今年暑假結束的那一學期,「也有可能是下學期開始」。

這場約訪比預期晚了一天才開始,也是因為蔡老師星期五授課是從白天一路到深夜9點,幾乎無法喘息。蔡老師說,她從博士班二年級開始兼課,至今已經是第9年,她過去曾經有2年時間是在2間學校兼課,直到後來博士班修業年限到,她才辭掉南科大的兼任,目前在南應大授課,平均每學期是7~10學分的份量,這樣的份量已經是跟教育部規定專任教師的授課量上限幾乎一樣多,錢卻少很多。

「兼任講師的約就是18周、學期制,像我的課或其他老師的課不會是必選修,而是共同科目如英文國文、通識。」蔡老師說,她通常會負擔1、2個班一學年,但還是拿上下學期的聘書,「這是迴避寒暑假,我今年有大一國文,暑假前也有大一國文,每學期都有排課」。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針對兼任教師是否有本職調查表。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針對兼任教師是否有本職調查表。(蔡老師提供)

「有薪休假」不存在 懷孕也得帶球教課

採訪的過程中,可以聽到電話那端蔡老師3歲小孩的聲音,或許是訪談時間太久,小朋友也會想找媽媽。「像你這樣的兼任教師在懷孕生產的時候怎麼辦?」我問;沒想到蔡老師卻豪邁地回應說,「我沒有在懷孕、帶小孩時停過任何一學期的課」,這樣的回應既堅強,卻又令人鼻酸。

「我只有生小孩坐月子的4個星期,跟同學協商讓我調補課,先把課上掉,也另外拜託其他兼任老師幫我上課。」蔡老師說,鐘點費就是轉給代課老師,一般職場工作者,如果是陪產假或是產假,基本上是有薪休假,「我們是無薪」。若以專任教師來說,產假是可以受到《教師法》的權利保障有薪假,但對於既不受《教師法》,也不受《勞基法》保障的兼任教師來說,字典裡沒有「有薪假」這個單字。

「專任教師」門窄缺少 兼任教師成大學教學主力

蔡老師的先生是兼任助理教授,目前在北部4所大學兼課,由於蔡老師可能會因為「未具本職」的身分被解聘,她先生從下學期開始至少會兼5所大學,甚至第6所還在敲定中。為了扛起家庭生計,夫妻倆不僅南北分離,先生還得在不同學校間往返教課,但兩人雙薪加起來不過4萬5左右,平均個人收入和22K不相上下,但比22K更慘的是,由於寒暑假沒有授課就沒有薪資,因此1年只能領到9個月的薪水。

談到現在大專院校越開越少、越來越窄的「專任教師」職缺,蔡老師也說,「我先生每一個學期都有丟履歷爭取專任」,每學期都會送給每間學校5箱,包括履歷自傳與研究論文等作品,「但每年又被退回來」。

近年來,台灣大專院校為因應少子化的衝擊,只得不斷壓低人事成本,縮減專任教師的名額,改聘成本低廉的兼任教師以減少開支,教育部的數據也顯示,104學年度的兼任教師,佔整個大專院校教師比已經接近一半(49%),知名的老牌私立大學如世新、輔仁與東吳大學的兼任教師比更是高達65%、61%與66%,顯示兼任教師已經成為大專院校的教學主力。

2017-01-08-4校兼任教師占教師人數比
 

過去,學校為了壓低成本所以大量聘僱兼任教師,如今勞動部預告要將非具本職的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學校反而因為成本問題把非本職老師解職,剛好得到完全相反結果」,蔡老師說,如果校方認為兼任教師全面納入《勞基法》導致成本大幅上升,「那就意味兼任教師在目前真的是負擔非常多的教學時數」。

切割適用是「教育部的防火牆」 

「如果一體適用,這把火會燒到教育部,變成教育政策有問題。」蔡老師批評,教育部這樣等於是築起一道防火牆,不想負責任,於是將自己與大學高層躲在牆的另一端,讓長久被壓低成本的兼任教師個別承擔工作的變動,要他們自己想辦法,校方現在也不以教學好壞作為標準,而是「將本求利」。

受影響的,還不只是非具本職的兼任教師,以現在兼任教師幾乎成為教學現場主力來說,若不幸真的被解聘,這些兼任教師扛下的學分數,為保學生的受教權,部分課程還是得開,屆時校方恐將轉過頭來要求專任老師「超鐘點」,根據教育部規定,專任教師可以在規定的9學分外再「超鐘點」4學分,但13學分以上呢?「以外的學分將沒有鐘點費。」蔡老師說,這道防火牆恐讓其他老師互相擠壓。

「大學把我解聘 說服小孩一起去抗爭也好玩」

面對現在已經夠緊縮的就業環境與幾乎沒有希望的未來,蔡老師的許多朋友剛拿到博士學位,可能會願意在學校兼課碰運氣,一旦超過2學期後,發現沒有拿到專任教師契約的可能性,就紛紛離開學術界,有的回去繼承家業,不然就是轉行,放棄教職。

面對可能會遭不續聘的下場,蔡老師自己倒是看得很開,她把自己形容是「油麻菜籽」,風吹到哪,就在哪個土地長出來,現在先打算未來也沒有用,「我不是深謀遠慮的人,反正海嘯來了就看著辦」,蔡老師說,大多數讀書人比較脆弱,特別像她這種讀文學的人,是依附著教育體制生存,不是教大學就是補習班,「反正大學把我解聘,就可以去抗爭囉!那就說服小孩,說一起去抗爭一下也好玩」。

高等教育產業工會21日發起連署,要求將「未具本職」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取自高教工會官網)
蔡老師認為,「反正大學把我解聘,就可以去抗爭囉!那就說服小孩,說一起去抗爭一下也好玩」。圖為高教工會呼籲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資料照,取自高教工會官網)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